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最伤心的一堂课


□ 刘惠强

  一个不期而至的电话,号码是生疏的,声音也是生疏的,却让我的心灵经历了一次暴风骤雨的洗礼。
  电话是昌平二中一位姓杨的老师打来的。杨老师我没有见过,听声音也许和我的年龄相差不多,一听说是母校的老师,我顿时肃然起敬。杨老师的语音很普通,却蛮亲切,他用简短的语言说明了意图:学校搞校庆,希望我能写一篇回忆学校生活的文章。我欣然允诺,并感谢我的母校和老师,40年了,他们没有忘记我,这令我十分感动。
  晚上回到家里,当我坐到电脑旁打算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却不知为什么久久无法进入状态。电脑桌上的键盘再也不像原来那样任我驱使,它变得陌生了,变得冷酷了,变得让我无法驾驭了。我茫然地看着电脑屏幕上那跳动的光标,一时竟一个字也写不出来。我遇到了自己文学创作30年来最尴尬的局面。整整一个晚上,我的思绪被拽回到40年前那段难忘的岁月里。逝去的往事像电影胶片一样,一帧帧从我的脑海中掠过,每一帧都那样真实,那样清晰。尽管某些画面已经有了划痕或磨损,但它们依然执着地扯起我记忆的风帆……原以为被岁月尘封的往事再也不会来打扰我平静的生活,然而它们却像大海的潮水般一波一波向我涌来,我的心被汹涌的浪涛拍打得无法平静……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久不能寐。那是—段令人不堪回首的岁月。
  “文化大革命”以摧枯拉朽之势横扫了一切,人们疯狂地走上大街,打砸抢烧,仿佛世界的末日来临。在这样一种背景下,我们这一届学生于“文革”的第二年走进了昌平二中(原北京八十四中)这所本该使我们实现人生梦想的第一道大门。
  正常的学习根本就是一种奢望,我们这些只有十五六岁的孩子睁着懵懂的眼睛,带着不谙世事的表情,用茫然的目光见证着我们上几届那些大哥哥、大姐姐们举着红旗,戴着袖标,高呼口号的神勇与风光,自己却不知如何是好。校园里,老师们的目光是暗淡的,身体是佝偻的,神色是木讷的,他们和我们是两个极点。我们不懂眼前的一切,他们大概也不懂眼前的一切,而更让他们迷茫的也许是前途未卜的命运……
  好不容易复课闹革命了,我们终于走进了那早就应该属于我们的洒满阳光的课堂。然而,课上得并不是想象的那样。
  记得那是一节音乐课,年轻漂亮的音乐老师款款地走进我们的课堂,可是,我们这些不谙世事的孩子听着外面高音喇叭的狂噪,看着那些印着各种战斗队、红色兵团字样迎风招展的红旗,又哪有心思去听一个老师讲那些离现实生活太距遥远的1—2—3—4—5—6—7呢?班里的秩序混乱到了极点,有的在敲课桌,有的在敲板凳,说什么的都有,干什么的都有,几个淘气鬼居然登上讲台,在黑板上乱写乱画……老师在苦口婆心地劝导,说服,班干部们也在劝阻、呵斥,却无济于事。老师的歌声很美,但老师的声音太柔弱,身体也太单薄了,尽管她的脸色已近乎苍白,然而,却无法感动这些脱缰的野马,无法控制这混乱的局面,更无法覆盖这震耳欲聋的聒噪……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