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遥远的天堂(选二)


□ 裘山山

  授奖辞:
  一位军人、一个女性对西藏大地及其守护者的深情书写。朴实、真挚,具有强健的行动品格和直指灵魂的力量。
  
  雪山哨所
  
  到达DG哨所。海拔4300米。
  四周全是白雪皑皑的大山。连绵着,起伏着,袒露着。但没有让我产生“一览众山小”的感觉,在我眼里,它们依然雄伟。此时是上午9点,阳光正年轻。有一座山形很像珠峰的,从众山中脱颖而出。我问C大校那是什么山,他说那叫邦嘎冰尊。海拔4400米。
  我奇怪,海拔并不比我们这里高多少啊,为何会脱颖而出?想了想,是群山低啊。我现在是在群山之上啊。终于还是找到了一览众山小的感觉。
  C大校他们开始工作了,我和阿岩去看哨所的兵。我们俩都穿着军大衣。一个兵看见我,跑过来立正敬礼,然后大声说,嫂子辛苦了!
  这句嫂子,喊得我心酸。他是把我们当成家属了。
  我说我不是嫂子,我也是军人。我们不辛苦,你们才辛苦。
  小兵不好意思地笑笑。我从包里拿出特意带来的烟,拆开,一支支递给他们,想表达一下我的敬意。可他们全都摆手不要。我以为他们是客气,一个老点儿的兵跟我解释说,领导叫我们不要抽烟,这里海拔高,本来就缺氧,抽烟会更难受的。
  我真为自己羞愧,怎么就没想到这点?拿这么个东西来给兵。还不如带点儿水果呢。哪怕带些点心糖果也好。真是后悔。
  我们走进他们的宿舍,很简陋,墙上有斑斑水迹,地面也湿漉漉的,一看就很潮。战士说,房顶总漏水。一张张木板床,铺垫得也不厚,被子倒是每人两床,但感觉还是很冷。洗脸盆沿着墙角放在地下,毛巾叠成香皂那么大一块,摆在牙缸上,没地方晾晒。
  我问,冬天是不是很冷?他们说是的,最冷时零下二十摄氏度。有时雪很大,会堵住门出不去。冰一直冻进窗户里来,他们只好拿棉大衣去堵窗户。
  阿岩问,能烤火吗?有个兵迟疑了一下说,可以。
  我有些怀疑。我知道在西藏取暖是个大问题,主要是能源问题。
  我又问,有电吗?
  回答说,每天发电四五个小时,一般是晚上6点到10点。没有电视可看,只是供战士们看看书,写写信。
  在排长的宿舍,我看见了他们的书柜。两个五层高的柜子,放满了书,但几乎所有的书都旧得起了边儿,掉了皮儿。肿得像馒头。想想,幸好我们带了新书上来。
  我们又去了厨房,两个战士正在做饭,很简陋。我看了一下盆里洗的和案板上切的,有蒜薹、大白菜、辣椒和南瓜。看来蔬菜还能够保障。一个兵说,团里每月给他们送一次蔬菜。
  走出来,我看见屋檐下摆着一个很大的铁桶。我问那个是干吗的?他们回答说是接屋檐水的。接来干吗?喝吗?我又问。他们说,是的。用药片洁净一下,做饮用水。
  我感到吃惊。但细细想,不喝屋檐上雪化的水,在这个高山顶上,还能喝什么水?
  本想和他们多聊几句,可他们都很拘谨。问一句说一句。没有多的话。两个陪我们参观的兵,都是一级士官。小个子的来自四川万县,高个子的来自山东威海,好像生怕我们担心似的,一个劲儿地说,我们生活没问题,现在上级很关心我们。
  我不知他们是由衷地这样说,还是出于懂事这样说,无论怎样,我听着心里难过。我宁可他们发点儿牢骚,说点儿怪话,叫叫苦。
  走出哨所,心里特别不好受。
  看到陪我们上哨所的边防团政委邱上校,我就走过去跟他说,哨所的宿舍太冷了,能不能给他们安上棉窗帘?邱上校说,原先也想过,但怕他们不透气。屋子的空间本来就小。我说,平时卷起来,下雪的时候再放下,总比他们拿大衣去堵好。邱上校说有道理,我回去就安排落实。C大校在一边听见了,强调说,这件事必须落实,下次我来的时候要检查。邱上校说,你放心,我们一定落实。邱上校是个老政委,已经当了5年政委了。我相信他一定会落实的。
  心里还是难过。不知道能为这些战士做些什么。
  C大校他们的工作结束后,我们开始把带来的书赠送给哨所。全体战士集合站好,我们一一将书送给他们。
  送书的时候,我看见阿岩和战士们一一拥抱。她那小小的个子,依然以母亲和姐姐的胸怀,将高大的战士们揽进怀里。我相信那一刻她的心里溢满了柔情,我相信那些年轻的士兵能真切地感觉到她的柔情。对他们来说,今天将是非常难忘的一天。也许当兵两年,不会再有这样的情形了。遗憾的是书太少,并且不够新。更遗憾的是,我们这么匆忙就要走,不能跟他们好好地交谈,跟他们好好地乐乐。我们能为他们做得太少太少了。
  我知道边防连队平日里非常寂寞,有人来他们会很高兴的。我有一次和几个作家到边防连队去,连里马上集合全连开联欢会,战士们吹拉弹唱都没问题,轮到我们时我们傻乎乎地什么也不会。那个年代时兴跳交谊舞,我就和一个作家给他们跳了一段交谊舞,竟然也赢得了热烈的掌声。走的时候指导员说,这是今年我们连第二次那么开心,第一次是自治区文工团来演出。竟然把我们与文工团相提并论了。所以每次下连队,我都希望自己能歌善舞,希望自己年轻漂亮,可惜,可惜。记得那次我们十几位作家去塔克逊某连时,那些兵,远远近近地在瞄我们。当时上海女作家陈丹燕就说了句非常真诚的话,她说:我们要是再年轻些,再漂亮些就好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