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拉姆齐夫人——博爱的化身


□ 段静红

  摘 要:《到灯塔去》的女主人公拉姆齐夫人,是博爱的化身。她不仅爱丈夫、爱孩子、爱朋友,还爱她周围的一切人。这种博爱给人们带来温暖和幸福,也对人们的人生观和世界观产生了深远影响。这种博爱,既来自母性的自然性,也是当时西方社会和文化的精神渴求。
  关键词:拉姆齐夫人 《到灯塔去》 博爱
  
  英国现代著名的意识流女作家伍尔芙,在她众多的作品中,塑造了众多的女性形象,而《到灯塔去》中的拉姆齐夫人,是其中最为成功的女性形象之一。
  拉姆齐夫人是美的化身。她具有女神般美的外表特征。在莉丽的眼中,拉姆齐夫人有“高贵的令人敬畏的容颜和气质”。班克斯先生一听见她的声音,眼前就会浮现出“十分清晰的希腊女神模样”。拉姆齐夫人更是博爱的化身。博爱,是她所具有的爱的本能。她爱丈夫,爱孩子,爱朋友,爱她在路上碰到的素不相识的穷人,也爱诡秘莫测的大自然。她的爱是天生的、发自内心的,不带任何功利色彩,不带任何政治色彩,也不带任何功利色彩。这种爱使人们的心中充满了温暖、和谐和幸福,使人们本来相互隔阂的心融为一体,使人们内心的孤苦、烦闷和怨恨冰消雪融,她像冬天的阳光,给这个充满寒冷的世界带来温暖;她像干旱中的甘霖,使本来干渴的万物得到了滋润。她的女性的爱心,来感知,来缓和,来改变生活中的冷酷、苛刻、自私和无情。她是爱的女神,把爱洒向人间。
  拉姆齐夫人爱自己的孩子。在灯塔世界里,她用母爱为自己的孩子构筑了一个无忧无虑,幸福快乐的世界,她关心孩子,疼爱孩子,理解孩子,一有空闲,她就给孩子讲童话故事,为孩子哼唱摇篮曲。同所有的孩子一样,她的幼小的孩子也特别脆弱,特别容易受到伤害。拉姆齐夫人就用母爱和宽容,来抚慰孩子那一颗颗容易受伤的心。拉姆齐夫人认为,对于孩子来说,给他们的希望和爱心,比告诉他们冷冰冰的事实和道理要重要得多。作品一开头,当小儿子詹姆斯闹着要去灯塔的时候,她的回答首先是肯定和鼓励“是的”。接着,她又委婉地加上一句:“如果明天天气好的话。”尽管她明知明天天气不会好,但作为一个慈爱宽和、善解人意的母亲,完全理解孩子的心情,给她的母亲的鼓励和希望,在这一点上,她的丈夫拉姆齐先生与她形成鲜明的对照。他丝毫不顾儿子的热情和期望,斩钉截铁地说出了他所相信的事实:“明天天气不会好。”接着他又对儿子冷冰冰地宣布:“明天不能去灯塔”,使孩子幼小而脆弱的心灵,受到无情的伤害,对于拉姆齐夫人而言,感情是第一位的,爱心可以融化一切,温暖一切。关心孩子,爱护孩子,给孩子的幸福和快乐,比什么都重要,而对于拉姆齐先生而言,理性高于一切,坚持原则,尊重事实,远比关爱孩子、体贴孩子重要得多,他不知道,人们特别是孩子,首先需要的是关爱,而不是理性。
  拉姆斯夫人爱自己的丈夫。拉姆齐先生是一位著名的哲学家,是剑桥型知识分子,尊重事实,追求哲理,是他的生活原则和人生目标,也做出了卓越的贡献。但同时,哲理的博大无垠,事实的繁杂无情,也使他深深地感到孤独、无助、烦躁和焦虑。拉姆齐夫人深知这一点,对丈夫施以无穷无尽的爱。她的爱,经常把拉姆齐先生从孤独的深渊中拯救出来,使他重新获得勇气和力量,并与无情的现实作坚决的斗争。当拉姆齐先生需要安慰和鼓励时,拉姆齐夫人对他的爱便马上如喷泉一样汹涌而出。此时她“脸上充满了激情和活力,好像她所有的精力都喷射出来了,在燃烧,在发光。”自私、自负而又自卑的拉姆齐先生,当他的哲学研究陷入困境、深感艰辛和无助时,一抬头透过窗口看到妻子,就觉得她好像“一幅插图……那插图正好印证了书本中的什么内容,于是,拉姆齐先生带着满足和信心又回到书本上。他尽管没有辩认哪个是妻子,哪个是儿子,但只要一看到他们,就使他有了信心,使他集中精神去透彻理解那聪明的大脑颇费思量的问题。”但是,有的时侯,尽管她竭尽所能去关爱丈夫,却不能马上让丈夫感到心满意足,因为他需要从她的身上获得更多的活力、同情、支持和鼓励。拉姆齐夫人就不厌其烦地、毫无保留地、一次又一次地付出她的所有的爱——“布置了客厅厨房,使它们都光彩照人;她吩咐他放心呆着,进出自便,只要他快乐就行。”这使拉姆齐先生一次次频临干涸的、铁石般的心灵,一次次微妙地复苏而生机盎然。
  拉姆齐夫人还爱素昧平生的人,爱她周围的人,爱他所能爱到的人。她的爱向四面八方辐射扩散,使她周围的人无不受益,至少使他们在某一时刻、某一方面感受到温暖和关爱。对于她来说,夜色里那远处闪烁不停的灯塔是那么的美丽:“啊,多么美丽!因为她眼前是一片蓝色的海水;那灰白色的灯塔显得如此遥远和庄严,它坚挺地屹立在水中……”在她的眼中,灯塔象征着一种宁静和祥和,一种博大和永恒,是她得的施爱和救世的理想境地。她“时常发现自己坐着那儿眺望着,坐着,望着,手里还拿着她的活计,直到她与眺望的东西——如那灯光融为一体。”很明显,拉姆齐夫人本身,就象征着那博爱之光普照人间。她成了一个女权主义者。对众多朋友来说,她又是一位热情好客的女主人。她烹调手艺很好,又慷慨大方。尽管她家经济上并不富裕,但常常宾客盈门,她无微不至地关照他们。这种爱,在他们的朋友中间,发挥了巨大作用,这种作用在晚餐聚会中达到了顶峰:在她的热心调解下,拉姆齐先生、班克斯先生和坦斯勒先生在激烈的争论中趋于统一,由互不相让变得融洽和谐;在她的热心点拨下,单身女画家莉丽意识到了爱的创造力,为困扰她多年的艺术难题找到了答案——把画上的树移到画的中心去,在她的热心撮合下,保罗和敏塔愉快地确立了婚姻关系,在她的热心呵护下,就连一直躲避人类之爱、不愿与人交往的卡米科尔先生也来到聚餐晚会上,孤独冷漠的心灵与大家融为一体。所有的人,就像上帝的子民被上帝融为一体一样,被拉姆齐夫人无私的爱心融为一体。此时此刻,所有在场的人,内心都充满了“绽开的与蜜蜂同歌共舞”的玫瑰,不再空虚和孤寂,而是坚信“所有过生命的和将要有生命的都枝繁叶茂,”充满生机。他们都感到,他们虽然“正在一个孤岛上的空调中聚在一起”,而且他们能够战胜来自内心的或外界的威吓。“他们不再是一个孤立的个体,而是一个强大的、和谐的整体。此时,拉姆齐夫人的博爱和同情,对抗各种精神混乱的斗争方式,取得了最大的胜利。”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