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时尚娱乐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萨顶顶:继续穿州过省,弹唱神曲


□ 麦希然

  大部分人对萨顶顶的官方解读是这样的:“精通梵文、藏语、蒙古语、汉语,甚至能用云南怒江拉祜族语演唱”,最诡异的是她“能熟练地吟唱藏传佛教中的经文,也会冥想瑜伽,对印度哲学大师克里希那穆提的理论有一番研究”。总之,这是一位“从五千年的光华里提炼出来的真正属于民族精髓”的音乐人。只是,实在传得太神,质疑之声一时铺天盖地。 以往“流行歌手周鹏”的真实身份被媒体挖出,“萨顶顶=被过度包装的商业产物”的公式更是被直接代入。流言如箭,但这位奇女子竟“刀枪不入”,以一种更为凌厉的姿态,驳斥着一切众说纷纭,并且继续穿戴得像佛陀一般,穿州过省,弹唱神曲。
  
  01.你的音乐以咿咿呀呀的“自语”为特色,香港电台的DJ甚至在节目里模仿你的“自语”,还挺像那么一回事儿的。他们那些自言自语的吟唱也能算是“自语”吗?
  我没听过那个节目。但我觉得世界上所有的语言,都是从自然发生开始的。婴儿在没有形成语言系统之前,如果需要表达情绪,自己会唠唠叨叨,咿咿呀呀的。这是传达感情的一个最原始的方法。应该说,每个人身体里都有自语的原始冲动。
  02.你在舞台上表演的时候,常有出人意料的即兴发挥,比如咳嗽、尖叫、蹦跳,甚至被批评哗众取宠,你怎么看待这些评价?
  任何评价都是阶段性的,我还在继续成长。我也不会因为他们的认知去改变初衷,否则真成了“面目全非”。举个例子,那天排练的时候我觉得那首歌的结尾有点长,所以我对着歌手高洪章说,一会儿我们俩要有加入一个对话。于是我就开始随着音乐的旋律开始发声,他也叽里呱啦地应对。我一直以为他可能在说彝族话或者什么,谁知道他说我在自语啊!当时我们所有乐队都在笑。
  03.同一个旋律,你每次“自语”的音节都一样的吗?
  对于这个,我知道有人专门研究过。有人比较过两段我现场演唱《锡林河边的老人》的录音,发现两段的语音非常接近,神奇地一致。其实我没有刻意要把它记住,你要强迫自己记住无序的音也是不可能的。我讲求的是感觉,一连串的统一性已经让人感到听到就是那首歌了。
  04.据说《锡林河边的老人》这首歌是为了纪念你的外婆?
  是的,我的童年在锡林大草原上度过,那时候外婆一直陪着我。她很慈祥,手特别大,很温暖,人在夕阳西下的时候站在草原这样空旷的地方,身子外面会被夕阳镶上一道金边。和外婆分开的时候,我最深的印象就是这么一个画面:这个镶金边的人,流下两滴像金子一样的泪水,这成了《锡林河边的老人》的灵感之源。
  05. 有人说你的音乐是“墙里开花墙外香”,你的音乐特别受外国人的欣赏,你也这么觉得吗?
  我曾经说过一个很不客气的话,亚洲的流行音乐特别不自信,就是你在国内纯粹做本土制造的音乐,又是新人的话,没有人会认你。但欧洲和美国不一样,他们的视角特别宽泛,每年提供音节季专门给新人。谁唱得好,谁就会成为媒体笔下的重点。但是亚洲不一样,如果一个欧美很火的人来了,我们可能就会带着一个“不用看就认为应该好”的心态去看,这也是本土音乐一种不自信。
  06.官方介绍上说你“精通梵文、藏语、蒙古语、汉语,甚至能用云南怒江拉祜族语演唱”,你真的懂这么多种语言?
  首先我要声明,这完全不是“官方介绍”,我和我的唱片公司从来没有对外宣称我精通这么多语言。这些评价,是在我还没有签下唱片公司的时候,就已经在网上流传,估计是一些乐迷,听过我的音乐后一些个人的观感和认知。但是,我觉得并不是一定得精通某个语言,才能去唱那个语言的歌曲,音乐不是文学,它更加讲究那种“意会”的东西。
  07.对于改变身份这件事,很多媒体用了“揭发”这个词,对于这个问题被曝光,你是怎么看待的?
  从来没有介意过。对于任何一个音乐人或者艺术家来说,作品是最重要的。如果没有作品,无论是萨顶顶还是周鹏张鹏王鹏,都没有任何的可说性。我想周鹏是萨顶顶的一个过程、一个阶段,周鹏时的那些唱片不是我做制作人,我只是演唱而已。每个人都在成熟和长大,当你想诠释、表达自我,你希望所有东西都有你的设计在其中时,才是真正的你在诞生。就像以前这个孩子不会讲话,别人会代他说他是谁谁谁,但是当有一天,这个孩子长大了,自己要表达了,就会说我是谁谁谁。我现在会说,我就是萨顶顶(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萨顶顶:继续穿州过省,弹唱神曲”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