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鼓乐民间


□ 崔海昀

  鼓乐,是故乡土地上的魂灵。故乡陶寺一带,一个人从出生到终老,一生都在鼓乐中行走。满月诞辰、婚丧嫁娶、节庆祭祀,每个重大事件,都和鼓乐联系在一起,营造气氛、抒发情怀。数千年黄土里浸润,鼓乐之根,在民间生生不息、绵延不绝。

  1

  一群背着唢呐、小鼓、铜钹、包锣的庄户汉子,在村口的大榆树下集结起来,拿出各自的家当,稍加调试,手里的乐器顿时发出“咿呀”、“嘭嚓”不同的乐音,像几股溪水汇聚在一起,瞬间流淌出高亢、欢快、悠扬的曲子。打着彩旗的迎亲队伍,踩着旋律紧随其后,不时有起哄的伴郎点起双响炮,抡圆了扔在空中,发出劈啪的响声。穿戴一新、胸前扎着醒目红花的年轻后生,局促地跟在队伍后面,不时回头望一眼满面娇羞的新媳妇,憨厚的脸上溢满幸福的笑容。

  鼓乐声渐渐传向每条街巷,有半大小子边跑边喊:“敲鼓儿的来啦,新媳妇接回来啦!”于是,烧火做饭的、和面拣菜的、铡草喂牛的,正在家里家外忙活的乡亲,纷纷放下手中的活计,朝街面跑来。

  十字街口,怀里抱着娃娃的、手上沾着面粉的、纳着鞋底的,说说笑笑聚在一起,争着看这场乡村最隆重的热闹。有好事者站在路口,拦住了鼓乐班子。领头的心领神会,招呼手下围拢起来,摇头晃脑,做着夸张的动作,可着劲地表演一番。吹唢呐的脸憋得通红,带着陶醉的表情,把一曲唢呐吹得高亢婉转,撩人心旌。一曲未了,叫好声已响成一片。

  故乡的迎亲场面,多少年来就这样鼓乐相伴,欢快、热烈、喜庆,在民间相沿成习。多少妙龄少女,在鼓乐声中嫁做人妇,开始了繁衍生息的一生。谁家娶媳妇,如果缺了鼓乐班子,就会显得冷清、寡味,连主人也会在村人面前矮了三分,丢了面子。

  堂叔结婚时,三爷爷为了请一台鼓乐班子,整整编了一个冬天的芦席。冬夜里,为了省炭火,他在冷屋子里把芦苇一根根剖开,剥去外面的叶子,再叫堂叔放在碌轴下面碾成薄薄的芦篾,然后,单腿跪在地上开始了漫长的编织时光。遇上逢集日,他便赶着毛驴车翻过一条大沟,去沟对面的陶寺集上卖芦席。碰上运气好,有人盖新房或娶媳妇,会预定几张芦席,约好下次逢集交易。三爷爷便会一路哼着小曲,赶着毛驴回家来。北风呼啸中,从来舍不得喝一碗热气腾腾的羊汤。

  一冬下来,他粗糙的大手布满大大小小的伤口,双腿由于受凉一瘸一拐,但墙角的粗布包里,已裹满厚厚一沓毛毛块块钱,“足够请一台鼓乐班子了!”三爷爷觉得粗布包里裹满他的面子和希望。当一身红妆的新婶婶在鼓乐声中娶进家门时,三爷爷眯缝着眼睛,皱纹纵横的脸笑成了一朵老菊花。

  2

  割完麦子,奶奶便开始捏制花馍,拎在花布兜里,去方圆村里走亲戚。或者哪天,有亲戚也拎着花馍,穿着簇新的衣服,早早推开院门,坐在庭院树荫下,愉快交流各自的收成。在中学教书的母亲正好放麦假,忙前忙后,在小方桌摆上自家院里采摘的几样小菜,做香喷喷的菜合或臊子面招待客人。恰好有邻居老伯来串门,便招呼一同入座,共话桑麻。颇有“肯与邻翁相对饮,隔篱呼取尽余杯”的唐风古韵。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