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仙台的乌鸦


□ 李祥年

去年秋天在京都,和京都外大的许教授一起闲游连接银阁寺和南禅院的那条著名的“哲学之路”的时候,许教授语出惊人地告诉我:“乌鸦在天空放了一个屁”竟曾是日本一句富有哲理的名句。我孤陋寡闻,也不谙日文,自然无从查考这句名句的出处和含义,但我对日本乌鸦的印象之深刻,却并无赖于这句名言。
在日本,乌鸦显然属于都市。我去过不少的日本乡村,虽然也不时可以看到乌鸦的踪影,但它们或是匆匆地从田野上飞过,或是三两只地停伫枝头,终究成不了气候。倒是在东京、京都、名古屋、大阪、神户这些大都会里,这种通体乌黑、身材硕健、嗓音宏大的鸟儿却无处不在。乌鸦们昂首细步地倘佯在广场、街市,振翅盘旋于高厦、寺庙,耸肩静立在塔顶、殿檐,它们无论是飞是停,总是睥睨傲视,俨然一副都市骄子的神情。一次夕阳西下的时候,我在京都的清水寺,那归栖的乌鸦结群飞来,在古寺的上空盘旋,真个是遮云蔽日,那情形足使观者心中升起几许敬怖之情。
乌鸦喜爱都市,大约是因为它们已适应并学会了都市人的聪明和狡黠。我的一位东京的朋友就告诉我,他一直想写一写东京的乌鸦,因为它们太聪明了。东京的动物学家曾经做过一个试验,他们用一只坚实的硬纸板箱装上食物,引鸟儿来吃,然后他们把纸板箱的盖子合起来,多数的鸟儿无奈之下就飞走了,只有少数几种鸟儿会用喙掀起纸箱盖吃到里面的东西。最后再把合上盖子的纸板箱用绳子扎起来,鸟儿们就全都没辙了,只有乌鸦留了下来。它们会用嘴巧妙地解开绳结,然后掀开箱盖,吃完里面的食物。我的朋友见过乌鸦如何吃躲在树洞里的昆虫,乌鸦的喙阔大而非细长,伸不进小小的树洞,这时它会飞去衔来一根小树枝,用嘴把它拗折得长短适中,然后叼起树枝,侧着头向洞里捅去,一直把虫子捅出来。成年的乌鸦还会把初学觅食的小乌鸦领到藏有虫子的树洞前,将这一手绝技表演传授给下一代。
在东京的市郊,还有一些高耸的烟囱,当然这些烟囱早已不吐黑烟而只冒白气了。冬去春来的日子里,人们可以看到成群的乌鸦环绕着烟囱顶端缭绕的雾气翩翩起舞,它们用翅膀卖力地拍煽着烟雾,情形壮观而抒情,但你千万不要以为这是乌鸦在向人们表演春之园舞,动物行为学家为我们解释,这是乌鸦在利用烟雾驱除一冬身上寄生的虫蚤。那些常去神社寺庙观光参拜的朋友偶尔还会看到这样的情景:两只追逐嬉闹的乌鸦,其中一只突然俯冲而下,衔起一枝青烟冉冉的供香,重去追逐它的伙伴。另一只乌鸦自然也不示弱,同样会衔来一枝燃香,于是,庙堂的上空便会上演一出惊心动魄的“火枪手”的决斗。东京郊外一座古庙所在的山林曾有一次原因不明的火灾,有关部门久查不果,无奈之下接受了动物行为学家的意见,将肇事的罪名加于了乌鸦。如果说,这一次乌鸦可能蒙受了“不白之冤”,在另一件令东京警视厅大为紧张了一番的案件里,乌鸦却被抓了个“铁证如山”。新干线是被全体日本人视为骄傲的生命线,这条连接全日本各主要城市的全封闭的铁道线,其设施之齐备,管理之周密,可说已到了纤发必至巨细无遗的地步。然而就有一段时间,新干线的铁轨上被人为地置放了一排排大小不等的石块。事故虽然没有发生,但因为事关重大,还是让警视厅上上下下忙了个不亦乐乎。他们不是连天开会分析,就是派员昼夜监视。然而,就在监控警员的眼皮底下,新干线的铁轨上再一次被放上了石头!正当警方一筹莫展,焦头烂额的时候,又是资深的动物学家指点了迷津。他们指导在铁轨的两侧安装了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监视仪,拍出的结果却让警员们目瞪口呆,原来那神秘的作案者竟是几只乌鸦。不知为何乌鸦们把新干线的路基选为储藏过冬食物的仓库,只见它们悄无声息地飞来,将路基上的石子一块块地叼起放在铁轨上,掘好一个小小“石窟”以后,把衔来的食物小心地埋下,再把叼起的石块盖在上面。一切都做得那么地有条不紊,只是它们最后忘记了一件事,没有把剩余的“建材”放回原处。后来,当我坐在从东京出发的新干线上,看到沿线铁轨两侧安装着的一排排喷水龙头不时地射出水雾,冲刷着本已洁净无尘的列车车身,我心中不时地嘀咕:如此奢华的设施,是不是还有着驱赶乌鸦的用意在其中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