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协和广场上的沉思


□ 邢秀玲

二○○四年七月的一天,是个风和日丽的日子,我漫步在巴黎著名的协和广场,瞻仰有着三千多年历史的埃及方尖碑,欣赏喷水池中造型优雅的雕塑,抚摸镶金嵌玉的灯柱,眼前的花坛姹紫嫣红,脚下的地面光滑亮泽,一切赏心悦目,流光溢彩。如果不是读过一点法国的历史,谁能相信这里曾经是恐怖的刑场?每一块石板,每一寸土地都曾被鲜血浸染?
这个八角形的广场原名“路易十五广场”,是路易十五下令建造的,他那气宇轩昂的骑马铜像曾经矗立在广场最显著的地方。一七八九年七月,在法国大革命的熊熊烈火中,路易十五的铜像被群众捣毁,取而代之的是杀人机器断头台,广场也改名为“革命广场”。据史料介绍,这个由议员吉约坦医生设计的断头机是个红漆木框架的怪东西,支柱高约四米,横置一把重达四十公斤的三角形斩头刀,砍掉一个人的脑袋不用一秒钟,效率之高令人战栗。就是这个杀人如麻的断头机,不但砍掉了国王路易十六和王后玛丽·安托内特的头颇,也斩掉了贵族和王党的脑袋,更加可悲的是,它还使无数革命党人和共和斗士身首异处,血溅广场。
在大革命的恐怖时期,仅一年多时间,就有将近两万人上了断头台。“革命广场”上永远挤满了看热闹的民众,对残酷的展示竟成了公众开心的节日,古罗马斗兽场上的嗜血游戏又复活了……说来或许让人难以置信,当时,断头机成为巴黎的一种流行时尚,女人们戴着断头机造型的首饰,孩子们拿着做成玩具的断头机,连吉伦特派俱乐部的桌子上也摆着一个工艺精巧的断头机……这个血腥的玩意儿竟身价百陪,风靡一时,岂非咄咄怪事!
令人大惑不解的是,以“自由、平等、博爱”为旗帜的法国大革命,何以陷进了血流成河的混乱局面,难道革命必须以鲜血和头颅为代价吗?大革命的风云人物之一罗兰夫人走上断头台前,留下这样一句话:“自由呵,多少罪恶假汝之名以行。”真是值得深思!如果说,路易十六及其王室贵族之被处死,是革命行动和群众意愿的话,那么,大革命的领袖人物丹东、马拉、罗伯斯庇尔等一批璀璨的政治明星又是怎样殒落的呢?
马拉的革命生涯最短暂,这位《人民之友》报的创始人、著名政治家,文章杀气腾腾,提倡独裁统治。据说马拉身患皮肤病,常常泡在热水中办公或写作,或许这种毫无自卫能力的状态为刺客提供了方便,他是被人刺杀在浴缸里的。大革命时期的著名画家路易·大卫留下一幅油画《马拉之死》,悬挂在布鲁塞尔的皇家博物馆里,画中的马拉双目闭合,头靠浴缸,根本想不到他已经死亡。他的右手拿着鹅毛笔,左手持着一张信笺,地上扔着一把带血的匕首。
原先以为,刺死他的人肯定是训练有素的杀手,满脸横肉的枭雄,谁料这位元凶却是一位年轻美丽的少女。在宣判凶手的革命法庭上,审判者问她:“你为什么要刺杀马拉?”这位名叫科黛的少女回答:“为了平息法国的暴乱。”又问:“这件事你计划了多久?”科黛答:“从九三年五月三十一日国民代表被处死之后,我就有了这念头。”接着她大声地说:“我是为了拯救十万人而杀了一个人,我是为了拯救无辜者而杀了大恶人,为了使我的国家安宁而杀了一头野兽。在革命前我就是共和派,我从来就是无所畏惧的!”少女带着“舍生取义”的精神泰然赴死,群众唾弃她,诅咒她。而马拉得到进入先贤祠的荣誉,所有民众团体的会议室都安放着他的半身像,死后的马拉受到了空前的爱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