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怪才导演——徐克


□ 李世宁

身形依旧单薄,脸颊依旧消瘦,依旧是一撮山羊胡——徐克来了,带着《七剑》,带着剑客抖擞而来,整个八月怕是要掀起一股“徐克热”了。有人说,徐克的每部作品都能带动一个时代。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起,这个初出茅庐的“怪才”就标新立异,独树一帜地在电影界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神话,他尝试了各种类型的电影——喜剧、悲剧、动作片、特技片、武侠片,他不重复自己,最终成了中国武侠电影的代表人物之一。因为他风格独特的拍片手法,人们送给他了个绰号——徐老怪。
登陆影迷为他建立的网站,解读这位侠骨柔肠的导演真实的风采

徐克吐露说——打开社会的大门

我是1964年从越南到了香港,1968年去的美国,一直到1977年回到香港。当时在德州念完大学以后在纽约呆子一段时间,我对纽约那个城市特别有兴趣。我白天在一个纪录片公司做,那时候24岁,晚上我就到报社去做,周末还要到医院做义工。其实都不觉得是非常麻烦的事情,因为我终于来到这个地方,投入到这个社会里面去。那是一个很长的阶段,打开社会的门进去了。后来我很想回到一个亚洲华人的地区,在国外时我只能听着我们国家发生各种事情,我很想回去亲身经历一下。那时我26岁,就决定跑回来了。

一回来不知道做什么

一回来我也不知道应该做什么,我以为我应该做新闻的,但后来找工作时,当时无线电视台的台长、制作总监周梁淑怡问我想要做什么,我说我想当导演。她就很爽快地说,那你就做导演吧,明天来上班吧。
当我拍电视剧时,我在想电视剧是否可以有些不同的想法。然后我就接拍了一个长剧《家变》,那时最大的考验是监制让我做一个片头,片子还没拍出来,音乐也还没做好,作曲是顾家辉,填词是黄霑,我也不知道节奏是什么样。当时我想既然不知道节奏是什么样,那么画面就不能停,应该是不断流动的。当时还没有电脑,我就跟电视台的美工说,一张照片,能不能把它切成几百个小点,然后换成其他照片。这很累,美术部就很痛苦。结果那个东西最后还是出来了,我觉得很好玩。

当年不知道有武指

当时我和两个编导来往很密切,一个是林岭东,还有就是杜琪峰,杜琪峰当时还是副导演。那时我和林岭东跳槽了,杜琪峰还留在原来那个电视台。我和林岭东都想拍现代剧,林岭东就接拍了一个警匪现代剧。我第一个接到的任务是梁羽生的《云海玉弓缘》,我就跑到清水湾去找张鑫炎导演,跟他谈谈要怎么样拍武侠片。他当时在拍《白发魔女传》,我到他片场还很好奇,啊,这个就是拍电影的片场。不过后来这个《云海玉弓缘》没拍成,接着安排我去拍古龙的小说《金刀情侠》,其中一个演员是郑裕玲。
一个很讽刺的笑话是,我当时都不知道需要武术指导。
怪才导演——徐克图片1
剧组里没有武师,只有演员,所以这个戏拍出来就很奇怪,根本就不是一个武侠片。拍完了我有点不踏实,不知道自己拍了什么。回来剪片时,后面站了个人,看着我剪片,我就说请问我认识你吗?他说我是武术指导,叫程小东,可不可以看你剪片,我说可以啊。我们就在一起探讨怎么样来剪,后来我们就成了好朋友。
然后《金刀情侠》的反响算是不错,我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可能是因为一个很不一样、不太正常的东西出来,所以大家感觉比较好奇吧。
怪才导演——徐克图片2
后来我渐渐地发觉武侠片不是我原来想象的那样,渐渐也知道怎么回事了。其实当时很多奇怪的想法都是在很无知的状态下产生出来的,后来在我的思维里一直留有这么一个空间,就是如果我们原来不这样想的话,我们会怎么做。

阴差阳错踏进武侠圈

其实我一直处在一个思维很混乱的状态下。我老是觉得武侠电影可以不是这样的,可以有更多的空间去发展。当然我佩服很多武侠导演,我特别敬佩胡鹏导演,很想知道他当时是怎样在很原始的条件下,创造了一个《黄飞鸿》的系列出来,还有刘家良、袁和平、张彻,过去在武侠电影系列中建立不同作品和风格的导演。可我觉得中国的历史很长很宏大,可为的东西还很多。我觉得武侠也可以有它的内涵,古龙、金庸的武侠都有不同的风格。
我就想尝试用一种不同的观点去看武侠,不是只打打杀杀的,是不、是可以摆进一些现代的观点,怎么和现代的生活拉在一起,多产生点可以感觉的空间。我当时也是阴差阳错地踏进了武侠圈,进入了一个所谓武侠的状态,其实我比较喜欢的还是现实的东西,可是一直拍下去就回不来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