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厅长


□ 青 禾

1

时近黄昏,阳光清亮而柔和。
H省建设厅总工程师刘立本站在自家阳台上欣赏夕阳。他对西面墙的设计情有独钟,别出心裁。西面墙别人不开窗,他开窗。他出架,开窗,架上还设计了一个小小的花台,夕阳把花贴到墙上,花便借风的爱抚,在墙上做出许多媚态,把阳光软化了,也把人们心中柔情牵扯出来了。这叫化腐朽为神奇。
刘总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闻到了一阵芳香。这芳香似有似无,也许是来自于那花台上的茉莉花,也许是来自于他心中的某一个角落。所谓暗香浮动,很有诗意。他微微一笑。他刚下班,接下去的时间安排是,浇花,散步,吃饭。
这时,电话铃响起来,刘总以为是厅长的电话,便去接。他说,你好。他接电话对谁都说你好,这是礼貌,也是习惯,他是高级知识分子,尊重人对人讲礼貌是基本的涵养,不是对厅长有什么特别。对方说,你好。他听出,不是厅长,对方说,刘总,是刘总吗?他说我是刘立本。对方说,听出我是谁了吧?他说你好你好。他没听出来,他说你好的同时在极力搜索。对方说,她明天穿粉红的上衣,深绿的裙子,当今流行的那种款式。眼睛不大,双眼皮,笑起来,脸颊上有一对浅浅的酒窝,拜托啦,以后一定登门拜访,一定一定。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刘立本一头雾水。这电话很陌生,打得有点像当年上海地下党的味道。
但刘总很快就明白是怎么回事。刘总是个聪明人。建设厅公开招聘工作人员,笔试之后是面试,他是这次面试的评委主任,也就是主考官。可是,这评委的名单是保密的。上面三申五令,不准作弊,不准违规操作,谁敢如此冒天下之大不韪?听声音好像是省府办公厅的王处长。这个王处长,一脸哈哈哈。他是怎么认识王处长的?好像在一次宴席上,厅长带他来敬酒。还说,他们是老同学。那么是厅长告诉他的,不,刘总坚决地摇了摇头。厅长不是这种人,更不会干这种蠢事。
刘总是省建设厅的一面旗帜。正高职称,业务上没得说,为人又正派,厅里什么不好办的事,都让他出面。什么事有了他,无形中就提高了这件事的知识含量,也就意味着与时代同步,与世界接轨,其中包括公正与公平这样一些新概念,这次招聘,厅党组还是决定,让他出任厅公开招聘领导小组组长。
只要知道他是领导小组组长就不难推测出他也就是这次面试的主考。这事是发了文件的,几乎是公开的,所以刘总摇头,对刚才一闪而过的念头表示彻底否定,并对自己居然闪过这样的念头感到些许内疚。
他的内疚是对着厅长说的,厅长对他有知遇之恩。他是同济大学的博士,但博士并不意味着就能当上一个省建设厅的总工程师,更不意味着还不到40岁就当上,刚到建设厅,人们对他有些怪怪的,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他琢磨了好久,悟出了一句成语,叫“敬而远之”。是厅长的一次电话,改变了这种让他多少有点尴尬的处境。说起来也有点偶然,不是厅长特意给人打电话,而是厅长在他家接了一次电话。厅长平易近人,和蔼可亲,见面时总是脸带微笑,关切地问一些与工作无关的事情,小事,小孩啊爱人啊衣服啊天气啊等等,甚至还会在说话间顺手弹掉落在你肩上凤凰木细碎的树叶,让你很亲切很温暖。有一次,厅长到他家,刚刚坐定,电话铃响起,厅长正好坐在电话机边,顺手拿起来,说,你好。对方愣了好一阵子,说,是厅长啊,对不起,我打错了,我想找小刘。厅长呵呵一笑,说没错,是小刘家。说着便把话筒递给刘总,也就是当时的小刘,电话是刘总当时的处长打来的,从此刘总,也就是小刘在厅里的地位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人们不再对他敬而远之了,他的人缘变得很好,每年考核,从领导到群众都说他的好话,十年后,他便有了现在的地位。总工程师,享受副厅待遇,而且比一般的副厅长更牛,许多事,是他说了算。他是厅里知识分子的代表嘛,不是说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