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卢浮宫的女人


□ 周 亚

  周亚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浙江省花鸟画家协会会员。一九八六年开始发表文学作品,已在《中华散文》《散文百家》《海燕·都市美文》《江南》《东海》《散文诗》《幼狮文艺》(台湾)《中国花鸟画》《浙江师范大学学报》等国家、省市级文学美术刊物发表小说、散文、文学美术评论若干。
  
  水做的透明墓地
  
  我往人稀少的一角走去,打算好好看一幅画。这时候,我看到了她,一个淹没于水中,已奄奄一息的女人。女人的双手交叠于胸前,被绳子捆绑着,唇边正冒出一圈极细的银色水泡。它令我震撼。因为它弥漫的唯美悲凉的调子。可以断定,这是一幅陌生的油画,从未被我发现过。
  她是谁?为何在这样一个无人的月夜落入水中?是什么让水的浮力托举起她,使她在死神怀中仍保持娇好的形体?
  那张似乎酣睡的脸上没有痛苦,是月光,还是她内心的光华将它洗净?那根紧紧缚住她双手的绳子,缚得了她的心吗?
  她的头侧向一边,双目微闭,湿润、洁净、柔美,宛如一片跌入水中的白色花瓣,静静地在清澈深邃的水面飘浮。淡白的月光仅将她的脸庞和外衣紧裹下隐约的乳峰灼照着,身体的其余部位均在水的微光里淡化到虚无缥缈的地步。笼罩着那张脸的,是无限的寂寞与寂静。同样寂寞与寂静的,还有月光、湖水、和向四周缓缓撒开的夜色。
  从画框底部标注的作者署名来判断,此画当属十九世纪法国浪漫主义画家保尔·德拉罗什的作品。它不似那些在画册及书籍里已被我们熟知的油画,一望即知其背景和艺术风格,而被一层未知的神秘所笼罩。只觉得整个画面极为干净、简约,工细精湛、技艺高超,柔和沉着的色彩和细腻的情绪渲染,烘托出画面扑朔迷离的背景和浓郁的悲剧气氛。
  我想与她对话。
  或者,做一个耐心的倾听者,听她心底轻轻抖落的故事。在人间多得数不清的故事中,必有她的一席之地。
  刚才在蒙娜丽莎画像前看到几乎围得密不透风的人群,尽管被两英寸厚的防护玻璃挡着,镁光灯仍顽强地闪出一片耀眼的亮光,人们的热情令我惊讶。她总是微笑着,被众星捧月着,却从未打动过我。我悲天悯人的性情注定只对悲剧、柔弱、至美至真动情。此刻,这幅画前却空无一人,而我对她更是一无所知。似乎注定的,她成为悲剧的主角。
  凄美的气息在我周身浮漾。线条和色彩的描述,唯美的光与色,共同唤起我对过往的记忆。一段黑白胶片般真实的镜头,由远及近,逐渐与油画上的情景交相叠映。
  那是我亲眼见到的一个溺水而死的女人。女人与水原本密不可分的关系在死亡的情景里变得令人分外痛惜。那个跳江的女人被人打捞上来时,嘴里鼻腔里灌满河床底部淤积的泥沙。她一动不动地躺在一张临窗的木板床上,被一层白布蒙上。白布底下她攥紧双拳,据说,直至最后人们也未能将那握拳的手指扳开。那间屋子里还有一架靠墙的风琴。她的一对显然文静而有教养的儿女哀伤地倚门而立,垂下眼帘,一语未发。这是一幅怎样的画面呵!那个穿白连衣裙的女孩不再弹琴了。弥漫空间的,唯有死亡的沉寂。我站在窗外清晰地看见屋子里这一幕悲情。我之所以认识这个窗口,最初就是被这个女孩的琴声吸引过来的。夏日黄昏从这间屋子窗口飘出的风琴声,不间断地响在我家住的那栋二层小楼里,吸引我来到这扇简陋的木窗下,隔着一座篱笆墙,听女孩的弹奏。然而从那天起,那间屋子的风琴声再也没有响起,除了道士来给这个死去的女人做道场时传出的安魂曲,这个窗口永远地死寂了。再后来,那对儿女也不知去向地搬走了。这个白净素雅的女人是一个小学音乐教师,一个寡妇,使她抛儿弃女走向不归途的,据说是一句诽谤的话。但,那究竟是一句怎样的话?少时的我不得而知。无疑,那是一把致人命毙的匕首,一支毒箭。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