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以产业分析为基点研究中国现实经济问题


□ 刘志彪 江 静

  刘志彪,1959年7月生,江苏省丹阳市人,1984年毕业于厦门大学经济学院,获硕士学位。1998年曾赴美国做高级访问学者。现任南京大学经济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国家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南京大学长江三角洲经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南京大学理论经济学和应用经济学一级学科博士点、博士后流动站和国家重点学科主要学术带头人和负责人之一。担任中国生产力学会学术委员、江苏省经济学会副会长、南京大学学术委员会委员、南京市政府咨询委员,是国内数家大型企业的高级顾问和独立董事。合作出版学术著作19部、个人著作4部,比较有影响的有:《社会主义商品经济论》、《产业经济学》、《现代产业经济学》、《经济结构优化论》、《长江三角洲经济发展的模式与机制》、《长三角托起中国的制造》等。在国内外学术刊物上发表学术论文200多篇,其中多篇发表在《中国社会科学》、《学术月刊》、《经济研究》和《管理世界》等国内一流刊物上。主持或承担过包括国家社会科学基金、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国际合作研究项目在内的30多个科研项目工作,其教学科研成果曾8次获得国家级和省部级奖励。1992年获得国务院特殊津贴,是南京大学首批确定的跨世纪中青年学术骨干、江苏省“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教育部跨世纪优秀人才培养计划首批入选者及其基金获得者、人事部等7部委首批新世纪百千万人才工程国家级人才入选者。2005年成为教育部首批长江学者计划特聘教授。
  江静,南京大学经济学院博士生。
  
  刘老师,在《经济研究》2000年第5期《中国理论经济学五十年发展轨迹的缩影》一文中,您被誉为“甘于寂寞和清贫,坚持科学精神与学术规范,成为推动经济理论研究的学界中坚”的代表人物之一;2005年又成为国家教育部经济学方面的很少几个的长江学者计划特聘教授。您的学术传承有何特点?您是如何走上经济学的治学道路的?
  我在1978年上本科的时候,学的是会计学。1982年我之所以报考国民经济学专业研究生,是因为受到了授课老师赵宗云教授的影响,他那富有激情的、具有严密逻辑的讲课,激发了我对这个专业的兴趣。在厦门大学念研究生时,又受到了罗季荣、钱伯海、胡培兆、黄良文等教授关于经济运行机制和结构分析方法的熏陶。我的学术积累最初来自于对马克思再生产理论的深度研读,另外我也非常喜爱研读当时能够找到的库兹涅茨、熊彼特、里昂惕夫、多马、凡布伦、加尔布雷斯等人的著作。工作以后主要学习的是欧美和日本的产业经济理论。我陆续读过了芝加哥学派、哈佛学派、奥地利学派以及日本产业经济学主要代表人物的一些名著,觉得受益终身。我当高校教师,并后来对经济学研究产生兴趣,老实说,并不是出于什么崇高的动机和愿望,更不是为了成名成家,主要是为了一个朴素的动机:在南京工作就近照顾我的父母(我是父母唯一的男孩)。为了这,我放弃了去国家计委工作的机会。
  
  国内许多学者都认为您对我国的产业经济理论与政策的研究作出了重要贡献。我发现您非常勤奋,研究成果所涉及的领域非常广,形象地说具有“据点式”特征,即以产业经济学作为“根据地”,分析中国现实经济发展问题。这似乎是以产业经济学的理论和方法,不断“侵略”其他学科领域。您觉得这种总结是否符合您一贯的研究风格?
  这个总结非常有意思,但确实也符合我的研究特点。国外产业经济学(也称为IO理论)的发展,最早起源于反垄断和制定竞争政策的需要。芝加哥学派与哈佛学派之争的核心也在于此。中国在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从日本引进产业经济学,其内容更多地关注利用产业政策推动产业重组和升级问题。如果说当时IO理论离中国国情较远,而产业政策理论与中国的实践更为靠近的话,那么中国学者当时选择日本版本的产业经济学模式就是有一定道理的。实际上,我自己就是一个深受这种观点影响的学者。
  我认为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就IO体系研究产业经济问题,范围太狭窄。随着国际分工不断细化和跨国公司的不断发展,企业的生产、营销模式都已经发生了较大变化,同时过去判断垄断的标准在新技术革命的条件下也在向动态化转化,反垄断需要全球各国的共同努力,单纯依靠一个国家来反垄断的效果已经不是很明显。另外,随着1992年中国比较深入地融入经济全球化之后,对产业发展问题的研究,更应该在一个开放的环境下进行,这样产业经济学才会有持久的生命力。
  其实,产业经济学不仅仅是一门学科,更主要的是一种方法论。利用产业经济学的分析方法,来分析全球化和中国经济运行中的“转型、失衡和发展”问题,是我一直所倡导的,也是我在学术研究过程中的一贯准则。比如,除了传统的研究垄断、竞争政策外,产业分析方法可以从制造业向服务业延伸;可以与宏观经济运行相结合,分析宏观经济政策的微观基础;在微观上可以与企业管理理论相结合,研究公司战略经济学;可以与金融经济学相结合,分析公司的资本结构决策与市场结构问题;还可以与国际贸易问题相结合,分析公司内贸易与全球价值链问题;甚至还可以将其触角延伸至劳动力市场、区域经济发展。这就是你所说的我的研究具有“侵略”别的学科的特性。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