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故事传奇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祭日(短篇小说)


□ 方永华

  

  德生的老婆死了。

  德生请二喜到顺镇拉寿材,二喜不乐意,又不好一口拒绝,乡里乡亲的,又是从小玩到大的伙伴,人家摊上丧事,说什么也得帮衬点。

  见二喜苦着脸,支支吾吾的,德生说,怕我不给钱吗?我是请你的,给钱!说着就送上一沓票子。

  二喜的脸一下子变成红鸡冠,不,不要钱的……

  德生说,那是我没给你磕头了。说着就要下跪。

  二喜连忙拉住。

  彩云正好送丧礼回来,红着一双大眼,好像眼角还挂着泪。她对德生说,桂芳走了,你别太难过了,桂芳生了这么多年的病,受尽了苦,你也受尽了累,这下,桂芳算是解脱了,你也解脱了,你们都解脱了。又问德生来有何事?是不是叫二喜拉寿材?

  德生倒不好意思了,说我是请二喜……

  那你还愣着干什么!桂芳冲二喜叫,这么大的事,还不赶紧去!

  二喜愣了愣,果然立即打开车门跳进了驾驶楼。

  马达声起,二喜探出脸问德生,要几圆的呢?

  德生说,挑最好的吧。把一沓子票子扔进驾驶楼。

  彩云叫二喜把钱扔出来,责怪德生见外,二喜和你是什么关系,桂芳就是我姐妹呀,要是收了钱,桂芳在那边还不骂死我呀!

  德生说,这是买寿材的钱,总不能寿材还要你们买吧,那我还算是男人么?运费回头再给,行吧?

  彩云说,别提运费。桂芳活着时,我们没帮什么,死后就让我们帮一次,我们也心安一些。又叫二喜,还愣着干什么!

  二喜轰轰地把车开走了。

  二喜开的是崭新的农用车,大前天才买回来的。还没正式上路哩,没想到头一次开张竟是拉寿材,虽为德生帮忙,也总是晦气。要不是彩云催得紧,他还真打不定主意,但车子已经上路了,就得把事情办妥,别误了大事。二喜想,等把寿材拉回来,他就把车开到河边,好好洗洗,冲冲晦气。

  开到二道桥,二喜减慢了车速,他摇下玻璃,一股寒风扑进来,吹得脸麻麻的。见二道桥上停了一溜轿车,一群公家人正在老河道上指指点点。

  二喜脑子活,什么都比别人早半拍。他见出门的人多了,意识到跑客运来钱,就买了三轮车。等别人都一窝蜂地跑客运,他见做楼房的人家多了,又买上四轮拖拉机跑货运。这不,见老河道淤塞严重,又听人闲话,说老河道要改扩建了,国家拨的专款哩,他便买了这自卸式农用车拉土方,不久的将来肯定能稳赚一笔。

  头彩都让二喜尝了。二喜盖起村里头一幢楼,装上村里头一部电话。

  车过二道桥,二喜按了按喇叭,猛一踩油门,车便窜上了大道。二喜心里美滋滋的。他想,要是彩云此时坐在身边就好了,他就可以炫耀一把,看见了吧,我二喜是不是有眼力?

  二喜不由得嚎起了破锣嗓——

  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哇

  往前走

  莫回头

  从此后……

  这边,德生请了响器班子,备好了各种祭品,只等着二喜拉来寿材,办入殓仪式哩。等到下午了,还不见二喜。按说顺镇不远,来回两个来钟头吧,就是爬也爬回来了!

  彩云说,先办仪式,边办边等吧。等仪式办完了,二喜就回来了,不误事。

  德生想了想,也只有这么办了,就请响器班吹打起来,鞭炮也响起来,好不热闹。

  彩云忙前忙后,不时地望望村口,她觉得二喜正往村头赶哩,她好像听到了马达的声音,她好像已经看到车头了,她好像比德生还焦急哩。

  仪式很快就办完了,还不见二喜!

  德生不得不请响器班再吹打吹打。班主不太乐意,德生只好塞了一张票子。

  德生有些蒙,想和彩云商量商量,却找不到。有人说彩云去村口了。

  彩云实在忍不住,跑去村口张望。村道空空,就像她的心情。她觉得事情有些不妙,拉寿材总是晦气的。唉,要怪就怪她太心急了。

  太阳正在下山,寒风一股一股地吹,吹乱了她一头的乌发。

  德生也来到村口张望,他没有说话,不知为什么,他张不了口,也不知说什么好。两人站了好一会儿,德生开口了,说没事,二喜会好好回来的,我等他。

  这时,电话铃声传来了。

  二喜家离村口不远,他们都听得真真的。

分享:
 
更多关于“祭日(短篇小说)”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