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现代 古朴与悖谬


□ 钱 粮


所有演绎《驯悍记》的后来者在嘻哈混闹之外面临的一个共同问题是:如何面对男性沙文主义的指责,这种指责在今天可能还不只是来自于女权主义者,所以凯特琳娜对于彼特鲁乔的臣服程度就成为演员和导演举棋不定的关键所在,有一种可能其实可以排除,那就是完全没有臣服, 因为如果凯特琳娜变成娜拉的话,莎士比亚就变成易卜生了。 既然臣服不可避免,淡化臣服就是唯一选择,波兰国话的“淡化”集中体现在凯特琳娜最后的独白上,我不记得相对于原著台词是否有所改动,在字幕和表演不能兼顾的情况下(话剧中心字幕位置实在糟糕!),我选择了后者。演员的神情和语气没有丝毫低眉顺眼,而是在怨艾之余饱含激愤,相较之前的悍妇,令人唏嘘,我在台下想:算了,彼特鲁乔,悍就悍点吧!那位女演员完全入戏了,谢幕时还没有缓过来,眼角的泪光让观众对驯悍的快慰无地自容。

相较“臣服”的适可而止,“驯悍”可谓肆无忌惮,花样繁多。除了彼特鲁乔对悍妇话语权全方位的强词夺理甚至强奸,有些形体细节处理得非常促狭和刻薄,比如:彼特鲁乔把凯特 琳娜掀翻在地, 带托圈的钟形裙 子使她无法起身,两条光腿挥来舞去,以一个东方人的眼光来看,哄笑人的婚礼,新郎迟到了(亏这位老兄想得出!),灯光一亮,丈人巴布蒂斯塔一干人等静静站在舞台上等待,足足两三分钟,剧院里台上台下鸦雀无声,窒息的等待比坐卧不安更富感染力,最终巴布蒂斯塔无奈悻悻地缓缓道来:
“今天是彼特鲁乔和凯特琳娜结婚的日子,可是新郎到现在还没有消息,这不是笑话吗!”

在这些俯首可拾的细节之外,导演还很善于利用道具来表现此剧的喜剧色彩,比如那个瘸腿的、琴键和琴弦像一堆乱麻的钢琴,霍尔腾西奥竟也能象模象样地调音,最绝的是彼特鲁乔的“马”,莎士比亚的原著是通过比昂德洛这样描述的:
“他骑的那匹马儿,鞍鞯已经蛀破,镫子不知像个什么东西;那马儿鼻孔里流着涎,上腭发着炎肿,浑身都是疮疖,腿上也肿,脚上也肿,再加害上黄疸病、耳下腺炎、脑脊髓炎、寄生虫病,弄得脊梁歪转,肩膀脱骱;它的前腿是向内弯曲的,嘴里衔着只有半面拉紧的马衔,头上套着羊皮做成的勒,因为防那马儿颠踬,不知拉断了多少次,断了再把它结拢,现在已经打了无数结子,那肚带曾经补缀过六次,还有一副天鹅绒的女人用的马鞦,上面用小钉嵌着她名字的两个字母,好几块地方是用粗麻线补缀过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话剧》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话剧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