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阴谋与渠道


□ 刘庆邦


食堂里新来了一位女炊事员,名字叫崔秀琪。刚刚走进一个生人圈子里,崔秀琪一点也不怯生,人家看她,她也看人家,嘴角微微翘着,一副很自信的样子。那时的食堂叫后勤连。在班后学习会上,连长顺便把崔秀琪介绍了一下,指明崔秀琪是一名共产党员,说小崔同志一来,后勤连的政治力量就加强了。连长本来没安排崔秀琪说话,崔秀琪真大方,真不简单,她接过连长的话就说了一段子。按照当时流行的程序,她有选择地先背了一段“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说”,接着把食堂的炊事人员称为工人阶级,说她是来向工人阶级学习的,今后在工作中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请各位师傅及时给她指出来,她一定虚心接受,尽快改正。大家听出来了,这个崔秀琪嘴头子很好,说出话来一套是一套,没有一句掉板的。
这次说话,崔秀琪不过开了个头儿,食堂一天两头开会,崔秀琪施展口才的机会很多。不管是班前会还是班后会,崔秀琪都要发言。她每次发言都有新说头儿,都不重样。当炊事员的是“近水楼台”,每个人的肚子都腆腆的,里面像是有不少货色。可他们的嘴都收收着,在正规场合,想让他们从肚子里掏出点正经话很难。原来他们肚子里攒下的不是什么话,而是学名叫脂肪的板油一类的东西。在崔秀琪到来之前,他们开学习会老是冷场,让谁发言谁往后缩。有崔秀琪在,大家再也不必为发言的事发愁了。她一张嘴顶好多张嘴。崔秀琪发言时,一圈人都饶有兴致地看着她的嘴。她的嘴唇是红的,牙是白的,嘴轻轻一动一动,一连串的话就从嘴里冒出来了。一锅饺子下得再多,也有捞完的时候,人家崔秀琪只有一根舌头,话却无穷无尽。这让食堂里大腹便便的师傅们佩服得不行,他们不得不承认,崔秀琪是个人物,是当干部的材料。他们断定,崔秀琪在食堂里干不了多久,就会调到矿上的机关里去。不光是食堂,矿上的许多人都听说了,食堂来了一个大姑娘,是个了不起的人才。有人向食堂的人打听,崔秀琪有什么能耐。食堂的人说,崔秀琪的嘴特别能说。问话的人不以为然,说能说算什么能耐。食堂的人自有道理,说,好胳膊好腿,不如一张好嘴,哪个吃得开的人不是凭嘴
孙连动跟别人的观点不大一样,他从另一个角度作出判断,认定崔秀琪不是处女,是一个开过胯的女人。这话孙连动是对同宿舍的哥们儿沈强说的,他说崔秀琪,你看她的屁股有多宽,奶有多大,不知被人家用过多少回了,一看就不是个好东西。孙连动不知从哪儿学来的知识,从崔秀琪嘴上也能看出不同来,认为崔秀琪的嘴型正是一个浪女人所具有的嘴型。孙连动已经打听到了,崔秀琪是本地的坐地户,她的家就住在离矿上不太远的一个大队。在到矿上食堂工作之前,崔秀琪是大队里的妇女主任。妇女主任这个角色,意味着代表全大队的妇女,在以男人为主的大队和公社干部队伍里走动。一个闺女家,成天在男人堆里混,跟一只小母羊闯进狼群里差不多,能有什么好不被狼吃掉,也得怀上狼羔子。孙连动还有一个更有力的证明,能证明崔秀琪这个女人不寻常。他们参加工作时,是矿上的人成批把他们招来的,仅他所在的县,一批就来了一百多人。眼下没有大批招工,崔秀琪一个人就走进了工人队伍,成了吃国家商品粮的人。矿务局每年掌握的招工指标是有的,那是指的特殊招工,简称特招。特招对象一般是在体育、文艺方面有特长的人,比如篮球打得好,或者唱戏唱得好。崔秀琪既不会打球,又不会唱戏,她有什么特长崔秀琪没有特长,就得有过硬的、特殊的人事关系。这种人事关系跟大队干部有,跟公社干部有,说不定跟矿务局的干部也得有。如果把这种特殊的人事关系说白了,说成男女关系也不是不可以。孙连动觉得自己的理由很充分,逻辑推理非常严密,就让沈强承认他的判断是正确的。他问沈强:我说崔秀琪是个破货,你服不服她要不是破货,你把我的头割下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相关刊物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