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城市的行走(外一篇)


□ 酉蕾宁

背负着各种各式的建筑,怀抱着这样那样的雕塑,城市神不知鬼不觉地走着,猛不丁跳入众生眼里,尽显赫然与高高在上----为此,它总跟人关系紧张。尽管如此,人还是前赴后继地建造着城市。从希腊到罗马,从阿拉伯人到汉人,他们将人种之别、地域之分、宗教之异等,一古脑儿让城市承担起来,形成道道风景,看得见也摸得着呢。
倘置身雅典卫城的帕提农神庙,你会在极具男人力度美的多立克柱式前暗自发笑:地中海文明灿烂辉煌,原来都是由人创造出来的,与神无关;而卡瑞卡拉浴池蒸腾的热气,总敌不过斗兽场几缕血腥,为此罗马帝国总透着丝丝寒气;清流从古巴比伦空中花园奔泻而下,既冲淡了王妃的思乡苦,又为王权涂上一抹人文色彩,倒是一举多得;吟唱起“六街鼓绝行人歇,九衢茫茫空有月”,人之想象力自然空灵起来,不禁觉得,自己邂逅一条无家可归的狗后,跟着它在盛唐长安城某坊某曲间行走,冷不防遭遇里卒的盘查……充斥着神之缥缈、大帝之威严、皇权之虚伪与禁锢,以上城市哪座是为市民设计的?
但市民终究是城市的主体,他们只干些沽酒卖艺的营生,便能支撑起一卷《清明上河图》——画家张择端也因此跳出宫廷小圈子,融进了现实主义。该画家一生创作多多,单此卷载入史册,我认为不光是以作品的精妙和恢宏取胜,更与其选景角度的超前有关:在此之前,我们都没见过市民呢。脑袋一热,我便翻开宋词去嗅闻汴梁市民的气息。遗憾的是,词人不肯在小民身上多费笔墨,笔下不是“小雨一番寒,倚栏干”,便是“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懒散完了再风雅——士大夫谈笑间就把市民淹没了。如此我伤感不已:平民或抬着肥胖老爷出城踏青,或推着沉重独轮车吱呀过市,最昂扬声音无过于叫卖,最惬意时光至多是想象,自己下辈子该入住雕梁画栋吧?他们跟繁华汴梁息息相关着,又无关痛痒着。唯一令人欣慰的是,朝廷在大桥上提供了两溜铺面,解决了不少市民的生计呢,不知道这是商业思维发达还是以人为本?
对汴梁城精描细绘时,张择端是否偶尔想到过城市与市民问题,谁也不清楚。不容置疑的是,从周代开始,中国城市便严格按照《考工记》来规划,包括道路宽度、城墙高度以及建筑物色彩,都因等级而异,平民永远呆在城市边缘地带。当然,也能在民宅与豪门间找到一个共同点,即同遵循古训“屋不呈材,墙不露形”,这就表明,上至皇帝老儿下到黎民百姓,都愿意住得气派些宽敞些舒适些。可惜在封建时代,唯皇权才能得到满足,除享受今生(皇宫),还得预备后世(帝陵)。古城遗址那些层层堆积的信息,全由城市平民提供:一地瓷片的是作坊区,骸骨横七竖八的是掩埋场——他们有幸在城市一角劳作,在另一角安息——城市为平民提供的,大约就这些。
五千多年(从安徽凌家滩古遗址算起)来,中国城市居民的心态多为平和,只要不是处于水深火热,都会按时劳作按时安息的,不叫统治者太费神。直到有一天,雄伟得让人自惭形秽的城楼被拆了,城市从《周礼·考工记》中挣脱出来,又伸腰又踢腿,自然打破了市民的恬淡:屏住呼吸,他们观望着明天的到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