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泉心


□ 班丹(藏族)

◎ 班丹 (藏族)

嘎嘎是我第九次到离我临时驻地一公里处的那口泉眼打水后,才记住的一个小女孩的名字。

我第一次看见她的时候,她坐在泉边如蜷缩的绵羊般的石头上,掠过宽阔平坦的沼泽地,静静地望着天边的云朵和贴着云朵的雪峰。她的小脚边放着一个容量差不多达到十公斤的塑料桶。

这是我第三次到泉边提水。

我把用绳子拴在一起,像褡裢似的搭在肩头的两只十五斤装塑料桶放在泉边,一瓢一瓢地把泉水舀进桶里,不时抬眼看看裹在皮袍里的小女孩。

她凝视远方的神态,俨然历经岁月打磨的老人。

她根本没有朝我看一眼,仿佛这苍凉的原野里只有她一个活人。

我走近她,蹲在她对面,姑娘,你好。

她终于掉转脸看我一眼,又迅急把脸转了过去。看那眼神,似乎在告诉我,老头,我不认识你。

姑娘,你来打水啊?我把左手伸到她的塑料桶上。

她快速瞥我一眼,点点头,又将目光射向远方绵延起伏的雪峰。

我摸了摸衣兜,除了半盒香烟、打火机和唇膏,什么也没有摸到。姑娘,你是哪个村子的?

她有些不耐烦地盯了我一会儿,似乎没有听懂我说的话。

我不太会说阿里东部牧区的话,便调动我所掌握的所有有关村庄的称谓,堆出一副和蔼可亲的微笑,问她是哪个村子的。

喔,喔。她的小指头把我的眼睛引向与我驻地相反的方向。

我顺着她的手指头望去,远远地看见只有五六户人家的村落。心忖,哦,她住在那里。那里有她的家。

她的眼睛很亮很亮,宛然我身旁的泉眼,太有神了。我希望她的名字跟面前或者其他随便什么泉水有关。那么你叫什么名字?

嘎嘎。

为什么不叫曲米(泉眼)?我觉得这个名字没有抓住她那双眼睛特有的神采,而且像鸭子或青蛙的叫声,很不好听。

喏。她稍稍抬起屁股,小手朝前方一指,只有在冬季里才露面的黑颈鹤、白鸥样的水鸟和成双结对的黄鸭在我眼前悠闲地挪移、觅食。

我眼前一亮,坐在小女孩旁边,掏出一根香烟,点燃,猛吸一口,以欣赏的眼光凝望那一小群黑颈鹤和水栖鸟类。

我留意到小女孩并没有把目光投向那些跟她一样可爱的鹤啊鸭啦水鸟什么的,而是注目凝视远处的雪峰,仿佛要从雪峰上摘取什么稀世珍宝。

嘎——嘎,嘎——嘎……我仿佛听到了黄鸭的叫声。

嘎嘎。小女孩的名字是不是取自黄鸭的叫声?我在心里探究这个名字,你喜欢鸟吗?

嗯。小女孩并不准备看我。

我故意试探她的反应,黄鸭好看,可是它的叫声不好听。

啊。小女孩并没有看我,嘎嘎是高兴的意思,不是黄鸭的叫声。

哦,我明白了,曲米。

你怎么可以叫我曲米?我叫嘎嘎。

对,嘎嘎。

曲米,我要走了。

嘎嘎。

啊。你提得动这桶水吗?我帮你送到家里吧。

她摇了摇头。

我的手又一次摸进衣兜里。没有摸到任何小孩爱吃的东西。

我没有,也不可能带上照相机去提水。因此,我用手机拍下了小女孩泉眼般闪亮的眼睛。

小女孩把手机要了过去。她要看我拍的照片。

她不知道怎么提取照片,用一种我在城里从来没有见过的急不可待而又充满祈求的眼神望着我。

我打开“多媒体”,进入“图像”一栏,找出她的照片。

她仔仔细细地看了好一会儿,甜甜地笑着。你能把照片给我吗?

我说,等洗好了给你。

小女孩似乎懂得什么叫洗照片,快点啊。

没问题。我肯定会把小女孩的照片洗好,洗出大小不同的尺寸给她。

我把两桶水搭在肩膀上,跟小女孩摆了摆手,再见,曲米。

我——叫——嘎——嘎。

嘎嘎、曲米。曲米、嘎嘎。

我刚走了十来步,又从钱夹里摸出十元钱,命令双脚折回到小女孩嘎嘎身边,把钱塞到她的手里。

我走出三百多米远的地方,准备从一个“丫”字形路口转向住处方向时,下意识地回转头,朝小女孩望去。她面朝我走过的小路,站在泉边。我把塑料水桶从肩上请下地,向她挥了挥手。她却像个青藏高原上无处不在的人形石垛,仍旧一动不动地伫立在那里。

呸,没用的相机,总是跟我拧着来,让我错过太多的景致。比如……我是说,我到哪儿,它就该到哪儿。

我走下一段陡坡,放下水桶,走回坡地高处,将目光投向泉边。这时小女孩拎着塑料桶,左摇右晃地朝她的家走去。看她的个头和走路吃力的样儿,她的年龄顶多有个七八岁。

我目送她渐行渐远的身影,心头萌生了一个很不现实的念头——把她带到拉萨,让她那双灵慧、传神的眼睛在艺术学院里慢慢生长。

分享:
 
更多关于“泉心”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