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激情戏首重人物心理


□ 张仁里

演激情戏首要是先厘清人物的心理逻辑,不能演糊涂戏。
演员最怕演激情戏,演员也最爱演激情戏。激情戏需要表演的内部技巧,只靠一点外部技巧不但不行,搞不好还会露怯——弄巧成拙,所以怕,但激情戏又必然是剧中高潮之处,矛盾冲突激烈,作者对此描写时是呕心沥血,导演也在拍摄时精心雕琢,往往演好了使整部(或整集)影视剧提高了品位,使整个人物形象在艺术性和思想性上更加突出。因此,摄制组在选择演员时也特别严格要求,反复评选,力保拍摄质量和进度,这也是对演员创作成功率的一次挑战,所以演员爱演激情戏。
由于激激戏往往是人物心理情感冲突纠葛得极为复杂之点,所以想演好激情戏的第一要点是要厘清人物心理矛盾的线索。正因为人物心理极为复杂,所以不能眉毛胡子一把抓,想靠一股子热情和直感把激情戏演好是不可能的,效果则将适得其反。试想,影视剧拍摄时是一个一个镜头拍的,一段激情戏可能分切为若干个镜头,假如对人物的心理情感层次不加整理,上来一骨脑儿地去演,就如把一幅图画拆碎后不分前后上下,很难再拼得上一样。戏要讲究层次,演员把人物的复杂心理一层一层地剥开,按人物的情感发展的自然逻辑逐段成章地去演,水到渠成,激情戏也就不难演了。
《激情燃烧的岁月》在最后一集时石光荣身心疲惫地倒下了,病床前测试仪器显示了心脏停止跳动的符号,瞳孔也放大了,医生宣布“死亡”,将床单盖向“死者”的头部时,吕丽萍扮演的褚琴大叫一声:“别盖!都不许动!”那么,褚琴为什么会如此激动地制止医生的动作呢?她不相信石光荣真的死了,刚才还好好地在种菜、伺弄园子,不久前还一会儿发脾气,一会儿嘻嘻哈哈地没个当首长的样,怎么会突然地死了?这可能吗?这是丈夫用装死的样来捉弄我!用“一去不回”的手段来捉弄我!这是褚琴当时的主导思想。同时,褚琴并非是一个孩子,医生们的一系列动作绝非玩笑,难道丈夫真的是没救了?难道几十年的夫妻就此诀别?这怎么能让她接受得了?所以她要反抗,拼上这条老命去反抗。这就是褚琴思想的矛盾所在。这场激情的戏十分难演,难演并不仅仅在于它的“激情”,更在于这整整一大段戏只是褚琴一个人演的“独角戏”,没有对手,无所依托,一切全靠她一个人去把握。
那么,吕丽萍是怎样演的呢?整段戏可分几个大部分,第一部分是她哭着责备自己的丈夫,尽量用尖锐的口气去揭穿丈夫的“用死来惩罚我”的计谋,她不相信丈夫再也醒不过来,这是石光荣在对她“装样”,是为了吓唬她,所以她的语气十分具有刺激性,她恨丈夫就这样对她“不辞而别”。她既感到委屈,又感到无奈(因为医生已宣判了死刑)。所以,她对丈夫的斥责不仅是愤怒的,更是悲痛的(几十年的患难夫妻呀,怎么能这样来惩罚我呢!)。
经过一番苦责,丈夫仍“无动于衷”地躺着,她感到丈夫离她而去是真的了,她只好擦了一下眼泪,像往常似的以忍让来换取和解。她用愧疚的心情道歉,承认自己没有照顾好丈夫,恳求丈夫不要那么狠心和绝情,希望丈夫能赶快醒来,好再给她一次改正的机会,并用夸奖的口气赞扬丈夫在战争时期的英雄行为,想感动和软化丈夫“离她而去”的决心。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众电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众电影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