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飞蛾


□ 张学东

  柴亮的婆姨把节育环弄丢了,鬼知道丢在了哪里,兴许是稻田,兴许是菜地。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马乡医说她又怀上了。又一个孩子,意味着什么?没有男人在身边,女人的心事纷乱如蛾群,在慢慢沉落的天色中飞向唯一的光源。夜忽明忽暗……一个男作家能够潜入女人细腻的内心世界,实属难得。
  
  消息是从卫生所传来的,事先人们一点也没在意。听那天上午去看病的人回来说,柴亮的婆姨把环弄丢了,而且连她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时间丢的,更不知道丢在哪里了。当时那女人将胖短的手指搭在自己的脑门上划来划去,先是从左往右划,后来又反了个方向,嘴里和面似的含混不清。马乡医明显被眼前这个支支吾吾的女人搅得一头雾水,他一时间弄不清楚柴亮的婆姨究竟想表达些什么。
  就在这时,那女人却失声嗷叫了一下,接着又快速地嗷了两声,她说,我好像记起来了,兴许是掉在稻田里了,不过田里水实在太深了,鬼知道掉在什么地方……也有可能是掉在自己家里的,可四处都找了,就是没一丝迹象。
  卫生所就马乡医一个大夫,他除了要给大家看病之外还兼管着全乡妇女的计划生育工作。近二年他的计生工作一直做得没什么起色,挨批是家常便饭。好在他的面皮要比一般男人多少厚一些的,否则他怎么敢开展工作呢?所以,当他怀疑柴亮的婆姨怀孕之后,脑子立刻嗡的一下。他扭头怔怔地看着对面墙上那张《XX乡98年度计划生育情况摸底一览表》,那是他亲手绘制的图表,全乡已婚育龄妇女的生育情况都清清楚楚地罗列在上面,而且,他很容易就能从表中找到柴亮婆姨的名字。因为这个女人的名字下面画着一个蓝黑色的小旗子和一个红色的空心圆圈。小旗代表的情况是,柴亮家因偷生三胎被罚过2000元款,而红色的圆圈则表示已给她强行上了环的,备注里还清楚地登记了有关事项的具体操作时间。
  马乡医哭笑不得,现在问题的关键并不在于她将那东西丢在哪里了,他示意让柴亮的婆姨先坐下来,同时也暗示她不必再讲有关细节,细节已经无关紧要,重要的是他得进一步摸清情况采取措施。于是,他就隔着那张白漆脱落的桌子为她把脉,接下来又拿听诊器按在那女人的胸口上,很仔细地听来听去。后来马乡医就把听诊器的听筒从耳朵上摘下来,脐带一样挂在脖子上,他用一种相对郑重的语气对柴亮的婆姨说,你怀孕了,你确实怀孕了,难道你自己一点也不知道吗?马乡医的语气明显带着一丝愠怒和怪责。
  所以,有关柴亮婆姨的情况就像一个闷雷从头上冷不丁掉下来。
  有人回想起来不久前的某个情景,柴亮婆姨在稻田里薅草的时候好像还突然狂呕过一回,她当时的模样就很古怪,站在明晃晃的稻田中央,上身骤然弓成一只大虾,胀成暗红色的脸就快贴到水面上了。邻田的几个女人冲她喊话,柴亮家的是不是怀上了?柴亮婆姨没当回事,勉强挺直了身体回话,你们尽瞎猜,我一直带着那个呢……兴许是这几天干活着凉啦。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