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乡村案件


□ 王方晨

  1
  
  寒冬腊月,水泼到地上,能“唰”一声冻成晶亮的冰舌头。
  家家院子里,都有这样的冰舌头。一层层摞起来,高的有半尺。
  塔镇来人最先去了宝林家。什么都问,连宝林夜里几点上床,摸过几回妈妈头子,尿过几壶都问了。终于合上簿子走出去,前头一个塔镇来人一不小心,就在冰舌头上跐滑了,屁股连墩了六七下,到院门口才停下来,把那些同来的人,给笑得顿失威严端庄。
  但宝林不敢笑。
  宝林有劣迹,在城里打工没讨到一分工钱,就偷回了工头的大摩托。七上村村长老万,起了疑心,把他叫到村委会,黑着脸,三句话没问完,他就露了破绽。村长老万就说:
  “宝林,是你自己把摩托车送到塔镇派出所,还是让我代你送去呢?”
  宝林知道不送不行了。
  认罪态度好,加上又有老万的情面,结果只在派出所关了五天。出来后,却又悔,感到自己太傻。直接把车还给工头,不就什么事儿也没有了么?工头扣了他的工钱,还能再歹毒到让他身败名裂?五天时间不算长,他却必须为此背上一辈子黑锅。
  想起这个来,宝林不但悔绿了肠子,而且又恨老万,恨他多管闲事。听说老万出事了,宝林心里其实是高兴的,一天八趟往村委会跑,装着关心。他不知道自己的举动一下子就进入了塔镇来人的视线,被塔镇来人列为重点怀疑对象。
  
  在这样奇冷的天气里,庄稼人觉不出什么,顶多少出一趟门,但塔镇来人可就亏了,来了三四天,走遍了村里所有的农户,仍没离开村子的意思。都猜想,这个出事的人是老万,换了另外的人,早就打道回府了。
  邻村八下村有个会打兔子的贺建国,死在野地里,胸膛烂得像个马蜂窝,塔镇来人断案,断来断去,只断出个自杀的结论。贺建国的女人哭叫着不同意,一手牵着一个孩子说:
  “贺建国这样的人,除非吃不上兔子肉,要他自杀,不如说他是二尾子!”
  但塔镇来人坚持自己的说法,随后撤回了人马。他女人不服,闹着村长去讲情,让人家再断。村长去塔镇,很有分寸地给人家说:
  “我没学过断案,但我琢磨着,贺建国要用七尺长的火药铳子打死自己,也难。”
  人家并不想强迫他接受,几个人一使眼色,把他摁倒在地,脱了他的鞋子,现从树上砍了根树枝,放在他肚子上,说:
  “这下边的树杈儿就是枪机,你试着用脚趾头搂一下。”
  村长一搂,就叫起来,说:
  “哎哟,不好了,树梢子戳我眼皮子了!”
  人家都笑,问他:
  “还有什么好说的?”
  他爬起来,连说:
  “信了信了,长枪还真能打死自己,可长枪也不能太长了,要是枪有两丈长,我看——”说着,咂巴一下嘴,“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