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嗜银的苗族


□ 田 方


嗜银的苗族图片1
没有哪一个民族像苗族这样嗜银的。这只要看看苗族女性的服饰就全能明了。每当节日或婚嫁,苗族姑娘便银衣盛装出场,从头至脚前前后后的“全副武装”。其装饰之华丽精美,令人眼花缭乱。而姑娘们却个个显得雍容华贵,走起路来,婀娜多姿,银铃叮当。记得一次在雷山县郎德寨,看到两个5、6岁大的女孩也头戴银冠,项挂银圈,胸佩银锁,很是惊诧,毕竟那些个银,也是有相当分量的。一般来说,配齐全身银饰,其重量也近达20斤。
其实有许多民族也都喜欢用银作装饰,但无论品种还是款式都不及苗族。苗族的银饰有头饰、耳饰、颈饰、胸饰、背饰、衣饰、手饰、脚饰。每一部位的银饰,又有不同的品种和款式,其品种之繁多与款式之丰富,大概是能想到的装饰用途都想到了。比如我们常见的头饰,就有银牛角、银凤冠、银扇、银抹额、银插花、银簪、银梳……如果没有亲眼目睹,恐怕听说了也未必能明白那物品是什么样的。在贵州省博物馆里,仅耳环一项,就有一百多种。
在中国传统观念中一向认为银器可以避邪,而将贵重的金银穿戴在身上也是一种财富的展示。戴上银饰既富又美,何不追随呢?所以苗族的女孩打一出生起,父母就开始为她攒银子,一直要攒到女儿出嫁为止。待到女儿出嫁那天,身上所佩戴的银饰越多,父母脸上就越有光。相反,便觉得丢脸。但是,父母的财力也是有限的,大多数人家拼其一生的心血,也只能攒够长女的银饰,所以苗族姑娘并不是人人(尤其是身为次女)都有享不尽的银饰。而且一旦结婚,一部分的银饰会成为以后的陪葬品,而另一部分,又会传给自己的女儿。
嗜银的苗族图片2
然而贵州并不是白银的产地,哪有如此之多的白银供应?所以年代早些时基本上都是到邻近的湘西购买。以物易物。后来看了一些资料得知,苗族历史上银饰的加工原料,主要是银元、银锭。这意味着苗人日积月累攒下的其实还真正都是货币银子,然后再投入熔炉熔化,重新铸造、加工成银饰。由于每个时期银元的纯度不同,所打制出来的银饰的质量也就不同。比如在用银量最多的黔东南地区,据说在民国时期,雷山之北的银料来自大洋,纯度相对较高;而雷山之南的来自贰毫,成色就差些。新中国成立后,为了充分尊重和照顾少数民族的风俗习惯,政府每年都会低价调拨一些民族专用银来供他们使用。
不过,考察一下苗族的历史发现,苗族用银的现象并不是古来有之。它也是社会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
从贵州迄今为止发现的考古资料中,暂时还没有证据表明,从汉代到宋代这一阶段中,苗族有用银作装饰的风俗。在史籍、文献资料中查寻,也是如此。不过却另有意外发现:即服饰的变化与人类对于自然的认识与利用紧密相连。
黄帝时期的九黎首领蚩尤的衣着就不去追究了,因为那毕竟是一种传说。到秦、汉时期,居于今天湖南一带的苗族——古称武陵蛮,“织绩木皮,染以草实,好五色衣服,制裁皆有尾服”。一句话就点明了当时苗族已经掌握了从树木、植物中提取制作服装的原料和染料的技术,并且喜欢穿颜色丰富的衣服。
唐贞观三年(公元629年),当时东蛮谢元深带领苗族各支首领进京朝贡,只见他“冠乌熊皮冠,以金络额”。谢元深乃当时苗族的上层人物,他的装束可以说有一定的代表性,也不过是以毛皮为饰。那时有些富有人家的女性也已经有戴耳环的了,不过质地为烧料或玻璃一类的东西。而宋朝时,从苗族进京进贡使者的装束风格上看,与唐时无大异。
嗜银的苗族图片3
在宋代学者朱辅撰写的《溪蛮丛笑》中有关于五溪蛮各部的物产及习俗的记载,从中未能发现有关银饰的描述。不过其中有一段关于瑶族聘礼的记录倒是很有启发意义。书中写道:“山瑶婚娶,聘物以铜与盐”。历史上不仅仅是在山地,即使是平原地区,盐也向来是珍贵之物,用盐作聘礼,理所当然。而将铜与盐并列,说明在当时,还没有其他的有色金属可以取代或超过铜的价值。因此有学者认为,由此可以得出的结论是,至少在唐宋以前,苗族没有饰银的习俗。
文献中出现苗族饰银记录的是在明代,这与社会经济的发展有重要关系。而另一个重要因素是在明代,在少数民族地区大量存在的以物易物的交易形式,被日益普及的货币——银钱所取代。于是白银的引进,为加工银质装饰物提供了条件。有的地方甚至出现了直接用银和钱作饰物的现象。在贵州省博物馆就有一件剑河苗族的服饰,在其衣摆处,垂吊着几十枚铜钱。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