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汉锦


□ 沈 念

  1
  
  翻上东门堤,就看得到容城河。它与县城同名,长百八十里,弯弯绕绕通到长江。可惜,由于近年来少雨、上游水利工程蓄水等原因,河里的水浅可见底了。杂草、砂石、木材散落河床,少了过去的灵动和蓬勃。
  孩子们在青草堤坡上嬉闹,学校放学早,他们不着急回家,总要玩得灰头土脸的才肯散去。
  一个斜挎黄书包的男孩很孤独地走着。心神不宁的许泺扔掉烟,看着这个走近的男孩。他全身笼罩在金色的光斑之中。
  堤坡年久失修,水泥路面长满了坑洼,运送砂石的货车路经此地,抖一抖,遍地都是鹅卵石。男孩下堤坡,脚步变得轻快起来。他踩着鹅卵石滑下去,像低空滑翔,平稳、迅速,脚下发出哧啦哗啦摩擦的声音。
  许泺看呆了,扭头时,一道夕阳刺进眼角深处。
  许泺眯缝着眼睛,男孩已经擦身而过。他转回头冲许泺做个鬼脸,左脸上的胎记闪着紫色的光,嘴角露出怪诞的笑容。
  “哎,小鬼。”
  许泺冲背影喊了一声。男孩停止滑翔,继续蹦跳着往前。许泺快步追了上去,但男孩鬼灵精怪,泥鳅似的滑进巷子,不见了。这些低矮平瓦房拼凑出的乱巷,迷宫一样,使许泺晕头转向。
  许泺在巷子里转悠,想象着男孩正躲进哪间屋子,从门缝和窗帘后看着他傻笑。巷弄里透着陈旧、静谧、古朴的气息,仿佛深藏着暗不见天日的秘密。
  许泺走到南堤巷口,呵哦笑着的男孩正朝这边瞅过来,他仿佛从地底下浮上来,样子很从容。男孩拍打衣服上的灰土,像一个得胜的将军,昂首阔步从许泺身边走过。
  “哎!哎!”许泺有些恼怒,伸手去抓男孩肩头。男孩面相瘦弱但骨架粗大,他身子迅速一闪,转身要跑,书包的褡裢被许泺抓死了。男孩一通拳打脚踢,许泺不着防,挨了几下,裤腿沾上几个乱七八糟的鞋印。他松开手。男孩也放弃猛烈的进攻,撇着嘴,立着不说话。
  “小鬼,脾气不小啊,不讲道理,乱打人,小心我告诉你们老师。”许泺摆出一副狠劲。
  男孩不说话,小指头抠了抠鼻孔。
  许泺觉得男孩有些胆怯了,口气轻缓地说:“你能带我去找一个人吗?”
  男孩指着自己的耳朵,摇摇头。
  许泺俯下身子,对着男孩的耳朵大声说道:“你能带我去找—个人吗?”
  男孩退后一步,微微咧开嘴,“我不认识你!”
  “我叫许泺,你呢?”许泺笑着说,“你叫什么名字?”
  “你找谁?”
  男孩的声音生硬、浑厚,许泺有些意外,“你认识一个叫金朗生的人吗?”
  男孩说:“金瞎子?”
  许泺点了点头。
  “不认识。”男孩转身要走。
  许泺拦住男孩。他是个瞎子,年纪有六十多岁,或者七十多了。许泺边说边比画,动作越来越复杂,全部精力投入到描述金瞎子这件事情里,都感觉到自己听不见外面的声音了。许泺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向一个小孩子打听那个瞎子。他在这小县城里转来转去急于找到那个瞎子,没有什么结果,唯一的收获是听说瞎子有个儿子,脸上长着青紫色的胎记。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