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亲人(小小说三篇)


□ 邓洪卫

  父亲
  
  那个下午,父亲将场上的花生翻了一遍。回到屋里,戴上眼镜,翻看昨天的晚报。这张晚报是今天上午送来的。到现在,父亲已经翻来覆去找了好多遍了,当又一次确认没有发现作家儿子的文章时,父亲又从抽屉里取出另一张晚报,翻开,凝神读一篇文章。不用问,这篇文章是他在城里当作家的儿子写的。
  几个村干部就在这时候像泥鳅一样滑了进来。
  为首的那个人干咳一声,胡老师,您又看报呀?
  父亲的目光从报纸上移开,看清楚说话的是村支书吴美德。父亲说,是吴书记呀———话悬在空中,却不知说什么好,只好也咳嗽一声,啊,看报。
  我们村委会有的是报纸,哪天我给您捎一卷来。吴书记说着,顺手抽过一张凳子坐下。
  父亲取下眼镜,轻放在桌上,说,每天一份晚报,够了。然后环视屋里站成一圈的大小村干部,问,有事?
  吴书记说,主要是来看看您,顺便说一说一品的事。
  一品就是我哥,我父亲的大儿子。
  吴书记说,一品欠提留款二百块钱,已经近一年了,我们做了大量工作,做不通呀,要我说,算了。可是,别人不让呀,村里近百户人家,都交了,怎么就他不交?不在理。
  吸了一口烟,接着说,村里已经研究了,要请派出所来执法。我是您学生,一品就是我的弟弟,我不能看着他吃亏呀,所以,我想请您劝劝他。
  父亲叹了口气,说,小吴呀,您也知道我们家的事,一品把我当作仇人呀!
  大哥确实把父亲当作“仇人”。父亲跟大哥的“仇”,是在大哥第二次高考落榜的那个夏天结下的。
  我清楚地记得,那天晚上,我们家屋里弥漫着浓浓的猪爪子香味,那是我姐从街上捎回来的。父亲、大哥和我,每人的碗里都有一截肥肥的猪爪子。就在我和我哥啃得满嘴冒油的时候,父亲却将属于他的猪爪子搛到大哥的碗里,然后,他用商量的口气对大哥说,你看,明年是不是就别考了,让二品考吧。二品成绩不错,能行。等二品念成了,我再缓出空来,让你学个手艺。
  大哥像被骨头卡住一样,顿在那里。好一会儿,我听到“叭”的一声响。那是大哥把碗砸了,那截猪爪子也滚落在地。大哥起身,回屋,摔上房门。父亲站在大哥的门前,张了半天嘴,终于转过身,将那截沾上泥的猪爪子捡起放在桌上。打那,父亲再也没吃过猪爪子。
  第二天,大哥就离家去了南方。大哥到南方并没混出多少名堂来,最大的收获就是混回来我嫂子。回来后,大哥在村里做起了文书,后来不去了。大哥盖瓦房的那年,父亲曾送去两千块钱,被大哥冷脸推了回来。
  大哥说,我们是仇人,我就是要饭也不会到你的门上去!
  果然,十几年,大哥再也没跟父亲说一句话。
  这十几年,我们家也起了很大变化。我没有辜负父亲的期望,上了大学,还混成个作家,隔三岔五在地方晚报上挤一块豆腐干。于是,每天,在晚报上苦苦寻找我的豆腐干成了退休后父亲的一大乐事。这几年,父亲的日子好过了,手头也小有积蓄。父亲经常对我说,如果在十年前有这个样子,你哥就不会这样待我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