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匪气鬼气才气


□ 熊育群

  想不起第一次见田瑛是什么时候,我竟然找不到对他的第一印象。而我对一个人的评判,最倚重的却是这个第一印象,它直观,凭借纯粹的感觉,没有“污染”。可惜,我没有这样的第一印象来评判田瑛,我只能接受别人加给他的评语,譬如说“土匪”。
  这一说法的确有些来历。一是田瑛是湘西永顺人。那是个崇山峻岭中的腹地。记得我八十年代初去永顺,第一次坐那么远的汽车,从早晨出发,直到太阳落山了才走到,进这么深的山对我也是第一次,我几乎在山的海洋里迷失了自己,不分东西南北。永顺带给我的感受就像是到了另一个世界。那里竟然也由中央管,也有党领导的一级政府,这也算得上一件让人感觉亲切的事情了。
  现在算算时间,田瑛那时早已经走出了这片大山,他参军到了兵营。那个年代,当兵是走出大山的主要途径。他后来自己在文章中说,抬头看到的只有山,他渴望的就是山外面的那个世界。而我渴望的是进山。在他山是把他与世界隔绝与屏蔽的可恶障碍,在我山是绝美的风景。永顺的王村现在改叫芙蓉镇,这是一部电影的名字,现在是一个旅游旺地了。永顺的猛峒河,群山叠翠,烟岚飘忽,水绿如染,如今也成了有名的漂流之地。我可以说是最早的游客,那年春天,一条猛峒河只有我以游客的眼光在打量着她。然而,这里是湘西出土匪的地方,有名的《乌龙山剿匪记》外景地就选择了这里。那个年代,土匪之多,有的每家每户就有一个土匪,忙时在家劳动,闲时就出门加入土匪行列,你抢我的我抢你的,闹得鸡飞狗跳。田瑛总是暗示,《乌龙山剿匪记》里的土匪头子田大榜就是他堂伯,他是地道的土匪子弟!
  但是,若以土匪的眼光看田瑛,总觉得是一种强加,他长着一副圆脸,五官也有女孩一样的清秀,特别是他慈眉善目,不只是对着女孩子,对着五大三粗的男人他也是笑眯眯的。我琢磨这笑里是否藏刀,我琢磨了半天也没琢磨出那把刀来,不知是没有还是藏得太深了。他毕竟是土匪头头的侄子,十万大山里长大的人,不能就这么轻易作个结论。也许进了城市的土匪早就改头换面了。
  仔细观察,田瑛还是有点蛮气的。这第一蛮,他身体状况本来不宜喝酒了,每次上桌,开始的时候,别人请他喝,他总是找些托词,一杯酒放在那表示表示,做做样子。后来别人喝开了,对他也将就了,他自己倒来了兴致,每每吆喝得最起劲的却是他了,喝得最多的也是他了。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痛痛快快。这不是绿林遗风吗?
  第二蛮么,他总以一种锐利的目光看人看世界,自己的立场、观点、好恶,绝不轻易改变。他有一种居高临下的霸气、自信,有大男人的气度。对人对事从没有模棱两可的时候。表现在他的创作上,就是自己坚持的东西,你别想改变甚至是一点点影响,都没门。王干讲,他写小说,就像一个石匠,孤独地在悬崖之上以锤和凿雕刻着。因此,他的小说语言十分精练,有一种锐利坚硬的个性,也有诗一样的蕴含。这样的语言是一个有个人独特追求的作家的语言,只属于某一个作家。这是一个大作家才可能拥有的品质。许多活跃的作家,作品里总不难发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但田瑛只有他自己,绝找不到别人的痕迹。对于语言的精度把握与理解,他有自己不同于常人的感觉。他常常能带你去重新理解文字,重新诠释语言的可能。我常能从他的语言联想到永顺的那一片博大雄奇的山脉与河流。那种凝重,那种湿润,那种沉郁的翠绿,是那样灵动又逼人。大美之中生发出一股森森鬼气。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