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父亲的手表


□ 牟岱

  父亲一生喜欢表,可是,他似乎终生与表的缘分很浅。

  父亲对表有一种情结,他爱看表,长时间翻过来倒过去端详琢磨表。更爱收藏表,只要口袋里有足够的钱币,他恨不得买下见过的所有表。甚至对别人戴的表也格外留意,眼神里流露的不仅是欣赏,更有羡慕和怜惜。对表,父亲有个性爱好方面的偏执,有一次他出访瑞士,回来没给家人带任何礼物,却带回了瑞士几乎所有名表的精美说明书和广告宣传册。以前经常听别人拿表作由头开父亲的玩笑,有些甚至很过火,他也满不在乎,对表的痴迷依然故我。朋友们也知道他有此爱好,常有人和他谈表的话题。总之,父亲确实嗜表,这既不是他的缺点,也不是他的优点,只能说是他的一个特点。

  听祖母讲,父亲很小的时候就喜欢祖父的怀表,起初只是觉得稀奇,不知不觉就开始迷恋。祖父是做小生意的,上世纪三十年代中期,祖父频繁地往返于大连和烟台之间照顾着他在两地开办的油坊生意。祖父做生意有个理念:不卷入任何战争,只做老百姓切实需要的事情。因此,他选择了做食用油生意,因为百姓每天都离不开油。由于涉及到民需,他的豆油油坊很是兴隆,很多人每天按时来买油,他每天到固定时间就要榨油,卖油。油坊生意不仅保障了一方民需,他自己也有了可观的收入,更解决了几十个伙计一家大小的生计问题,如此,那块怀表对祖父就特别重要。忙乱中,祖父经常忘记手表放在什么地方,差不多每次都是父亲找到的,因为父亲出于喜爱而关注着这块表,总能注意到祖父把表放在什么地方。我猜想,那时候祖父的表可能从未离开过父亲的视线。

  日本人占领大连,变相收购了祖父的油坊。为了保证城市居民依然能够吃上食用油,祖父无奈中替日本人开油坊,因为不这样他的油坊就没有出路,几十个伙计都要失业,几十个家庭也就会因此而没了生路。后来油坊升格,由民间作坊而国际化,变成了株式会社。日本人被打跑后,由于祖父和日本人有过合作,为日本人干过活,被迫毙命了,财产被没收合营了,17岁的父亲继承的唯一财产是祖父留下的那块怀表(不幸的是,文化大革命期间,这块表在抄家的时候,随同祖父公私合营的股票等遗物一道不知去向)。

  五十年代初父亲上了大学,当时国家和百姓都很穷,很多人是没有表的,而父亲竟然有一块怀表,着实令很多人羡慕不已。随着国家的飞速发展,到父亲大学毕业时,那块怀表早已经不合适宜了,祖母就在父亲参加工作那年,用祖父的遗资给他买了块17钻的瑞士手表。

  父亲如获至宝,特别喜欢这块名表。在他给学生讲课,开学术讲座,甚至参加戏曲演出诗歌朗诵演出等场合,都戴着这块表。那时候,这块表给了父亲任何东西都不可替代的快乐和精神支撑。特别是他第一次戴上这块表的时候,正好赶上参加这座城市的诗歌朗诵大赛,他竟然获得了第二名,排名在一位后来成为中国著名表演艺术家的名人之前。那是一份什么样的快乐啊,父亲从来没有说,但他每次提到这件事时的表情,让我深深体味了那块表给他的不仅是嗜物带来的精神愉悦,更有一份献身艺术表演事业的动力。

  1969年12月,“五·七”指示放光芒后,我们全家“响应”毛主席号召,被迫离开我们居住的城市,到辽宁西部偏远山区一个只有16户人家的小村庄插队落户,接受广大贫下中农的再教育。这块手表也随父亲来到这个小山村,这可能是瑞士手表有史以来第一次进入这个极为贫困的中国小乡村。

  那时候,小村里的农民辛辛苦苦劳动一年只挣一分钱,邻近的几个村子甚至连一分钱也赚不上,这里人生活的贫困程度可想而知,几乎所有人家天天都是“晋杂-5”高梁米饭拌盐水度日,偶尔才有一顿玉米面窝头和芥菜疙瘩咸菜吃。当地老百姓说:“晋杂-5,晋杂-5,不好吃不好煮!”由于“晋杂-5”毛产量高就被普遍推广种植。但是,“晋杂-5”属于粗糙劣质粮食,其秸秆还传播很多病菌,例如,急性黄疸型肝炎病菌等,导致当地得肝炎和胃病的人比别处都多。这种生活条件使得家人的健康状况急剧恶化,特别是我,自小在贫困的山西农村长大,一直生活在吃不饱饭的状态中,身体始终营养不良,随父母插队前已经被省会大医院的医生诊断患有十余种疾病,下乡后的生存条件使我身体已经到了非常糟糕的程度。插队第三年我病倒了,也不知道得了什么病,瘦弱得不成样子。父亲背着我走了四十多里山路,从小山村到了一个叫李金屯的火车乘降所,坐火车进县城医院看病。我在疲乏昏睡中隐隐约约听见大夫说:病得很严重,怎么才来?需要马上住院输液,否则有生命危险!接着听见我父亲说:需要多少钱啊医生说:可能得要很多。父亲说:先让孩子住院,我去取钱。父亲没多会儿就回来了,真的弄来了钱,并且一直在医院陪伴和照顾我,直到半年后我出院。

  后来,我发现父亲再也没有戴那块他视如命根子的瑞士手表。我问过父亲,您的手表哪儿去了他说,有人结婚,借走了。在那个山区,方圆几十里的人都知道我父亲有两样在他们眼里很了不起的东西,一是嗓子非常好,能有板有眼唱两嗓子京剧和其他戏曲,,甚至还能表演个《挡马》等折子戏;二是父亲有块好表。当地人结婚的时候都找我父亲借表。我听父亲如此说也就没有太在意,可是,过了很长时间,始终没见有人把他的表还回来,我心里开始犯嘀咕,就又问过父亲几次,父亲只说小孩子家别打听大人的事。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父亲的手表”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