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相思怎成灰


□ 朱 红

  香印,为古人所用烧香之一种。唐人已用香印,在王建《宫词》中就有这样的诗句:“闲坐烧香印,满户松柏气。火尽转分明,青苔碑上字。”王建为中唐诗人,其所作宫词表现了宫中衣食住行诸多方面,特别是描摹女性生活细节尤为传神。明人胡震亨曾经评论说,唐诗不可注,一解释反而画蛇添足,但亦有不能不注的,譬如老杜用意深婉者,须发明;李贺之谲诡、李商隐之深僻,及王建宫词自有当时宫禁故实者,都须做注,仔细加以笺释——从这里也可以看出王建宫词之写实是经得起注家考释的。根据这首宫词的描写,宫女闲时无事坐烧香印,除了满户飘散的松柏香气,香尽火灭之后还留下字迹,有如长满青苔的石碑上所刻的文字,恰可以说明这种香印原本即呈现字形。
  制作成字形的香印,在晚唐诗人段成式《游长安诸寺联句》中也有相关记载,譬如“翻了西天偈,烧余梵字香”,意思是读罢西天传来的佛经,梵文字香也烧过了——可知当时诸人所游玩的长安寺院中,烧的也是字香,还是梵文形状。段成式所著笔记《酉阳杂俎》最为人所称引,他晚年则以闲放自适,尤深于佛书。诗人曾作《送僧二首》,其中亦提及字香:“因行恋烧归来晚,窗下犹残一字香。”一,当指数字,人已离开,而窗下还有一盘字香没有烧完。虽然不知道香是否梵文形状,但由此看来,字香在当时佛教寺院中较为常见。
  唐代所烧的香,其制作方法亦可从佛经记载推知。据《鼻那耶经》说,佛前供养的烧香,因供养对象的不同而有诸多分别,至于普通和香,则取白檀香、沉水香、龙脑香、苏合香等十数种香料,“以沙糖相和,此名普通和香”。白檀、沉水之类,是指制香的原料,多为香木。而所谓和香,则是取诸香料合制而成。这里有一点值得注意,那就是制作和香的调和剂为沙糖。据唐代《一切经音义》书中的解释,沙糖由甘蔗汁制成。这种佛教烧香以香料细末调和,应当便于将其制成一定的形状(例如梵文字形),民间制作和香亦当与此类似。只是由于甘蔗在唐时仍非常见,沙糖难以随便取用(据说唐太宗曾派人去摩揭陀国学习制糖,令扬州煎蔗之汁,在宫中自行制作),因此唐人取近舍远,以蜜取代沙糖用于调和,多见于后世保留的和香方中。
  至于制作唐代和香的具体步骤,可以参看宋人陈敬的《陈氏香谱》,该书对于诸多香方有所记录,比如“唐开元宫中方”,其制法为:
  沉香二两 细、以绢袋盛,悬于铫子当中,勿令着底,蜜水浸,慢火煮一日,檀香二两,茶清浸一宿,炒干,令无檀香气味,麝香二钱,龙脑二钱 别器研,甲香一钱 法制,马牙硝一钱。右为细末,炼蜜和匀,窨月余取出,旋入脑麝,丸之,或作花子,如常法。
  可以看出,对诸香料分别加以处理后,研成细末,以炼蜜调和,窨藏月余,熟化后再加樟脑、麝香一类,即可做成香丸或花子。所谓花子,后来又有这样的说法:“随意脱造花子,先用苏合油或面油刷过花脱,然后印剂则易出。”可见当时制香,因为调入糖或蜜,香料末具有了更多的可塑性,经脱模等工艺,可制成一定图案包括文字形状,中唐王建宫词所言“香印”大概即是。
  
  这种制作成图形或文字的香,其源流所自,仍需考证。但可以明确的一点,字香在宋代已经为常见之物,譬如宋代词人的笔下,就曾出现一种“心字香”——蒋捷词中有“银字笙调,心字香烧”语:
  银字笙调,心字香烧。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一剪梅》)
  银字笙调,心字香烧。料芳踪、乍整还凋。待将春恨,都付春潮。过窈娘堤,秋娘渡,泰娘桥。(《行香子》)
  “红了樱桃,绿了芭蕉”,色彩明丽的光景中却酝酿着一片春愁,只有笙歌香语可以消磨。银字,标于笙管上表示音调之高低。而从字面理解,心字香当制成心字形。这种心字香亦见于北宋词人黄机所作《沁园春》,其中有“酒犹烧心字香”句子。明人有云:“所谓心字者,以香末萦篆成心字也,词家多用之。”(明彭大翼:《山堂肆考》)事实上,香为“心”字形状,与佛典精义或许不无关系。早在东晋时候天竺三藏佛驮跋陀罗所译《大方广佛华严经》即有这样的说法:“菩提心者,则为香山,出生一切功德香故……菩提心者,则为和香,出生一切功德香故。”以香山、和香等物比喻菩提心产生一切功德香,更有“香由心造,香是心香”等说法。由于以香作为菩提心的象征,在袅袅青烟中,内心所追求的佛家境界得到了物化的展示,因而通过烧心字形香,佛家思想可以更为形象地表现。
  宋人吴曾所著《能改斋漫录》中记录了一个士人收到朋友所赠龙涎香后的答诗:“认得吴家心字香,玉窗春梦紫罗囊。余熏未歇人何许,洗破征衣更断肠。”看来,制作成心字形的香在当时已颇为有名,还出现了以此种香品而著称的商家字号。吴家心字香何指?陈敬在《陈氏香谱》“南方花”条中揭示了它的来历。他说,南方诸花都可用于和香的制作,像茉莉之类原出自西域,佛书所载,其后传至福建、岭南一带,从此遂盛。此外还有含笑花、素馨花、麝香花等等,他指出“或传吴家香用此诸花合”,有人说吴家香除了龙涎等香料之外,还添入了南方盛开的鲜花香味,故而与众不同。不过,花香不比香木能研磨成末混合制成烧香,鲜花转瞬即败,香气飘然而逝,如何得以保存呢?据陈敬介绍,温子皮说这些香花如素馨、茉莉,可以将其花蕊摘下,香才过即以酒喷之,复香。凡是这种生鲜花香,以蒸过为佳。每四时遇花之香者,皆次第蒸之,比如梅花、瑞香、茉莉、木樨及橙桔花之类,皆可蒸。待到他日之,则群花之香毕备。据台湾刘静敏《〈陈氏香谱〉版本考述》一文,温子皮其人其事已不可考,但《温氏杂记》则为陈敬该书取用,留下了关于香料处理的数条记载。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2009年第09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