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爱的高歌


□ 唐 湜

  我听到了,我听到了你们的呼
  唤,
  听到了怀念与信任,听到了友谊
  与温暖。
  我们被隔开了,隔着山,隔着
  水,
  隔着颠倒的岁月。
  似乎隔得太久了吧?四分之一世
  纪!(《回响》)
  
  打开冀的诗集《我赞美》,首先进入眼帘的就是这一诗节,也许这就是诗人冀喑哑了二十五年之后的第一次歌唱。对于这苦难的四分之一世纪,诗人是怎么看待的呢?他马上响亮的回答:不,那算不了什么的,/在历史的长河里,那不过是/无关轻重、难以计算分量的一星半点!/风吹雨打,只能把/灰沙卷走,污泥冲掉,/玄武岩会留下来,变成矗立的高峰。/它和云彩在一起,它同太阳更亲近。
  这回答可多么豪迈,是符合他的倔强的性格的。在一九七九年他写出了这一首要“起步驰奔”的“伏枥老骥”的诗,回答友人们的怀念与呼唤;他说自己有一个不渝的信念:“黑夜的尽头是黎明”;他说自己会在“千山万壑”中回答,会引起“一声比一声更响,一声比一声更大”的回响,这信念可多么坚强!
  他在八○年读了为他们平反的文件后,又写了一首《呼唤》,呼唤二十五年前那场“人造的疾风暴雨”后不再能回来的一位友人与在北京的路翎,来倾听党向历史庄严的宣告:——花朵,/还给你/本来的色彩,/芳香!——火焰,/还给你/本来的温暖/亮光!/他要给那位死去的友人献上“多刺的玫瑰,/用歌声灌溉……”呼唤那似乎变成了“沉默的石头”的路翎的“智慧的灵魂”回来。他的诗里永远有同志的友情在熠熠闪光!
  他恢复工作,在杭州编刊物后,有些人说他非常固执,甚至执拗。是的,他是非常固执的,固执于同志的感情,执拗于信念与美好的希望。他看不起那些随风漾荡的“航船”(《风》),而宁愿赞赏“一朵花,就会有万紫千红(《一朵花》)。他赞美山溪劈开荒山,闯出自己的道路,直流到山巅尽头(《山溪》)。
  他也赞美棕榈在“旋风挟着暴雨奔腾而来”时,“宁可折断/也不一刻缩回臂膀。”(《棕榈》)这一些,都凸出了他的“执拗”的诗人性格。而他的《歌》则抒唱了当年的愿望,他愿少男与少女的希望开花,而不愿看见两个人因为“家徽”的“红”、“黑”不同,从此“一个天南,一个地北”。他说自己想了很久,却想来了“缩紧人心的严寒”,唱不出一个音符来,手里捧着的只是一把已经摔碎的无弦琴;直到今天,才到底开始了歌唱:
  小鸟到底等来了黎明,为什么
  不歌唱?
  小草到底沐浴着朝露,为什么
  不歌唱?是的,诗人到底纵声歌唱了,他倾诉出自己的,同时也是许多诗人的心灵经历。诗人在“昨夜”闭上限,看到“黑夜用它的背脊/紧紧抵住/黎明的胸脯”。(《早晨》)形象地描出了黑沉沉的夜与黎明的搏斗,构思的线索那么灵巧、别致,却又由于太灵巧,而显得不够深挚,有那么一种散文的跳跃,现代轻松诗的意味。诗中有时夹上一点诙谐的讽刺,可惜的是不那么有分量,同时也影响了诗歌的抒情浓度。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