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想起二丫


□ 张馥郁

二丫是一个比我大十岁的同乡。
用我们乡里人的话说,二丫的心眼儿有些差劲。
听乡里人说,二丫不是生来就这样,八岁之前,她也是一个聪明伶俐的小丫头,后来,因为一次意外她就变成这样了。其实,如果客观一点讲,与其说那是意外,不如说那是人祸。
二丫是家中第四个孩子,她的身上有二个哥哥、一个姐姐,而她的身下还有两个小妹妹。她是中间孩子,用作家三毛的话说“孩子往往就像是夹心饼干,父母只看到上面一层和下面一层,而忽略中间最优秀的一层。”虽然这话多少揣着点偏激,但是的确道出了中间孩子很普遍的一种家庭待遇——很容易被家人忽视。
二丫悲剧开始的那一年是一九七〇年。那年腊月的一天,天气出奇地冷,用老话讲冷到“吐唾沫成钉”。八岁的二丫奉她妈之命去村上的供销点(计划经济时代的产物,相当于现在的小卖点,只不过商品统购统销,凭票购买)打豆油。豆油没有多少,只有二斤,那个年头一个月一口人只配给一两油,这二斤油是一家人攒了好久才攒下的,准备过年用。西北风像刀子一样刮鼻子刮脸的,打完了豆油,二丫就飞快地往家跑,然而,就在快到家门口的时候,她滑倒了,瓶子打碎了——豆油洒了一地。
正在堂屋里围着锅台烧火坐饭的二丫娘,疯了似的冲出来,先是去扶瓶子,见没有一点补救的可能,便揪着二丫打,据说打得很狠,一根比拇指还粗许多的烧火棍硬生生给打折了。村里的大人们说起这事儿,都挺理解的,都说二丫的确应该打,那惟一的油晒了,年咋过,日子咋过,那年头,豆油多金贵呀!
挨了那顿打之后,二丫大病了一场,高烧好几天都不退,病好了,人也就傻了,看到豆油就翻白眼。傻了的二丫读了三个一年级,成绩还是徘徊在二十几分上,没办法只好退了学。
其实,二丫十几岁前的往事,我都没有亲眼得见,只是听村上的大人这么说。等我开始记忆二丫的时候,二丫已经是十五六岁的少女了,只不过,她和其他腼腆又能干的乡间少女不大一样。她的模样儿长得挺好看,眼晴大大的,皮肤也很白,只是愣眉愣眼的,让人看着不太舒服。她也梳两根大辫子,却不像人家那么水滑、油亮,而是精黄精黄的,毛毛糙糙的,就像是深秋里干枯了的野草,配着她那竹秆一样的细瘦身材,难免让我想起冬天里旷野里最常见的一种野草——红茅公。二丫身上的衣服总不太干净,在那上面你总能看到几块白亮亮的饭嘎巴或是几点灰黄的油渍。二丫一说话更是招人笑,吐字不清,也尽说些天真的话,有时候还不“着调”。同龄的少女们都不跟她玩,因而她只跟我们这些小孩子玩,其实我们也不大爱和她玩,都知道她缺心眼。但二丫有她的绝活,比如她那说话不太灵光的舌头,吹起泡泡糖、裹起气球泡来却特别好使,她可以将泡泡糖吹出好几层泡泡,打打小小套在一起,很是好看。她也可以将两三毫米宽的气球破皮裹出一个个小泡泡,用红线系了,连成一串。她的绝技总会吸引几个小孩子。
因为二丫的绝技,我开始和二丫交往并熟络。在我看来,二丫除了有点傻,还是很好的一个人。
农历三四月间,春风吹绿了辽河两岸,水田坝埂、荒野泽地里长满了苣卖菜、蒲公英、野芹菜、水积菜……瓜菜半年粮的年代,这些野菜可是我们必争的美味,跑遍四野去挖野菜也是每个乡间女孩从童年起便必修的功课。这时候二丫便会晃着她毛毛糙糙的大辫子带上我们这些小丫头去挖野菜。心眼差劲的二丫干起农活来却是一把好手,我们四五个小丫头捆在一起,也不如她一半。但是她很善良,每次带我们去挖野菜,装满了她的大筐,总会帮我们挖,直到将我们的小筐也装满,才带着我们又唱又闹的回村去。
夏日的辽河激情澎湃,辽河岸边长大的女儿,最爱的就是在炎夏里跑到丰沛的辽河里嬉戏。我们和二丫一起下河玩,我不慎被碎玻璃扎破了脚,二丫二话没说,背起我就往村里走,顶着大太阳,一走就是二三里地,将我送到家,二丫的头发都开始滴水了。感动的我鼻子酸酸的,我妈望着二丫的背影说:“如果(她)不傻,该是多好的姑娘!”这是我第一次从大人口中听到的对二丫由衷地赞美。
二丫二十一岁就蒙上了红盖头,这挺出乎大家意外的。娶二丫的男子和我们是一个乡的,但他所在的那个村离我们村有二十多里路。那男子家里穷,人也长得丑,岁数也大了,听说大二丫十多岁呢,是实在娶不上媳妇了,才在二丫三姑的掇合下娶了二丫。二丫头上喜车的时候,拼命地哭,嗓子都嚎哑了,拽着门框不肯上车,后来是她两个哥哥强行掰开她的双手,才将她抬上车的。
嫁过门的二丫生活得并不好,这种凑合婚姻让男方和女方都心有不甘,再加上柴米油盐的琐碎和消磨,吵架是在所难免的。二丫有几次是光着脚、披头散发地从二十几里外的婆家跑回来的,撩开衣服,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可是每次,娘家人又得套辆马车将她送回去。有一年腊月,刚刚一场大雪过后,天气出奇的冷,我和我爸在村口看到正赶马车送二丫回去的二丫爸。那位老先生揣着袖子,抽着鼻子,颇为无奈地对我爸说:“不送回去,还能咋样?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吧!再说她这样,我们都在还好说,我们都不在了,谁养她!送回去,过个两三年,添个一男半女,也就好了!”
分享:
 
摘自:海燕 2006年第03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