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狗命


□ 刘 可

  
  我的自白
  
  我的家乡是一个多民族杂居的地方,少数民族中以满族和朝鲜族居多。朝鲜族爱吃狗肉,而满族却把狗奉若神明。令人奇怪的是,满人和朝鲜族却没有在这件事上产生过什么矛盾,几十年来,一直相安无事。
  一次我经过一家朝鲜饭店门口,一条狗引起了我的注意。它绝对是一个濒死的生命,被挂在杀狗的竿子上,一把匕首插在它的喉咙里,鲜血啵啵地流。然而它并没有表现出一个生命在面对死亡时应有的恐惧和挣扎,甚至没有发出嚎叫,眼神也显得异常顺服。在杀狗的人拔出匕首的时候,它稍稍歪了一下头,我顺着它的目光看到了一条年幼得近乎愚蠢的狗,正傻乎乎地对杀狗的人猛摇尾巴,而对于老狗向它投射过去的目光熟视无睹。当时,我真的感到震惊,因为透过这一幕,我看到了很多很多……
  我家也养着一条狗,是不太纯正的京巴,今年大约十几岁,有名字,叫做“狗蛋儿”。它只吃狗粮和鸡肝;会撒娇、会生气、懂得看人的眼色和了解人的简单语言。甚至还每天早上站在窗台上,跟着外面推车卖鸡蛋的夫妻俩学叫卖声。夫妻俩喊一句“卖鸡蛋嘞……”,狗蛋儿学一句“哦哦哦哦 ……”。虽然发不出汉语言,但韵律和声音却模仿得极像。用我母亲的话说,这只狗是成了精的。
  这“狗蛋儿”同那被杀的老狗有什么不同?难道那老狗生下来就注定成为盘中餐?而挑食的“狗蛋儿”居然无聊到了学人吆喝叫卖的地步。我真的不太情愿用“命”这个字来解释,但,不是“命”又能是什么?
  于是,就有了《狗命》。
  我年轻,但是我不敢狂妄。我看文学,就像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面对上帝。对于小说,我不敢谈去驾御她,只是希望能借小说承载起我的思考和某种态度,而且,毕生将乐此不疲。
  我喜欢“虚构”这个词近乎到崇拜。在叙述小说的过程中,我常常不能控制自己的想象力,他们在我的脑海中天马行空,以至于在小说的最后一句文字敲定的时候,许多幻觉还继续纠缠着我。当然,这是一种无与伦比的快感。
  关于《狗命》这篇习作,不想说得太多了,一切都在下面的文字里,有兴趣的话,自己去看吧。
  
  阿辛和地上的半只鸡腿对视了一分钟,一分钟后,阿辛头也不回地走掉了。尽管它已经饥肠辘辘,可依然没有睬理那鸡腿。如果,骨头上没有那么多的肉就好了。阿辛边走边寻思,它有二十三年做狗的经验,一眼就看出了这鸡腿有蹊跷。它有太多的肉了,只是一根骨头就好了。阿辛还在心里嘀咕,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鼻子,不后悔!阿辛对自己说,做狗就要有狗的原则。
  已经是残冬,很暖的阳光晒着它硬撅撅的黄毛,它的爪踏在浑黑的雪上,踩出一行歪歪扭扭的爪印。阿辛有点后悔选择这个季节出行,这个季节到处充斥着复苏的腐烂,对于一些流浪狗来说,觅食实在困难。更何况阿辛这样一条濒死的老狗,它甚至已经看到了饥饿正在把自己推向死亡。
  阿辛在一个房檐下拣了块儿干净地方,把身体很舒展地铺在上面。一个女人牵着一条很精致的小狗走过来,那小狗被一条同样精致的铁链拴着,蹦蹦跳跳很快活很幸福的样子。“小东西”阿辛心里说。这小东西的天真劲儿让阿辛想起了自己的儿,阿辛的儿子是它的骄傲,全村的狗们都怕它儿子。因为它的儿子块头大,个子高,这得益于它母亲的高贵血统。人们看见它的时候,总要说:“啧、啧、啧……好狗……”等仔细地端详一会儿后,就又说:“……可……还是有杂毛,不纯……”它的儿一听到后面的话,就要对它的老子阿辛投以愤怒的眼神,阿辛也不恼,低着头在心里嘿嘿的笑。......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