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1986,结束又重生


□ 邓 晨

何默站在门口,叫了两声姐,确定不会有人给他开门之后,找出钥匙进了屋。他似乎还不太习惯这里,虽然他更不喜欢私立贵族学校的生活,但是在很多年的住校生活之后,突然达成了他和姐姐住在一起的心愿,他一时间还是有些不习惯。
何默望着客厅里的姐姐的艺术照,很自豪了一下。自从爸妈的飞机失事后,姐姐就成了他的精神支柱。与其这样说倒不如说姐姐更像他的妈妈,因为他五岁那年就没有了父母,时至今日,他已经不太想得起爸妈的样子了。照片里的何瀿很开朗地笑着,深桃木色的短发,一看便知是个精明干练的女人。何默掰着指头算了算,姐姐今年都三十五岁了,应该给她准备一份有意义的礼物。
冰箱里的东西都吃完了,只剩下一盒牛奶。冰箱上面的留言条上有何瀿娟秀的字体,写着:宝贝儿,今天姐有个很重要的应酬,你自个儿吃吧。何默挺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从小就被姐这样叫,他已经习惯了。他想起姐姐说话的样子,一口标准的京片子,但是他们明明是上海人。
何默正准备出去吃饭,电话响了起来,他连忙放下了手上的钥匙。
“宝贝儿,吃了吗?”
“还没呢,你又不回来,我正准备出去。”
“好,你现在就出来,自个儿打的到东方明珠来,我在旋转餐厅,今儿你也来见见我的客户,算让你小丫长点儿见识。”
“OK,No problem!”
何默很高兴,他知道自己近乎奢侈的生活都是姐姐在商场上打拼出来的,每当看到姐姐风度翩翩且游刃有余地穿梭于各种应酬中,他就觉得很自豪,哪怕只是个普通的饭局。
何瀿挂上了电话,脸上的笑容一抹便消失了。她回到了桌边,看着旁边坐着的英俊的男人,若有所思。那男人也和何瀿差不多年龄,一脸的成熟。
“瀿子,这么多年了,你真是变了不少啊。”
“杨老板,瞧您说的,我还能变哪儿去啊,大不了也就皱纹多点头发少点。我哪儿能跟您比呀,我父母去得早,我想不成熟都不成啊。”
“别叫我杨老板,我怪别扭的。当年我离开上海的时候,你还是个金窝里长大的被别人开玩笑都会脸红的小丫头,那时候我估计没人会想到你会变成今天的女强人吧。倒是怡……”
“杨老板,过去的事儿就甭提了。对了,我弟弟等会儿过来,您也见见他。”
“你弟弟?怎么没听过你有弟弟。”
“你在上海那会儿还没,这不我爸得一老来子,可把这老头乐坏了。唉,可惜我弟弟他才五岁,就没了爹娘,我这个作姐姐的能不多疼他一点嘛。”
这时候何默双手插在口袋里,潇潇洒洒地走了过来,站在他姐姐的身后,叫了声姐。何瀿的表情顿时被点燃了一样,让何默坐在她和姓杨的男人中间,骄傲无比地对桌上的人介绍着。何默很有风度地一一问候。
“默默,这些可都是咱上海有名有姓的人物,你可得跟他们混熟了,将来好接我的班儿。”
  何默非常聪明,自己倒了一杯红酒,端起来说:“各位都是我姐姐的朋友,能认识你们我也挺高兴的。我不太懂你们生意上的事儿,但是大家都给了姐很多关照,我敬大家一杯。”说罢他端起酒便喝干了。桌上的人都夸何默懂事,何瀿也笑得很得意。......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