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MP3


□ 朱日亮

  不管你相不相信,偷窃是一种遗传,我就有偷窃的基因。我爸少年时就偷过东西,那是六十年代初期的事情,那时他只有十一岁,那是他第一次偷窃,也是最后一次。有一次他潜伏在一家工厂的一个废弃车间里,把两只水龙头拆下来了,那是两只上好的黄铜水龙头,我爸把水龙头藏了一夜。第二天他把水龙头卖给工厂附近一个收破烂的,两只黄铜水龙头卖了三元一角八分,然后跑到东市场的一家熟食店,买了二斤猪头肉,不到五分钟,我爸就把二斤猪头肉消灭了。吃完猪头肉,我爸幸福地抹抹嘴回家了。其实这一次偷窃的起因就源于猪头肉,就在三天前,我爸在放学回家的路上,看到一个老头坐在马路边上,从油纸里拿出一块猪头肉,大模大样地吃起来,我爸看了很久,看得眼睛冒火,那个老头对他睬也不睬,聚精会神吃他的猪头肉。我爸说,那绝对是一种强烈的刺激,那几天里,我爸的脑袋里什么也没有,只有那包油汪汪的猪头肉,我爸冥思苦想了三天,终于铤而走险了。
  我爸为此还是吃了苦头。工厂的车间虽然废弃了,自来水并没有废弃,工人们时常跑到车间里喝自来水,夏天还在那里洗澡,事情就这样被发现了。工厂保卫科在附近只调查了一天,就找到了那个收废品的老头,老头交代是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卖给他的水龙头。那时盛行搞调查,工厂又是一个大厂,保卫科带着老头按图索骥,最终在六马路小学抓到了我爸,六马路小学是一所名校,我爸当时正领着全校学生做广播操,他是一个三道杠。人赃俱在,我爸被学校开除了。我爸给我讲述他的故事时,我正好也是十一岁,他把他的教训提供给我,意义不言自明,但是我发现,他在讲述他的故事时,眼中竟然有一丝幸福的波光,特别在讲到五分钟消灭二斤猪头肉的那一刻。
  我爸的教训就是我的教训。从小学到中学我的成绩一直很好,我也当了三道杠,也曾经带着全班同学一起做广播操。小学毕业我顺利考进中学,是全市最好的实验中学。我在中学成绩也很好,如果不是李想同学的那只MP3,我会考上一所很好的高中,甚至会考上一所不错的大学。除了学习,我短跑也不错,曾经拿过校际比赛的第一名,最好的成绩是11秒18,体育老师说这样的成绩可以进省一级少年队。但是很不幸的是我把心思放在李想的MP3上了,也就是说,一切都源于李想那只MP3。其实,在我们班,有MP3的不在少数,但是李想有这东西却是一件让人不可思议的事。我是比较了解李想的,在班上,他的家庭只是一个一般的家庭,李想的爸爸和我爸一样早就待业了,所幸他妈妈还在生产资料公司上班。李想是班上比较晚拥有MP3的,问题是那时我还没有那东西。我们班有一个同学爸爸是军区的一个上校,他在初一就换了两次MP3,还有一个五金公司老板的儿子,他的手机是菲利普的,可以看nba,我一点儿不羡慕他们,但李想买MP3,对我却是很震惊的。那天刚一下课,李想就把耳塞戴上了,大家都看出他是在听歌,他的样子很陶醉,我知道,那时的李想不仅是陶醉在歌声里,更多是陶醉于MP3本身。相对而言,李想的MP3虽不是最好的,却是最新款的,他手里的那玩意儿亮晶晶的,通体银白,其实他完全可以把MP3放在口袋里,但他不,他一会儿把MP3拿在左手中,一会儿又拿在右手中,一会儿把耳塞摘下来,一会儿又戴上,好像患上了多动症,这家伙在干什么?是在熟悉MP3的性能吗?我倒宁愿他是熟悉那玩意儿的性能,毕竟那是新款的MP3。总之,课间休息不到十分钟,全班同学都发现李想买了一只新款的MP3,当然最先发现的是我,因为我俩平时总在一起。说起来,我和李想不光是同班同学,还是比较要好的朋友,我们不是同一所小学的,但是我俩都是班上的学习尖子,我俩还特别喜欢短跑,而且共同语言也比较多,连隐私也愿意交流,比如我就跟他说过我第一次遗精的事。再比如李想不止一次跟我说,MP3有屁用啊,你看,他们都在听歌呢。我说,可不是。然而此话说不过半月,他竟然也买了一只MP3。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