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个虚构的男人


□ 〔日本〕日下圭介

  周宇辉 译
  
  “我,也许老了。”佳子举起杯子,神情倦怠地说。
  “老了,你才几岁呀。”莲见反问道。两人在一家小酒店内,这是一家由老板娘一人经营的酒店。也是莲见经常光顾的地方。
  “已经30多岁了。”佳子回答。
  “这可是一生中最好的年龄段呢。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唉,莲见君,你可有过这样的经历?”
  “什么经历?”
  “我与某人曾碰过面,可是到头来,对方究竟是谁,却全然想不起来。”
  “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吗?”莲见摇着手中的白兰地酒杯,笑着说,“就这样的事?”
  “嗯,前天晚上,我从公司回家,在电车上……”佳子打开了话匣子。
  前天,佳子有事去千叶,乘上回来的电车时已是晚上8点多了,去东京的电车与下班族回家的方向正好相反,车内乘客很少,大部分座位都空着。佳子坐在座位上,拿出从公司带回的资料翻阅着,当她无意中抬起头,看见前面位子上坐着一位打瞌睡的男子。佳子不由得吃一惊,这好像是在什么地方遇见过的男子,可一时又无法想起来。那男子大约40岁左右,一张四方脸,浓眉,戴着黑框眼镜。佳子确信此人绝对在什么地方见到过,然而一时又想不起来,心中不免有些急躁。
  佳子在一家与教育有关的出版社工作,所以在编辑部与人接触的机会自然就多。
  于是她将接触过的人在自己的大脑中梳理着,但似乎没有找到与其相符的人。佳子一直以为能记住人的脸是自己的长处,正因为如此,她越发觉得沮丧。佳子本打算在西船桥站下车,然后换乘地铁东西线的。没想到竟然被那个男子吸引住了,结果乘过了头。好在这样乘下去,尽管走了远路,一样能到家,于是她决定继续观察。那名男子穿着藏青色的西装,规整地系着领带,从其装束上推测好像是个公司职员。他拎着一只黑色的公文包,似乎是搞销售的。能推测的情况也只是如此。至于他西服前襟上别着的徽章,佳子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过了两站,那男子下了车。
  “哦!就这样结束了?”莲见问道。
  “哪里,我也跟着下了车。”
  “跟着下车?盯梢!”莲见露出惊诧的神情,吐着烟圈。
  “起先我没有这样的想法。”佳子接着道。
  电车进入月台,那男子慌慌张张地站了起来,走出了车门,佳子像被线牵着似的,也跟着走上了月台。这显然是条件反射般的举动。电车刚一到站,佳子就突然产生了要继续跟着那名男子看个究竟的念头,决心跟上去。那男子出了车站,不坐公交车也不坐出租车,只是一个劲地往前走,似乎有意要引起佳子的注意。过了商业街后,街面上冷清了许多,但还是稀稀拉拉的有些行人,那些急于回家的上班族,压根儿不会留意后面的行人,那男子也一次没回过头。
  “那么你一直跟着走到他的家门口?”莲见问。
  “嗯。”佳子微微一笑。
  “那男子的家在旧式的住宅区,房屋小巧雅致,门前有‘奈井’字样的标牌。”佳子说道。
  “那,不管怎样你总能想起他是谁了吧!”
  “唉,还是想不起来。”
  “怎么会呢,住的地方知道了,名字也有了,怎么还是想不起来呢?”
  “回到家里查了名片,就是没有叫奈井的人,真是有了些年纪,老糊涂了。”
  “在盯梢过程中,他就一次都没有跟你照过面?”
  “有一次,仅有一次。在人行道上亮红灯时,他突然横在我面前,朝我这里瞧着,两人四目紧紧相对。”
  “那,他有什么反应?有没有‘哎’……那样的表情?”
  “没有,像不认识似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
  “这一定是你看错了。”莲见将杯子贴到唇边,“本来就是毫不相干的人。如果他确实是你曾经碰到过的人,看到你,他肯定会有所反应的。”
  “没有这样的事,这个男的绝对在什么地方见过面,我记起来了,在这里他还有颗大的黑痣呢。”佳子用手指着自己的鼻翼。
  “不会是在电视或别的什么书报上看到过的吧?”之前一直在招待别的客人的女老板娘插言道。
  “也许是那样的。”莲见频频点头,“那样的话,就能解释为什么佳子在自己头脑的某一角落总是记住他,而他呢,在看到佳子时还全然没有反应的事了。”
  佳子依然以一种难以释怀的神情轻轻地抿了一口酒。
  
  “是我约你来的,我自己倒迟到了,真不好意思。”佳子背着一个大背包,迈着大步来到茶室,大大咧咧地坐在莲见的座位前。
  “没关系,反正我也有空。”莲见苦笑着。他原来是一家为电视台制作电视连续剧的小制片公司的制片人,因与老板意见不合辞职了,现在是一位自由职业者,似乎也没有什么事可干。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