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野猪林(中篇小说)


□ 罗尔豪

罗尔蒙

  野猪一夜又一夜糟蹋农民的粮食。野猪是国家保护动物,农民在和野猪的战斗中才发现,伤害他们的不光是野猪,还有更多看不见说不清的东西。于是这群山里汉子,开始了悲壮又无奈的抗争……

  1

  王宗娃进来时,村主任陈响马正端着大海碗喝苞谷粥。王宗娃说,村主任,你不能不管了,我家“花花”被那野畜生糟蹋了,现在肚子都起来了,将来给我生一窝野东西我可咋办!

  陈响马的头从大海碗里升起来,嘴角挂满了黄黄的苞谷糁子,像是小孩拉下的黄黄的粪便。陈响马说,你说啥,你家“花花”被人糟蹋了,肚子都起来了!陈响马说着咚地一下放下大海碗,里面没有喝完的苞谷糁子天女散花一般四散飞溅。几只眼尖的鸡子飞奔而来,但被陈响马撵跑了。陈响马说,出恁大事你快去派出所报案哪,你找我干球?让派出所的老张带人带枪把那个畜生抓起来,送到牢子里。说到这里,陈响马猛然住了口,有些疑惑地看着王宗娃,你家“花花”,你家啥时候有个“花花”?你不就一个掉蛋儿子,也去广东了,啥时候又冒出来一个“花花”?

  王宗娃说,我不是说的闺女,我说的是我家那头老母猪,让那头红毛野猪给骑了,眼看就要生崽了,这野猪的事你不能不管了。

  陈响马半抬起的屁股又坐了下来,看着王宗娃,你他娘的就不能给我说句囫囵话?说一半留一半的,吓我一跳。陈响马说着,重新端起海碗,呼噜呼噜喝起来,一边喝一边说,这粮食不能糟蹋的,这王八蛋野猪已经把粮食糟蹋得差不多了,人再糟蹋连苞谷糁子都喝不上了。

  王宗娃还没有走,看着陈响马。陈响马说,你看着我闹球,我又不是野猪,又不是我糟蹋了你家“花花”。

  王宗娃说,你是村主任,你得想办法,这野猪把咱村搅得日子都过不下去了。

  陈响马抬起脸,我有球办法?咱又没长四条腿,撵咱撵不上,打又不让打,我有啥办法!

  王宗娃说,那我家“花花”就白白让那畜生糟蹋了。说到这里,王宗娃鼓起了眼睛,那个挨千刀的红毛野猪,“花花”正赶上受孕期,偏偏让那畜生给摸着了,现在一窝小猪都是好几千呢,错过一窝就是半个季节呢。再说,将来给我弄一窝子野猪娃我可咋办!

  王宗娃愁眉苦脸的样子倒让陈响马笑了,陈响马说,你小子占便宜了还愁个啥,连配种的钱都省下了,到年底给你生一窝野猪崽,活蹦乱跳的。听说现在野猪的价钱比家猪要高得多,到时候你小子说不定还发了,你还得感谢人家野猪呢。后山王秃子不也养过一窝子野猪吗,听说一头小野猪都卖了六百多,一窝下来都快上万了。

  那是他们胡说,王宗娃说,王秃子就卖了一个猪崽,其他的都跑了,跟着一头大野猪跑了,好像是它们的爹,这些死东西倒是不忘本。听后山的人过来说,这窝野猪一到收秋季节就回到王秃子家,先是啃他家的庄稼,庄稼啃完了,就趁没人在家,登堂入室,强盗似的把屋子里的粮食洗劫一空。王秃子的媳妇整天坐在地头骂,骂王秃子是野猪托生的,变成人野猪还来找他。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