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罗讷河让我想起都江堰


□ 单之蔷


罗讷河让我想起都江堰图片1
鸟瞰罗讷河
罗讷一条完全梯级化了的河,这条曾经性情河已经完全渠化了。我们并不是要赞美人类对自然的开发,而是罗讷河的开发的确充满智慧,在罗讷河上人们兴建了十几个电站和水坝,但都没有移民和淹没土地。图中的右上角就是一个电站和水坝,可以看出水库的确没有淹没土地。摄影/单之蔷

罗讷河是一条被人类开发得淋漓尽致的河,是一条完全梯级化和渠化的河。从源头到入海口,19级水坝,把罗讷河变成了一个由许多水库组成得阶梯。然而让本刊记者惊讶的是:如此开发、建坝的河,竟不淹没田地,竟没有移民,他们是怎样做到的呢?
“我是学人类学的,博士论文是《印第安人的身份识别》。”
看着我惊讶的神态,布鲁东研究员笑着说。他是罗讷河研究所的研究人员,陪同我们看了罗讷河。我一直以为他是搞水文水利工程的。因为我刚采访完黄河水利委员会,在那里汇集了许多水文水利的学者,在中国科学院系统,一个河流研究所的成员,也大都是学自然科学的。
同样令我大感意外的是,罗讷河研究所的所长Jacky Vieux是学公共关系的。
这两件事,引发了我的思考。我觉得在法国,河流的开发和管理,从来就不被单纯地看作是一件水利和工程上的事,而被看作是一个自然与人文并重的综合的社会工程。与河流开发、利用有关的,绝不仅仅是人与自然的关系,更重要的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因此关于河流的研究、开发、管理一定要有人文学者来参与。
罗讷河让我想起都江堰图片2
天然河道与人工运河
当我第一次看到罗讷河里昂附件一处电站的卫星图片时,我的第一凶象就是这处电站的水利工程很像中国古老的都江堰。在这张卫星图片上,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罗讷河的水电工工程也是像都江堰一样把一条河分成两条河,一条是原来的河,一条是新挖的运河,河水还是要流回原来的河道,定点与都江堰完全相同,然而中国的都江堰要比罗讷河早两千多年。摄影/单之蔷

由此我想到了中国三门峡大坝和三峡大坝,在大坝坝址的选择上,我不知是否有人文学者参与,比如经济学、考古学、人类学、历史学或者作家参与。总之我感觉我们选择坝址更多的是听取地质学、水利学、土木工程学学者的意见,更看重的是坝址是否为坚硬的基岩、是否有断裂、是否是地震带、是否有溶洞发育或者是否能用最小的工程量截住更多的水……,然而由于没有人文学者的参与,虽然那些科学技术专家能算出淹多少地,移多少民,但是对淹地和移民所造成的社会学、考古学、人类学……等意义上的损失,他们很难体会到……,尤其是对移民丧失了自己祖祖辈辈生活的土地时的心情,以及人与土地与一个地方千丝万缕的社会和情感关系,但对这些,一位作家也许比科学家、工程师更有体会。
我也想起了我在中国大香格里拉地区采访时,在雅砻江流域遇到的一个保留着古老走婚传统的小村庄,那里还有至今仍在使用的独特的地方语,但是这样一个小村庄很快就会被下面建起的水电站的水所淹没。这样的小村庄的价值只有那些人文学者——人类学和语言学的学者最能体会。
譬如,世界自然基金会的生态学博士雷光春先生说:“三峡大坝如果再向前推一段,就可以解决中华鲟的繁殖场问题。”这当然是一个只有生态学家才能提出的问题。
有人对三门峡水库提出这样的质疑:在三门峡往下不远的地方就是今天的小浪底水库,而且今天的小浪底水库完全可以替代三门峡水库的功能,既然如此,为什么当初不建小浪底,而建了危害八百里秦川、迁移数十万百姓的三门峡?
在巴黎,我见到了奥尔良大学的客座教授、中国的海外学者蔡宗夏先生,他正推动一项研究计划——罗讷河与长江的对比研究。他建议我们考察罗讷河,他认为这条河是被人类开发得最充分的一条河。他说世界上还有第二条这样的河吗?在法国境内522公里长的河段内,建起了19个梯级电站。更独特的是,为了航运、为了发电而开挖的运河与原有的自然河流始终伴随,好像一支双主题的乐曲。
罗讷河让我想起都江堰图片3
仍在使用的古老的伟大工程
这就是中国四川灌县的伟大水利工程都江堰,都江堰也许是世界上至今仍在使用的最古老的水利工程,都江堰建于两千多年前秦代。自从有了都江堰,成都平原不仅免除了洪灾之苦,而且得到了千秋万代的灌溉之利。摄影/田捷砚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