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冬日意象:风霜雪雨


□ 周闻道

  周闻道
  本名周仲明丙申之夏生于思蒙河畔,现供职于四川眉山市发改委。文学硕士,四川省作家协会委员,天涯社区.散文天下首席版主。在场主义散文倡导者,在《十月》《花城》《美文》《散文》《散文海外版》《散文百家》《香港文学》《人民日报·海外版》等发表作品三百多万字,出版散文集《夏天的感觉》《点击心灵》《对岸》,随笔集《主权回归前的香港》《家的前世今生》,报告文学集《悲剧,本可以避免》,主编《镜像的妖娆·天涯散文2007年选》《从天空打开缺口·在场主义散文开端卷》,另有经济学专著多部出版。
  
  子,风
  
  风不大,却很刺骨。一种萧瑟的痛,躲在落叶的背后,从衣物与身体的缝隙钻入,贴着肌肤游动。就对北方产生了畏惧,不敢想象那寒风的故乡。
  来路是清楚的,挂在树上。那风,本来想走近冬菊,却走近了梧桐。记忆中,仍是一树的茂盛,由枝杈和树叶构成。枝是直的,指向蓝天。那里的云很妖娆,红的,紫的,灰的,亮的,都竞显风骚。是要讨好泰戈尔,去他的枝头,却不见风。那枝很秃,没有叶,只是一种生命的意象。风无法停下,一直往前,直达大海。海很开阔,风一吹而过,留下浪涛,海鸥,企鹅,还有赶海的人。海风吹乱了他的头发,吹乱了海水的宁静,吹乱了海鸥的翅膀。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吹乱了心绪。心被泰戈尔牵走,便听见沙沙的声响。血液里奏响的歌,不需要休止符,只需要渴望;男男女女的渴望,在海里疯长。然后,又走向契诃夫,走向罗加奇乡村。教堂的钟声,敲了十二下,又突然停了。我只是一个过客,站在乡村的尽头,一个冬草生长的山冈。此刻,我才发现,只有乡村是生动的,其它都是呆板的。
  同时发现的秘密,是风的家。它原来很远,与我的相遇,只是在途中,一个偶然,以过客的姿态,把风景检阅。
  我感到惊讶,风和景,竟是这样结下的缘。它总是把美好留给过客,而自己的寻找,却只是一种向往,对温暖的向往。北方冷,南方暖;北方有大山,南方有大海。随风南下,远道而来的过客,就把路过的风景当成了家,不想离去,把全部的希望投放。正是激扬情怀的时候,他们来了,带着星光,带着寒风,带着落叶,带着阳光。可是,风走了,行色匆匆,没有停留,甚至没有驻足,小憩些许的意思。风景风景,同一块肉,同一个基因,生成了同一个儿子,美。我怀疑,没有了风,还有风景吗;或者说,只有景,没有风,再美丽的景,是否会失去生命的血液和动感,陷入死亡般的僵硬?
  叶是金黄的,梧桐的叶。这金发被阳光渲染,形成一种华贵的氤氲之气,在这里弥漫。从这样的色彩,可以断定,那叶没有遭遇过雨,只经历过风。从北面来的风,带着寒气,越过黄河,翻过秦岭,一天一天地吹过,把梧桐的叶由绿吹黄,由浅黄吹至金黄,由平展吹向卷曲,由枝头吹落地上。有梧桐,无细雨,愁是无法长的。心中有些释然,站在树下,不担心被一种愁绪卷去。风仍在吹,不停地吹。不,是经过,不停地经过,如一支连绵不断的队伍。梧桐仍在那里,一动不动。当然,是指整棵树,还有它的位置。除此外,它的形和神,都在不断改变。有一些叶,经不起风的诱惑,欲随风飘远。只是,没走多远,就坠落了。它们在空中划了条弧,弯曲的,扭尼的,落点也不规则。还有一些叶,不理会风,仍站在枝头,张扬着一种坚守,一种高昂之气。没想到感动了麻雀。它们成群结队,从天空飞过。不一定是累了,这半树秃枝,也不见得有多大诱惑。但是此刻,麻雀就想落脚。几乎是没有判断,没有选择,它们便敛翅伸脚,瞅准那叶。可是,叶落了,麻雀也一个趔趄,差点随那落叶跌倒。
  就这样,院坝里的梧桐,又少了一些卷叶。
  风从枝头吹过,冬在田野蔓延。树下的草坪上,堆满了金黄片片。从空中吹过的风,吹不走地上的草叶。于是,黄绿相间,生命的两种状态,终极的,都在这里映照。我有了一些理由,不做过客,不愿像风一样流浪。何不做一棵梧桐,一方绿茵,坚守一隅,笑看风来风去;即便是飘落,也要映照生长。
  
  丑,霜
  
  不知二十四节气中的“霜降”,与霜的到来,有没有必然联系。这对于我,一直是一个未解的谜。
  形而上的定义,常常被形而下的实际搅乱。在最早的记忆里,霜降,总是和父亲的农事联系在一起。一般是在秋收过后,谷子晒干扬净,入了仓;草垛一堆一堆,在田边地角耸立而起;收割完的稻田被翻起,晒上几天太阳。会有一些小憩,公公婆婆会逛逛街,赶赶场,卖出一些东西,也买回一些东西;儿子携娇妻幺儿幺女,提上一只鸡,或一些蛋,回丈母娘家看看。当这些程序,都进行得差不多的时候,父亲便会自言自语地叨念:“寒露胡豆霜降麦”。然后,一五一十掐算着新一轮的秋种。接下来的耕作,无论是播种胡豆豌豆,还是小麦油菜,从翻耕,点播,施肥,到发芽,壮苗,开花,结实,都似乎是一种例行程式,一个顺理成章的过程,顺着节令行走便是,没有什么悬念和神秘。因此,在我童年的记忆里,一直以来,“霜降”与霜,是两个不同的概念。“霜降”是一个节令,与耕耘和播种联系在一起;而霜,则与风雨雷电一样,是一种气候现象。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09年第08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