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截(中篇小说)


□ 肖 勤

  长长短短的日子、疲惫不堪的忙碌,心力交瘁的照顾、内忧外困的境况……小说描写一位纪委书记在妻子患绝症之后,所经受的生活困境和情感折磨。简洁的文笔、紧凑的故事、饱满的情感,读来令人感慨又肃然起敬。

  1

  在马骏眼里,今天整个菜市场的人都在和他作对,猪肝离他的理想值有五毛差距,葱贵了两毛,胡萝卜更离谱,足足超出预计一块钱。

  他已经走了三圈,就为了这三样东西。但是,连公厕旁最不景气的菜摊也死死咬住这个价格不放。马骏觉得自己快被这个默契度高度一致的群体逼疯了。菜市场闹哄哄的喧嚣声不断塞进马骏的耳朵,它们浪潮似的涌来,高高叠起,然后轰然倒塌,铺天盖地逼向末路墙角的马骏。

  一分钱逼倒英雄汉,这滋味比死更难受。

  没见过一个大男人为钱计较成那样,要是我儿子,认都不认,丢人现眼!卖胡萝卜的老太太见他第三次走过来,烦了,边翻着白眼边拉高着嗓门和旁边正奶娃儿的儿媳妇说话。

  儿媳妇没空理她,瞟了一眼尴尬的马骏,红着脸匆匆把奶头从娃儿嘴里挣出来,秀里秀气地拉下衣服,温声招呼,买了吧老师,这胡萝卜红得多好,补人。

  眉目清瘦的马骏经常被人误认成老师。也不怪人家,像他这斯斯文文长相的,电视电影里,都是当老师的。

  没吃饱的娃儿哇哇大哭,儿媳妇又在装嫩,老太太看着不乐意了,一把抢过娃儿,话里带刺地训斥:怎么不给娃儿吃饱?省给谁啊你?谁稀罕你这一口?

  菜市场长大的女人,谁都不是省油的主儿,刚还低眉顺眼的儿媳妇把胡萝卜一扔,嗖地转过头瞪着老太太,两眼直迸火星子。

  老太太也火了,一手叉腰,怎么了?

  三斤胡萝卜!三斤胡萝卜!马骏叫起来,慌乱挥着手,阻止婆媳之间的战争。他清楚,为这三斤胡萝卜,他的用款计划会严重超标,但是他能有什么办法呢?两个女人在他一个男人面前闹起来,他没有不管的道理。天那么热,菜场里到处都是肉腥味鱼腥味、菜叶子的腐臭味……谁的心情都不好,他也不好,最近他的心情都很不好……世道苍凉,何必再添些乱。

  马书记,买菜?有人在打招呼,马骏回过头看,挺熟的面相,想不起是谁,只好口里打哈哈,是是,你也买菜?

  老太太张大嘴,指着马骏。书记?书记买个菜怎恁抠呢?为个一块两块的,你转三四趟!啥书的记啊?

  抠是打小养成的习惯,父亲是个体面人,在村小当民办教师,一件中山服穿了一辈子,四个兜都洗穿孔了,照旧每次用木衣架挂上,烧一壶开水从上淋到下,熨得一条皱都没有。但每当讲究的父亲无言地脱下它,穿上其他粗布衣裳出门时,马骏知道,那一定是家里没米了。山深,山里人家一户不挨一户,隔得远,父亲常常出门就是一整天。多病的母亲时不时支起身子,倚着空米缸,忧郁地看向窗外徐徐落下的太阳。她的身子薄得像一片秋天的柿子叶,傍晚的阳光那么虚弱,却能从容穿过她的身体,不曾遇到任何阻力。马骏的小名叫满斗,因为母亲说,她最大的梦想,就是家里的粮食永远满仓满斗。喊一声满斗,她对生活的希望就灿烂一层。

  长大后,这个小名没少被人哄笑过,但马骏很淡定地忽略了大家的嘲笑。没有穷过的人,不知道穷有多么可怕;没有挨过饿的人,也永远不会明白“满斗”这两个字的深切含义。这生存体验上的差距,远远超出情感沟通的能力范围,马骏知道沟通不了,但他宽容地原谅了这些嘲笑。

  从小到大,马骏很节约,一分钱掰成两分钱花。有了工作、当了领导也一样,连洗头也是先用香皂洗头遍,二遍才用飘柔。但是,节约并没有给马骏带来金山银山,生活仿佛在考验马骏掰钱的本事——看着日子好过一些,母亲生病了,好容易等母亲出院,挨过了一段紧巴巴的日子,正喘匀气,老家的房子又被火烧了……总之,马骏的日子像是一把破损的梯子,离理想中的幸福永远差那么一小截。当马骏用了四年的时间,刚把这梯子修好,要往上爬时,一场突来的高烧又让媳妇墨墨进了医院。这一进医院,就没能办出院手续。墨墨的病和母亲不一样,母亲的病是干涸土地上的一条小裂缝,钱是一丝丝慢慢浸没的,因为慢,马骏基本上有充足的时间攒积。可墨墨的病是一台巨大的水泵,飞速运转,几个月不到,便吸光了夫妻俩所有的老业。

  前天,墨墨站在阳台上梳头,那紫色透明塑料的梳子,透过清早薄而白的晨光,波浪似的穿行在她的发间……接着,那流淌的光波停滞下来,墨墨倒在了地上。醒来后,第一句就说,斗斗,算了吧,不医了,早迟都是人财两空。

  瞎说。马骏蹲在地上,紧抱着墨墨,很气愤。

  真的,连妈妈看病的钱都让我们用没了,我不能再医了。墨墨冷静地说。

  你再说!马骏真愤怒了,边打断墨墨,边回头惊慌张望——最近一段时间,马骏后背经常发麻,仿佛有一双眼睛在他背后盯梢,而这眼睛偏偏是空的、盲的,像蛇的瞳孔,幽深阴沉。眼睛的主人蜷缩在他们的屋子角落里,罪恶卑鄙地候在某一处,可恶的它,看不见墨墨,但它却闻得出墨墨绝望的味道。墨墨一绝望,身体就会有青草被掐断手流满草汁的寒香,那股寒香一旦被它捕捉到,它便会猛扑上来,一口吞了墨墨。马骏不能让它闻到墨墨。

分享:
 
更多关于“一截(中篇小说)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