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梨花梦


□ 小 岸

  已经深夜十二点了,床头柜上的电话忽然刺耳地响起来。顺子有些懊恼,好不容易来了点瞌睡劲儿,又被这该死的铃声撵跑了。
  他也不记得自己啥时添了这睡不着的倒灶病,说的文明点是失眠,难听点就是烧的。以前吃苦受罪咋没这毛病?现在可好,出门坐的小轿车,家里睡的席梦思,顿顿饭不是吃香的,就是喝辣的,钱多得没处花,反倒动不动就睡不着了。你说,不是烧的是咋的?
  拎起话筒,顺子没好气地问:“谁呀?”
  “顺子哥,是我,来福。”来福是顺子没出三服的本家兄弟。
  顺子问:“大黑夜的,有甚事了?”
  来福先道歉:“不好意思,惊了你睡觉。是这么回事,三叔死了。”
  哦,原来是三叔死了。顺子大名张顺子,老家在乡下的梨花村,梨花村离城里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开小轿车马不停蹄也得跑一个半钟头。顺子很少回老家,来福就是他与梨花村联系的纽带。
  对于三叔的去世,顺子并不显得意外与悲伤。三叔患病有段时日了,得的是肺气肿,糖尿病,还有高血压,按说都不是要命的病,但架不住这许多种病和头发丝一样纠结到一块儿,时好时坏,此消彼长,麻烦就越来越大。而且三叔只是顺子的堂叔,说亲吧,到底隔了一层。
  顺子父母去世得早,他是跟着姐姐长大的,缺吃少穿那几年也曾受过三叔的点滴接济,逢年过节三叔总会给他端一碗扁食,送一碟枣糕,塞两个馍馍,叔侄感情多多少少也是有的。顺子是个知恩图报的孩子,老话说得好,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三叔一家这几年也确实沾了顺子不少光,就说三叔的病吧,三番五次借去两万块钱。这钱多半是打了水漂,有去无回的。
  其实不止三叔一家,自打顺子在城里发达以后,梨花村凡是沾亲带故的,哪一个不往他身上靠?他现在在城里开着一间规模庞大的火锅城,旗下的连锁店就有好几家。那些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哪一个没在他的饭馆涮过羊肉喝过酒?这些年,顺子确实赚了不少钱,不敢说日进斗金,满坑满谷,起码也是富贵荣华,盆满钵满,要不怎么说他钱多得没处花呢。
  顺子不只做餐饮生意,他名下还有一家产值不小的铸造厂,专业生产工矿配件,买卖兴隆通四海,生意茂盛达三江。这几年,顺子的事业就和他的名字一样,顺风顺水,路也越走越宽。他成了这座城市有头有脸的人物,还被推选为个体协会的副主席,同时还兼任民营企业家协会的秘书长,经常参加社会活动,时不时在新闻媒体露个脸。几年前,他还被火锅城所在的西城区选为政协委员,明年人大换届,据说还有可能当选人大代表。顺子绝非沽名钓誉之辈,这些个头衔他并不稀罕,但是他看重这份荣誉。一个乡下孩子,白手起家,靠自己打拼混到今天这个份儿,那可不是件简单的事儿。如果他的经历是一本书的话,那么打开这本书就只有三个沉甸甸的大字:不容易。西方有句谚语,要像鸟儿珍惜羽毛一样珍惜自己的荣誉。这些头衔和光环,就是他身上的羽毛,是他的荣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