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归来的诗篇(组诗)


□ 艾 琳

  解放
  
  你曾经提及的绳索,使无数青草相互拥抱
  为明天而咀嚼,不分彼此的羊毛
  那离地三尺的鸟瞰
  酷似一只垂暮的蛛王
  
  那飞过来的石头,长着变形的翅膀
  在藤蔓上,花朵有尺度地开放
  盘着蛇的坐姿,数点你的时间之筐
  
  从你的脸上滚下来,是殉情的武装
  我们滚下来,比月亮还高的光芒
  也从月亮的脸上滚下来
  找到理由的刀
  浑身泥泞,跟我们一起患上脓疮
  除了你我的手
  以及你曾经说过的空旷
  我们的影子,追随着西去的阳光
  挖出我们埋藏已久的心,那牧场
  将自己编起来,编成故乡
  
  你曾经提及的绳索,抱着我们的肩膀
  在夜色被你漂白之前
  我们是彼此的武器
  时间也许会吹响冲锋的号角
  我只能向风吹去
  
  磨刀
  
  这把刀钝了,就好像一个人
  慢慢上了岁数,耳聋眼花
  再也不敢跳来跳去了
  
  刀钝了,是因为它在刀鞘里
  呆得太久了,就好像一个人
  不出门,也不照镜子
  
  钝刀,会让一个人
  渐渐失去耐心,一个没有耐心的人
  会让一把刀,变得更钝
  
  我开始磨刀,一下两下
  就像下棋,在磨刀石的读秒声里
  我像一头驴,围着这把刀飞跑
  
  这把刀,越来越快了
  就像一个胖姑娘
  在我不停地追求下
  不知不觉中,减肥了
  
  好刀,就应该这样又白又亮
  像一个人身上,走来走去的月光
  只要有黑夜,刀就应该闪耀
  
  这天晚上,我梦见一把好刀
  将一张脸庞,镌刻在闪亮的刀面
  就好像一阵风吹之后,安静的水泊
  
  隔壁
  
  我把蜜蜂的微笑投递给你
  我期待你的答复如下——
  让桃花如期在你脸上盛开
  让蜜蜂以最快乐的表情飞舞
  让我用最悲痛的语气说出
  是的,蜜蜂是不可能微笑的
  在它短暂而忙碌的一生
  它把你当作花采过来
  它把我当作花采过去
  它硕大的眼睛瞪着我们
  直到我们像花粉一样滚成一团
  
  搬空了所有的房子
  那只蜜蜂消失了
  它,去了哪里呢?
  
  酒神曲
  
  我想要一只好葫芦,十岁的年龄
  我想它是青皮的
  刚刚做完春天的梦
  我想要它记得,它曾经喂养的鱼
  我想让它知道,常青藤的秘密
  我想它应该还留着一处
  缚我的旌旗
  我想在它的嘴上,找我的嘴①
  
  我想它进来,看看我的心
  我想它绕过我的唇舌
  来到我的手上
  我想它举杯,在我的周围
  我想它胡言乱语,到四处游荡
  
  我想要一只好葫芦,十岁的年龄
  我想它是顽皮的
  刚刚吹起勇气的泡沫
  我想要它回来时,空着饥饿的肚子
  我想在它的嘴上,找我的嘴
  
  ①此句引自保罗•策兰的《水晶》一诗之意。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