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老人和孩子(散文)


□ 程树榛

  我的故乡是苏北大平原上一个古老的村庄,名曰“程家圩”。纵贯祖国南北的京杭大运河从我们的村边流过,滋润着家乡的田野;从运河分出的枝杈儿,蛛网般地织出纵横交错的水上家园。

  从我出生之后,眼前所看到的皆是水光波影。因此,我平生最爱水。在水中游弋戏耍,捕鱼捉虾,成为我少年时代重要的生活内容之一。

  曾经使我兴趣最浓的是用“端兜”钓虾的乐事儿。端兜是我们家乡一种特有的钓具,是用竹劈做成四角支撑起一块纱布而成的网状小兜儿。它结构简单,成本低廉,是人们最常用的专门捕虾工具。我之所以对此引发兴趣,主要是由于我的一位本家爷爷的诱导。

  这位爷爷的名字,我早已忘却了,只记得他有一个绰号叫“二秀才”。其实,他并不是一个真正的秀才,只因为他的哥哥是前清的末代秀才,他排行老二,也就沾上这个光了,人们都这样称呼他。一开始,他对此“尊称”似乎还不大习惯,不愿应承,但时间长了,他也就默认了。

  这位二秀才爷爷,膝下并无一男半女,老伴儿早就去世,只剩下他一个人栖息在一处百年老屋中,距离我们家不远。也许是因为年老孤独吧,他对小孩子特别喜爱。在他的老屋中,经常有许多孩子在里边嬉闹,其中就有我。他给我们讲故事,和我们一块儿捉迷藏,炒花生、崩苞米花儿给我们吃。有时还专门下田野砍“甜秆儿”给我们咂,就像一家人似的。他虽然比我们大五六十岁,可和我们在一起,却是那样亲密无间,无拘无束。因此,乡亲们都把他称作是“老小孩”。而他也高兴有此雅号,并以此为乐。

  二秀才爷爷酷爱钓鱼,尤其是用端兜钓虾。因为在去他家的孩子中,我是他最喜爱的一个。母亲说:“这是老人对你这个缺少疼爱的孩子的怜惜,你要好好尊敬他。”是的,我三岁丧父,只有孤儿寡母相依为命,母亲的解释,应是合情合理的。于是,更增加了我对老人的好感,对他格外地亲近;老人也就越发地喜欢我。于是,我便有了单独和他一同垂钓的“殊荣”。为此,在一年放暑假的时候,他还特意为我做了一个小端兜儿,专门供我假期使用。

  钓虾需要起得很早,方能有所收获。因此,每天天刚蒙蒙亮,二秀才爷爷便起身了,把端兜儿背上。之后,就来到我们家的后窗下,用手轻轻地敲几下窗棂,便呼起我的乳名:“小榛儿,该起来了,太阳晒屁股了!”

  往往先是我母亲听到了叫声,于是便轻轻地摇我的身子。那时,我睡意正浓,眼睛都睁不开,怎么舍得起来?可是,我母亲早已点上了油灯,把衣服鞋袜找好,便催我道:“快起吧,二秀才爷爷在等你哩!”母亲怜惜这位孤苦老人,想尽力满足他对这点人生乐趣的追求。

  钓虾的乐趣终于赶走了睡意。我强迫自己睁开蒙眬的睡眼,在母亲的帮助下穿好衣服。走出室外一看,二秀才爷爷正蹲在墙角下,用长长的旱烟袋抽烟呢!通红的火光,在黎明的暗影里,闪烁发亮。

  老头完全是一副钓叟的打扮:头戴一顶破旧的斗笠,身披一件自编的蓑衣,裤腿儿卷得高高的,赤着一双发皱的脚板。看见我走出来,满脸皱纹顿时笑开了花,急忙牵着我的小手,连声说:“快走吧!晚了虾儿都沉水底儿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