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信心与反省


□ 黄少崇、三个A、小执、寒香小丁

  黄少崇:信心失去之后

  三、四月间,有幸参加了鲁迅文学院举办的第—届少数民族文学培训班的学习,这是十分难得的学习机会。在这二十多天时间里,聆听了许多名家的讲课,受益匪浅。

  最大的收获是,缘于对文学创作的深度理解,我对自己的创作失去了信心。

  近段时间来,由于种种原因,本人在业余写作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瓶颈,创作态势明显疲软,致使创作动力不足,严重失去信心。

  在苦于无法突破瓶颈的时候,鲁迅文学院第一届少数民族文学培训班在广西开班,本人有幸忝列其间。在学习中我聆听了白描、叶梅、阿来、刘庆邦、东西、张清华、施战军、宁小龄、宁肯、成曾樾、覃瑞强、凡—平等名家的精彩授课,犹如醍醐灌顶一般,长期困扰自己的—些疑难问题得以迎刃而解。

  著名作家阿来老师给我们讲了《消费社会的边疆和边疆文学》。作为《尘埃落定》 《空山》和《格萨尔王》的作者,在这里,他并没有使用“少数民族”这个概念,他说,大多数所谓的“少数民族”都地处祖国的边疆,因此他用“边疆”和“边疆文学”取代约定俗成的“少数民族地区”和“少数民族文学”。他说,他喜欢自己的民族身份(他是藏族),但不喜欢自己是“少数民族”。—提到“少数民族”,其实是暗含了一种歧视。一旦被认定为“少数”,就会被“照顾”,会有许多“小方便”。但“小方便”不能出大减就。他指出,中国边疆文学的误区,其实是被“多数”所误导。 《刘三姐》、 《阿诗玛》、 《阿诗玛》等流传甚广的“少数民族”题材作品,其实不是“少数民族”作家的作品,而是“多数”的外来人的制作。他们着力表现的,不是当地的“人”,而是他们走马观花得来的主观感受,是一些皮毛,所以他只能展示当地的风土人情。这是—种“他者”的写作,是借助“他”看到的表面—些东西演绎而成的,这形成了一种模式。而当“少数民族”的身份被认定之后,他们的写作者就受了这种影响,他书写的不是自己的东西,而是别人眼里的东西。就是老想自己写出来的东西得到“多数”的承认,这样就会扭曲自己。他的写作不是为了表达自己,而是为了迎合别人的想象。这就是所谓的“东方主义”。中国的“东方主义”就是“少数民族”满足“多数民族”的想象。因此,对于“少数民族”作家来说,你的写作必须要遵循文学规律,书写自己的内心,“我手写我心”。而真正的“边疆”文学,本该是由“边疆”文学作者(也就是少数民族作家)来写的,但我们却没有做到。听到这里,我的心中五味杂陈,原先自己也是十分欣赏的那些著名文本在眼中顿时成了可疑的东西。原来,我是可以怀疑这些“经典”文本的。敢于怀疑这些绎典之作,说明自己的眼界已经得到了一定的拓宽。

  “短篇王”刘庆邦老师讲《小说创作的虚与实》。讲正式课之前,刘庆邦老师的开场白先谈了生命的质量、力量和份量。所谓“生命的质量”,就是要有善良的天性,高贵的心灵,高尚的道德,悲悯的情怀,坚强的意志——就是—个人的人格所在。 “生命的力量”指的是—个人的感晤能力,思想高度,对世界的独特看法。在现代作家中最有生命力量的是鲁迅先生,在当代则是史铁生先生。 “生命的份量”则是—种后天才有的份量……之后过入正题。他指出,当代中国小说作家面临的—个困惑就是没能很好的处理小说创作的“虚”与“实”问题。小说写得太实,缺乏虚构、抽象的能力,不能超拔。问题的存在,主要是缺乏务虚哲学等的支持。小说的“虚”是飘逸、空灵,是其精神性。小说的本质就是虚构。他结合自己的小说《神木》解读小说的三个层面:第一个是由“虚”到“实”,第二个层面是由“虚”到“实”,第三个层面又由“实”到“虚”。 “实”的东西是现实, “虚”的东西是理想,是精神。 “实”的东西是有限的、雷同的, “虚”的东西是无限的、不断变化的。“实”会因“虚”的不同而不同。他还列举了“实”与“虚”的十几种不同,并通过自己的创作实践,给予了比较“实”的阐述。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麒麟》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麒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