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秋游


□ 于传胜

  秋来了,萧萧凉风驱走夏的暑热,充当着冬的前哨。
  周日清晨,雨过天晴,碧空如洗,知己相约向南部山区驶去。往日星罗棋布的风景点都垒起了院墙,基本雷同的人造景观充斥其间,原始风光反而成了点缀。我们向南驶去……
  车在泰山北麓的一条小溪旁停了下来,清澈的溪水吸引着我们去探寻它的源头。我们沿小溪旁的乡村土路逆流而上,来到一个崇山峻岭怀抱中不知名的小山旁。小山村依山势而建,几十户人家错落而紧凑,高低起伏。小溪在村边缓缓流过,几名中年妇女在溪旁用古老的方式抡着棒槌洗衣服,看到我们的车驶来,她们好奇地向我们张望着。村头有一片空地,一头老黄牛在大槐树下嚼着干草,鸡悠闲地在空地上寻食。我们把车泊在空地上,向洗衣服的女人们问清楚了上山的路。
  沿着小溪,我们向山上走去,山坡上开满了黄白相间的野菊花。一群中学生模样的姑娘头戴菊花编制的花环,正在花丛中嬉戏,看到我们注视她们,她们羞涩地跑开了。山脚下生长着各种各样的果树,核桃、苹果、梨、柿子、杏、桃、山楂等交错而生,形成了整片的阔叶林。踩着枯枝败叶穿行其间,树叶在秋风的催促下如泣如诉发出沙沙的声响,似乎在向树枝告别,黯然飘落。
  登上一道土岗,满坡的柿子树呈现在眼前,一高一矮两个少年在摘柿子,我们信步走了过去,红艳艳的柿子勾起了我们的食欲,便问高个少年能不能卖几个给我们。他怯生生地低着头小声说:“这些柿子不能吃。”略一迟疑,他又说:“我给你们摘几个去。”说完,飞快地跑到另一块地里,分别从几棵树上摘了十几个柿子跑回来说:“你们吃吧。”柿子拿在手里软软的,像薄薄的塑料膜包着水似的。撕去薄膜把柿子放在嘴里,甘甜的汁液直透肺腑。我们让少年再去摘几个,说可以多付些钱给他。他抬起红扑扑的脸,用手指着他刚才摘柿子的那片柿子树,微笑着说:“你们想吃就到那边去摘吧,吃多少都行,不要钱。”又把他手里仅剩的一个柿子拿在手里举过头对我们说:“你们摘这种软的,硬的不能吃。”我们几乎同时向周围的树上寻去,同伴还真在头顶寻到一个,他翘脚把它摘了下来,撕去皮。矮个少年急忙大喊:“别吃。”已经晚了,半个柿子已经到了同伴嘴里。他疑惑地问矮个少年为啥不能吃?随即又像明白了什么,拖着长腔说:“啊……我知道了,这些柿子树是你们家的,你们刚才摘的是别人的柿子,所以不要钱,对吧。”矮个少年被激怒了,他涨红着脸大声辩道:“你说得不对,那边的树才是我们家的,这是三奶奶家的柿子树,她是五保户,我和哥帮三奶奶摘的柿子,你们要吃到我们家的地里去摘,吃多少都行。”又抬头看着高个少年对我们说:“不信你们问我哥。”高个少年瞪了他一眼说:“没事,你们吃吧。”说完,跑到他们家的地里摘了一个,放到给三奶奶装柿子的筐里。我们不禁对这小哥俩肃然起敬,虽然我们一再坚持付给他们钱,小哥俩坚决回绝了。他们吃力地抬着一大筐柿子蹒跚而去。
  我们继续向山上走去,小溪唱着欢快的歌一直陪伴着我们,像顽皮的孩子时而隐身于石头后面,然后又在下游不远的地方喷薄而出,溅玉吐珠。水缓处静若处子,悄无声息,波光潋滟,清澈如镜,只有漂浮在水面的树叶轻轻摇晃着身子缓缓移动。湍急处婉转激下,叮咚有声。行至山腰,阔叶林变成了针叶林,合抱粗的松树比比皆是。各种各样的鸟鸣夹杂着啄木鸟敲击树木的打击乐,交织成一曲美妙的乐章,林深处传来嘈杂的人声,循声望去,一条小道伸向疑无路处。柳暗花明,拾级而上,一座新建的小庙坐落在古老的台基上,虔诚的乡民在顶礼膜拜。我们来到近前,小庙里的神像威严地瞪视着朝拜他的人们,又无奈地看着我们这些对他不恭的人,我们打量他好半天也没认出他是那位尊神。一位老大娘主动过来问我们是不是也是来给他老人家过生日的,我们这才知道今天居然是那位尊神的生日。我们以诚相告,今天来游玩碰巧了。老大娘高兴地对我们说:“你们真有福气,给他老人家上炷香吧,他能保佑你们全家平安,不得病。”见惯了寺庙里先烧香后收钱把戏,我们问老大娘上一炷香多少钱。她奇怪地看着我们说:“香和贡品都是村里人凑钱买的,谁烧都行,没说给你们要钱呀。”村民们也都附和着。我们不忍拂了他们的好意,也学着他们的样子,毕恭毕敬地给那位尊神老人家上了一炷香,在他们的祝福声中我们又回到小溪旁向山上走。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