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党政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大荔县坚持地下斗争的片断回忆


□ 汤菊中

  1938年夏,我在西安进行党的地下工作时,因身份有所暴露,由八路军驻西安办事处主任伍云甫同志安排去陕西大荔县中学,以教书为掩护,与该校校长、共产党员姚一征同志接上组织关系,继续从事党的地下斗争。同年秋,汤戈旦同志从延安由当时在党中央组织部工作的刘立青同志书面介绍,到大荔中学找我取得联系。汤戈旦同志,过去我不认识,经刘立青同志介绍,并和他谈话后,始知他是江西人,1925年入党的老党员,对政治、经济理论和文学有较深的造诣。我征得姚一征同志同意后,便安排他在大荔中学任教,以掩护其身份,再伺机打入国民党军队,以便更好地开展党的地下工作。
  当时,国民党第37集团军总司令陶峙岳将军率部驻陕。由于同乡关系,我在西安担任党秘密安排的难民教育处主任时,便认识了他,并认识了他的秘书长袁石安。我转移到大荔中学任教后,陶峙岳将军的两个女儿陶铸德、陶铸仁(现名蕴华)均在大荔中学我教的班级就读。为了有利开展党的地下工作,我利用同乡和师生关系,对陶的两个女儿在学习上热情帮助,生活上格外关心,并在寒假期间,义务担任他们的家庭教师,因而博得了陶氏姐妹俩和陶将军夫妇的好感和信任。我趁机向陶将军推荐汤戈旦同志是一个很有学识和工作能力的人才,并假称汤是我的宗亲。随后,又趁陶部所属第38军驻扎在大荔县境之机,积极建议陶将汤戈旦录用派往该军军长赵锡光处工作,得到了陶的赞许。陶立即要其秘书长袁石安行文下达。其实,汤戈旦与赵锡光早已相熟,经陶峙岳推介后,赵更以礼相待,甚为敬重和信任,先后委派汤戈旦为其私人秘书、中校科长和上校代理主任等军职。其时,赵还以军长兼任抗日河防部队司令,掌管大荔等数县的军政大权,又派汤戈旦为他的代表,参加地方党、政、警等首脑的联席会议,听取汇报,传达司令指示。这样,汤戈旦得以凭借国民党军队的威慑力量,起到了掩护党的地下活动的重在作用,与我联系,主动为革命做了大量有益的工作。
  汤戈旦冒险从延安带来一箱马恩列斯等革命书刊,秘藏在我的住处,并要我分发给进步、可靠的师生和有关人士阅读,这为大荔枝师生和进步知识界传播了革命思想的火种。
  汤戈旦因能经常参加当地国民党党、政、警等首脑会议,得以掌握了国民党特务的反共秘密情报,为掩护党的地下活动提供了很大方便。如大荔中学校长姚一征被国民党特务列入黑名单后,汤戈旦就及时把敌特的活动情况多次告姚,使他有所警惕和戒备。当汤戈旦得悉大荔警察局长截获同州师范学校张万瑛夫妇二人(化名陆刚、纪昌荣)是共产党分子的证据,决定第二天清早进行逮捕的消息后,就立即将这情报告诉了我,我便请当时大中进步教员丁守光(现南京医学院离休)加入我党,迅速通知陆、纪夫妇二人连夜逃走,使敌特第二天清早扑了空。
  由于汤戈旦的推介,加上我当时善于教学,并较长擅长于诗词对联,在大荔颇有名声,使我成为赵锡光的座上客,受到他的器重。之后,我便经常去军部,随汤戈旦一起,和赵锡光谈论抗日工作和国共合作问题,使赵受到启发,思想倾向进步,这使赵后来成为促陶峙岳在新疆率部起义的积极赞助和支持者。同时,汤戈旦打入国民党军队后,仍在大荔中学兼课任教,与我一起,广泛地接触群众,多方联系当地有名之士,向他们宣传抗日工作和党的主张,得到了很多人的赞许,也使一些人成为开明之士,靠拢我们。
  汤戈旦还力促赵锡光军长出资给大荔中学贫困优秀学生发助学金。其发放对象,是由汤戈旦、姚一征和我共同商量决定的,让一些家庭贫困的优秀而思想进步的学生按月领取。如至今可知去向的贺丕烈、王怀堂等学生就是当年的受惠者,后来他们都成为共产党员。
  1941年冬,我在大荔中学进行党的地下活动,将《共产党宣言》给学生中进步积极分子贺丕烈时,被反动教员刘继昌发现而向国民党政府告密,国民党当局在我的住处搜出《共产党宣言》等革命书刊和八路军驻兰州办事处主任谢觉哉写给我有关政治内容的信后,将我逮捕入狱。汤戈旦闻讯后,立即以38军上校军官身份找警察局局长面询我被捕情况,并亲自探望了我,给我壮胆。他还向警察局长警告说:“汤菊中是知名人士,要慎重处理”。还有当时与我联系的一位姓雷的开明士绅(忘记姓名)也到狱中来探视我,并询问狱吏何时释放我时,狱吏厉声回答说:“隔几天就会送他去西门(当地的刑场)”我隔着监狱的栅门,看到这位雷先生挥泪走出时,断定自己凶多吉少,就毅然写下遗书,准备就义,幸得汤戈旦力促赵锡光军长会同陶峙岳将军(因其女儿奔告我被捕消息)出面营救出狱。贺丕烈也被汤戈旦设法营救先我出狱。当我出狱离开大荔县时,汤戈旦为我找了38军军部汽车搭乘出走。他还和赵锡光一起,为我送行,使我得以脱险。1943年春安全回湘后,我找到党组织,继续为党进行地下工作,直到1949年8月湖南解放。
  回忆往昔,岁月峥嵘。现在,我们这些当年在大荔县坚持党的地下斗争的同志,很多都是八十多岁的人了,有的已作古。想起当时在严酷的白色恐怖下,汤戈旦同志打入国民党军队,周旋于国民党军政警特人员之间,极力掩护我党的地下工作和党内同志,历经险阻,备尝艰辛,成绩显著;其他如刘立青,姚一征、丁守光,贺丕烈、王怀堂等同志,也不顾艰险,为党为革命做了许多工作,对此,我深表怀念。对当年积极为我党做过一些有益工作的陶峙岳、赵锡光、袁石成等将军,深表感谢和敬意!谨以此文,作为纪念,而励来者。
  (汤甲真根据口述整理。作者单位:湖南省岳阳市中石化巴陵石化公司七里山离退处。编辑:李静)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