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天堂马场(中篇小说)


□ 张静

  引言

  马参与人类五千年文明历史的书写,马与人类生息在一起从未分离,马的坚韧与忠厚始终相伴人类进行正义与邪恶的较量,马以不及人类五岁的智商毫无保留地为人类奉献着善良与勇敢,而人又回报了马什么?

  马的故事很多,我要讲的是一匹志存高雅马术的马,他是马的庞大家族中最特殊的精灵,他是世界上唯一能按照人的想象编排由马自主创造艺术舞蹈的动物!然而,他的生命历程被人类限定得很短而且安排得很精彩,他的命运从一出世就被人类注定了,真不知是人类的残忍还是马的悲哀!

  这是有关马的凄美命运与我们人类高雅娱乐的一次灵魂的撞击!

  1

  我只记得出生时是在喧闹和嘈杂的一个晚秋,树叶黄了,草原进入了迎接第一场大雪的时候,那时臃肿不堪的母亲承载着我耗尽了她最后的一丝力气……

  在简陋的、秋风瑟瑟的马厩里,在众多人类的不同的目光、不同的声音.不同的吆喝以及叫骂声中……

  我来到了这个世界……

  由于我的个头特别大,我的胞衣又是特别的紧,母亲斜卧着汗津津的身子泡在混杂着殷红胞水的血中,把地上的一层麦秸都浸透了……也就是在一群人类的惊诧中,母亲用她生命中最亢奋嘶哑的呜叫.在我听来就是一声生命春雷的呼唤,她用牙齿撕破了胞衣……我从她血水的胞衣中弹崩而出,呱呱坠地。

  我出生在科尔沁草原最边上的这个有几百年、上千年游牧民族和汉人混杂居住的村落里。

  母亲生下了我,便合上了眼睛一声接一声急迫捌气。她全身上下汗水与血污狼藉一地,她 定很幸福的,她没想到.180天的孕育,竟然生下了让所有的人类都惊讶不已的混血马,也就是我。半个小时后,我的嘴本能地要去找母亲那膨胀、有力、温热的乳房,我拼上全身的力气,用头用脸撞击着那已经就在我的眼前但是由于我的眼睛还没有定瞳,根本就看不见东西!

  就这么一次次地冲向母亲有些肿胀的乳房

  终于我的牙龈啃住了母亲柔软而坚挺的乳头!我便拼命的吸吮!母亲发出了极幸福的呻吟。就是这种有力的吸吮,好像是生命的呼唤,把极度衰弱的母亲唤醒了,她从死亡的边缘悄然地还原出了母爱熊熊的火,这火照亮了整个世界。

  母亲很骄傲地甩了甩有些肮脏的皮毛早已打成绺的头颅。用她那双大而明亮充满了艰辛与倦怠的眼睛看着她的主人,也就是我们的东家——普通的中国内蒙古科尔沁大草原深处的农民。

  一双粗糙的大手,温热有力,他轻轻地抚摸着我的脊背屁股,抚摸着我的胸腿,抚摸着我的脖子脸颊。我只感到从他乌黑泛黄且黑黢黢的嘴里流出了晶亮的液体,“好大的驹子啊!行,真没想到这他妈破母马还能生出这么漂亮的驹来!”这是我来到人间听到人类给我的第一句话,因为我不知道,人类也就是我母亲的主人们为什么这么说。那黏黏的从主人嘴里流出来的是一种欲望.是一种奢望,更是一种希望。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