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京西栗子王


□ 刘 桅

“栗子王”是一棵巨大的栗树,与它告别已经是数十载了。然而,它的雄姿却时时映现,时间越是久远,它的神采越是清晰,越是历历在目,无法忘怀。
1967年9月,我作为东方红炼油厂的头几批建设者,从学校直接来到了建设工地,在房山县长沟峪北边的一条满是石头的山沟里,开始了劳动锻炼的实习生活。那个时候有个口号,叫做“头顶蓝天,脚踏荒原,做中国石油的建设者”。到了工地的第一件任务就是给自己盖工棚,得给自己建个容身之处,不然可真得“头枕石头,身躺荒原”了。这是第一次尝到了在建筑工地上当壮工的滋味,和泥、搬砖、递瓦、扛木料……反正是给工人师傅打下手。虽说是简单劳动,也弄得手忙脚乱,满身满脸的汗和泥。好歹两天以后住进了自己给自己盖的房里———简易工棚,薄墙薄顶,冬冷夏热且潮。这就是建筑工地。
从满是大字报、大标语、高音喇叭加游行的城里,没有过渡,一下子来到了安静的山沟里,听不见了城里的喧嚣,由学生一下子变成了自食其力的劳动者,而且是在工人阶级的监督下进行劳动锻炼,角色的变换,一下子还没适应过来,感到的是无所适从,时不时会听到有人在念毛主席语录:知识分子要在劳动实践中脱胎换骨。尤其是除劳动之外,几乎没有可以深谈的人。初始的工地上,只有忙着抢施工生活区临建进度的为国庆十八周年献礼的二三百名工人,再加上十几名干部和才分配来劳动锻炼的十几名实习生,在为大部队的进驻做着准备。好在没有几天就是第一个休息日,可以去附近的山上转转看看。
星期日,秋高气爽。才出屋门,就遇上了接我来工地的建设指挥部的人事干部老齐,这也是我在工地四年中接触最多的一个干部。他也要去逛山,我们自然就成了同路,老齐自然就成了向导。
我们住的地方叫坟山,和猫耳山东西相邻,南面隔着一条山沟是车场,据说这里原是王公贵族们的墓地,除了西边一座小山顶上有一个像篮球场大小的中国象棋盘外,光秃秃的寸草不生,到处可见的是沧桑巨变遗留下来的巨大卵石和砂砾,层层相叠。我们向北走去,海拔高度在缓慢地增加着,脚下的砂砾少了,花岗岩的石尖不时地凸现在薄薄的土层外,偶尔能见到已经开始发黄的草。不远处,在一个洼陷处见到了几棵树,是枣树,有两寸粗的树径,枝头挂着不少红枣,在秋风中摇曳,摘下一颗尝尝,很脆很甜。再往北走了里许,是梨园。这里生长的都是梨树,每棵都有五六十厘米的直径,排列整齐,一棵棵笔直高大。山里冷得早,梨已经摘完了,梨树正在落叶,但是可以想见得到,在春天,梨花竞开,雪白芬芳的美妙。
又往北走了里许,就到了栗园。这里如同它的名字,到处生长着栗树,粗细大小都有,最细的树干已有十几厘米的树径,也是排列有序,树间已经挖好了坑,从树上打下的毛栗就埋在里面,再挖出来时,毛栗的皮脱去,就是板栗了。
走进栗园,眼前一亮,被栗树们环绕着的一棵巨大的栗树展现在眼前。站在它的面前,令人惊讶又惊叹,真是一个王!树有多高,我没有测过,但我张开双臂圈了一下树干,要三抱半才能圈过来,足有五米五的树围。巨大的树冠郁郁葱葱,如同一顶华盖罩在地面上,方圆近一亩地,枝头挂满了密密实实的毛栗正在等待着收采。
我对老齐说,这棵树该叫“栗子王”。没错!另外的一个声音回答了我。原来是一位放羊的老汉坐在“栗子王”的华盖下打歇儿呢。他说,你们登上北边的山坡往南瞧,那景儿更带劲。
老汉告诉我们,他爷爷的爷爷活着的时候,“栗子王”就这么高,这么大,小年的收成至少也得四千斤板栗。听老辈子人说,山西也有一棵“栗子王”,也这么高,这么大。他的手指向山的西面。1937年,他小的时候,日本鬼子还没打进来的时候,还见过不少的外国人坐着马车从城里大老远的跑来看“栗子王”,照相留念呢。
老汉掏出旱烟袋锅来,有滋有味地抽了起来,一袋烟抽完,在鞋底上磕了磕烟袋锅,站起身来,叹了口气,用手指着坡上坡下说,明年春天,这儿就什么都没有了。你们要盖大厂房了,这些树都碍事。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满山坡的果树,有柿,有枣,有核桃,有山里红,五颜六色,如同在满山砂石中常驻的绿舟。老汉摇着头,听说你们炼油放出的气儿都有毒,这些果树都经受不了,留着也得死。说罢,他轰着羊群走了。
我们沿着放羊老汉指的道儿登上了北面的山坡,向南望去,景色果然带劲。“栗子王”在众多栗树的簇拥下,坐北面南,南面梨园里排列整齐的梨树恰似它的仪仗和卫队。天工造物,不能不让人感叹。树是多少辈子以前的人所栽,无法考证,但在缺水的山里要长成大树且成林,非数十年乃至上百年不可。只可惜,这景色将不复存在了,它将被钢铁的建筑群所取代。带着朦胧的遗憾,我们向回走去。
以后,我就成了“栗子王”的常客。坐在“栗子王”的华盖之下,静静地思索,不受干扰,在那个动乱的年头里,那种舒心和快意是怎么也体味不够的。
第二年的春天,东方红炼油厂工程全面铺开了,到处是脚手架,到处是轰鸣的机械,到处是忙碌的人群,时不时还会传来开挖土方时巨大的爆炸声和震动。炼油厂、橡胶厂、机修厂,转运车站……一张张铺开的图纸,勾勒出将来的景象。我知道,梨园和栗园里将要耸立起一片几十米高的炼塔装置群来。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