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林怀民:肉身书写激情大美


  采写 鱼儿

  《行草》-开场是个昏暗的舞台,孤零零的一个灯光打在舞者状若抱虚的手臂弯弧,沉肩坠肘,松腰坐胯,一看便是传统肢体运作的起式。一开场就可以了解到,这出舞以投射的书法幻灯,伴随着以身体书写的舞者。整部舞蹈由许多简短的段落组成,融合了传统的亚洲舞蹈姿态,源于武术的跳跃、踢腿、片腿以及清晰可闻的吐气飞声……观众也只得屏气凝神。但《行草》又不只是这些技术上的呈现而已,其中的舞步丰富多样而令人印象深刻。舞者以静坐般的沉缓弯曲或延展他们的肢体,双臂或突兀或流畅地在空中书写;有时尽情奔跑和翻跟斗;有时,迅捷灵动掠过空间,收放自如,如同东方武术般神奇美妙。瞿小松的配乐以打击乐衬托朴素的大提琴独奏,和舞蹈动作也搭配得极为完美。

  云门舞集的作品大多由传统文化取材,却以现代的观点、独特的形式呈现,关键是还能既叫好又叫座,看得懂的看不懂的,鸡皮疙瘩都能起一身。在林怀民眼中,这是舞蹈最好的传递,肉身书写,刺激观众的生理的感觉,这是最直接的,最强烈,最拿手的,而不是用舞蹈来叙事。

  如今的云门可谓享誉全球,与表演工作坊并称为台湾的两张文化名片,两大教父林怀民和赖声川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为台湾文艺界“国宝”级人物。“云门”所到之处的剧场在演出完毕之后均不会留下任何垃圾纸片,林怀民在带来舞蹈震撼之美的同时,同样孜孜不倦地在普及美好的广场文化。

  从5岁起,林怀民就饱尝被注目的滋味。出身书香世家,父亲是台湾首任嘉义县长林金生,林怀民自小便被叮嘱“要贡献社会”。在家里, “社会”和“老百姓”是最常出现的字眼;出家门,看到乞丐和穷人, “爸爸会对我说,这就是你将来要帮助的人”。

  对林怀民来说,这些压力和家族要求上台大的压力一样,都太沉重,让他想逃。所以舞蹈和写作,成为他逃避的方式。1972年,美国学业完成之后,林怀民婉拒了学校和舞团老师的挽留,飞到阿姆斯特丹,开始了他首度“流浪之旅”的第一站。在浪游欧洲一圈之后,他的“世界打开了”,回到那时还算封闭的台湾。第二年,华人世界首个现代舞团——云门舞集诞生。

  对林怀民来说,云门也是寻找身体认同的过程。“芭蕾舞的线条都是外扬的,我们是要沉下去。”林怀民开始追求独特的身体线条,不再追求程式和技术,让舞者学打坐,练盘腿和呼吸,从太极吐纳开始,到学拳术。

  “舞者们从抗拒到非常喜欢,他们发现身体是一个很大的宇宙,每一天都不一样,每一天都有探索”;但在此基础上,云门又从传统里跳出来,加上现代新的元素,进行摆脱传统符码的实验,因为“传统是跳板,也是框框”,结果在国外受到惊人的好评。

  等到云门的舞者学了引导以后,用身体做书法的题材是最好不过的。书法也是某种方式的静坐,这整个全部都是“气”,笔断意连, “一个‘一’字,我们写成8,还有螺旋来收笔”。2000年开始,云门舞者开始学书法课,一般人写字只用手腕,很僵硬,怕写不好。但其实与张旭观公孙大娘舞剑而悟书法一样,书法是要用全身的。舞者练字,正是用身体来写,这让书法老师非常欣喜。舞者写字,无形中熏陶了他们动作的可能。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东方·文化周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