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张静如与中共历史研究科学化


□ 沈传亮

  文/沈传亮

  著名中共历史学者张静如不仅提出了中共历史研究科学化的重要命题,而且呼吁加强学科建设、倡导以科学的态度和方法研究中共历史、着力培养中共历史研究人才等,为推动中共历史研究科学化作出了重要贡献

  中共历史研究至今已近90年,但把中共历史作为一门科学进行研究和建设,是自改革开放以来才引起中共历史学界的高度重视,并逐渐加强的。与此相伴,中共历史研究也呈现出科学化趋向。不少研究者为推动中共历史研究科学化贡献了才智。其中,著名学者张静如在近60年的治学、从教生涯中,以其言传身教、道德文章,为推动中共历史研究科学化作出了重要贡献。

  一、率先提出中共历史研究科学化的命题

  历史贵真,求真必须使用科学方法。历史多诗意,了解历史必须发挥艺术想象,二者实是相融并存。国际史学界曾就历史究竟是科学还是艺术进行了长达两个世纪的争论,有的认为历史是科学的一支,“历史是科学,不少也不多”;有的则认为历史不是一门精确的科学,历史在挖掘材料、甄别其真伪时表现出科学性,而遣词造句、落诸笔端,呈现给读者时则运用了艺术想象。…国内史学界就历史是什么也曾有类似争议。尽管如此,认为历史学是研究历史矛盾运动过程及其规律性的科学,要以科学的态度和方法研究历史的看法,已为国内多数历史研究者所认可。

  就领域而言,萌芽于革命战争年代的中共历史研究,历经徘徊曲折,至改革开放以来才进入蓬勃发展的阶段。因治史对象为有较强意识形态色彩的执政党史,一些研究者误以为它仅仅属于政治范畴。在指导思想趋“左”的年代,中共历史研究被无视客观事实的革命话语充斥、求真务实的学术话语罕见,科学性几近无存,后来也因此授人以柄。“文化大革命”结束后,中共历史学界首先反思的是研究存在的诸多问题。教学方面,胡耀邦出任中共中央党校副校长期间,就中共历史课教学提出重要修改意见,党校党史教学率先摆脱把中共历史视作阶级斗争史、路线斗争史的僵化思维,开始实事求是地研究和梳理中共历史。研究方面,学界在改革开放初期发表了大量文章,意在澄清错讹、正本清源、还原真相,试图纠正带有时代烙印的假大空话语,使中共历史研究返于正途。如张静如在1978年发表《李大钊同志的历史功绩——驳“四人帮”对李大钊同志的污蔑》一文,对李大钊进行了重新评价,意在推倒“文化大革命”中加于李大钊的污蔑不实之词,恢复李大钊应有的历史地位。这个阶段中共历史研究的主要任务是拨乱反正、复原事实,研究者虽是沿着科学治史的思路进行研究,但还未自觉深入思考中共历史研究科学化的问题。

  20世纪80至90年代,中共历史研究呈现 片繁荣景象,各种论著丛出并发,成果蔚然大观。在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张静如的呼吁和带动一下,中共历史研究者开始注重学科建设和加强中共历史学理论的研究。在总结中共历史研究近80年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20多年的基础上,2000年,张静如倡导中共历史研究要现代化、科学化、社会化,首次提出中共历史研究要科学化的命题,并指出“党史研究的科学化,指的是研究的内容要正确反映中国共产党历史的真实面貌。也就是,要实事求是对待党史,实事求是编写党史。”学人共知,科学的本质是求真,历史最宝贵的品格在于真实。兹以为,求真就要实事求是、求真务实,科学化即是求真的过程,坚持实事求是的过程。张静如不仅指出中共历史研究科学化就是要实事求是,还指出了党史研究科学化所面临的一些难题,如“党史研究除了客观条件的限制外,研究工作者本身也存在问题。最为突出的问题是人们对于第一手材料研究很不够。或者说很不重视研究第手材料,抄来抄去,非常容易出错,更谈不上得出符合实际的新结论。当然,即使占有了大量第一手材料,如果不能正确认识和使用这些材料,特别是把主观臆想加进去,符合自己的想法就用,反之就不用,这样得出的结论仍然不是实事求是的。总之一句话,党史工作者如果不坚持实事求是原则,党史研究就不能科学化”。张静如最近与笔者交谈中还指出作为中国历史学组成部分的中共历史学,是探讨近现代时限内中国共产党历史发展全过程及指导思想发展全过程的内在规律的学科。它以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理论为指导,以确凿的一手资料为依据,以中国近现代社会史为基础,以史学史、史料学、目录学、考据学、校勘学、地名学、笔名学为辅助,力求揭示中共历史的实际发展过程及其规律。这样的学科,显然是科学的。并且还指出不能因为对干部群众进行党史知识的教育和宣传存在问题,就断言中共历史研究不科学。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世纪桥·理论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