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陆小曼与她的日记


□ 虞坤林

徐、陆婚恋,本属于个人的私事,无需他人评头品足。但由于他们所处的时代,正是新旧观念交替时期,尽管旧妇再嫁,鳏夫再娶再也不会受到家法的酷刑,或遂出族门,但是,所经受的社会上的各种舆论压力,还是需要有勇气来抗争与承受,俗话讲“舌头也可压死人”,此话一点不假。
1924年,徐志摩怀着一种沮丧的心情,步人京城。与林徽音恋爱的失败,无疑给这位诗人的恋爱史上,抹上了浓浓的一笔阴影,这毕竟是他的初恋。不久,在某次新月聚会上,结识了同为恩师梁启超弟子王赓的夫人,陆小曼。她那直率、忠厚、真诚的性格,外加那娇小而活泼的外貌一下子,将诗人从沮丧中拉了出来。在以后的交谈中,了解到小曼的婚姻也没有逃脱封建枷锁的束缚,在全不了解对方的前提下,由父母作主,闪电式的与比大她七岁的王赓结婚。婚后双方感情并不融洽,婚姻很不圆满。由于双方的婚姻都有相同之处,惺惺相惜,共同语言也就相对多了起来。日久生情,两人很快跌人情网。外来的冷言冷语也就多了起来,人言可畏,在友朋的劝说下,志摩决定再度出洋,以避舆论。临行前,双方约定,一定要以日记代通信,等日后见面交换着看,以表衷心。小曼女士在《爱眉小札》序文中,也详细地将此事的来龙去脉,记载得清清楚楚:“为了家庭和社会都不谅解我和志摩的爱,经过几度的商酌,便决定让摩离开我到欧洲去作一个短时间的旅行;希望在这分离的期间,能从此忘却我——把这一段因缘暂时的告一个段落。这一种办法,当然是不得已的,所以我们虽然分别时讲好不通音信,终于我们没有实行(他到欧洲去后寄来的信,一部分收在这部书里),他临去时又要求我写一本当信写的日记,让他回国后看看我生活和思想的经过情形,我送了他上车后回到家里,我就遵命的开始写作了。”
1931年11月,诗人随着飞升的航机,离开了尘世。而他的遗物尤其那只装有书信与日记的箱子,一下子成了众朋友注目的焦点。最早提到那批遗物的,正是遗孀陆小曼女士。目前所发现陆小曼在其亡夫逝世后不久,写给胡适的六封信中曾几次提到要胡帮助将志摩遗下的书信日记找回。在第’封信中这样写道:“志摩还有不少信、日记在京请你带下,不要随便与人家看,等我看过再发表,我想他的信、日记,以后由我自己编。”在接到胡适回信后的第二天,她回了第二封信,信中又提到:“他的全部著作当然不能由我一人编,一个没有经验的我也不敢负此重责,不过他的信同日记,我想由我编(他的一切信件同我的,他的,日记都在北平,盼带来),我想在每信后加小注,你看如何?……我们的日记更盼不要随便给人家看,千万别忘。”当得知在京城,大家为遗稿闹得不可开交时,马上给胡适发了第五封信,信里这样写道:“林先生前天去北平,我托了他许多事情,件件要你帮忙。日记千万叫他带回来,那是我现在最宝爱的一件东西。离开了已有半年多,实在是天天想他了,请无论抄了没有,先带来再说。文伯说叔华等因摩的日记闹得大家无趣,我因此很不放心我那一本,你为何老不带回我,岂也有另种原因么,这一定赏还了我罢,让我夜静时也好看看,见字如见人,也好自己骗骗自己,你不要再使我失望了(上次文伯回来,我为何叫他带来的呢)。”可见对那批遗稿,小曼是非常看重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