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绝版三峡


□ 甘茂华





绝版三峡

大江东去。长江三峡工程2003年6月开始库区蓄水,千百年来积淀和汇聚的人文精华与峡江风景,有很多将淹没于水底。“自三峡七百里中,两岸连山,略无阙处……”郦道元笔下举世无双的自然山水画册,将成为人们珍藏的绝版。仿佛听见,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那些黑色鱼鳞瓦的吊脚楼,青石板小巷和石梯子,清初江浙风格的古建筑群,记录过洪水的百年老屋,长在堤岸上的高高的灯笼树,穿行在风浪里的柏木船,江岸上绕壁的栈道,山腰上排列的悬棺,以及烟雾缭绕的峡谷和青翠欲滴的橘园……正在渐渐地消逝,远远地离我而去。
那些脸像峡江岩壁一样苍黑粗糙的艄工,腿肚子青筋暴暴、背缆子磨得光溜溜的背佬儿,穿一身青布衣衫、袒胸露乳、在绞滩站一边嬉笑、一边劳作的滩姐儿,以及他们创造的石刻、石雕、年画、竹帘画、木雕、竹编、刺绣、扎花、蓝印花布……那些与艺术的生活环境血肉相连的民间艺术的命运,是否也要随水而逝,离我而去呢?
作为三峡守望者,一个三峡人看三峡,非外人所能替代。那是以一种血缘看三峡,以一种疼痛看三峡,试图竭力抵达三峡文化的底蕴,从中看出一种现实与历史、与梦幻相融汇的文化标志,以此获得心灵的宁静与慰藉。
瞿塘峡乃长江三峡之门户。奉节的操守与北斗,实质上是历史老人阅尽沧桑后发出的一声叹息。三峡自古以来是一个讲究节守的地方,刘备在白帝城托孤给诸葛亮,不过是借此呼唤那种纯真的人性、人格和节操的回归。而杜甫写白帝城,实际上是站在白帝城头看他自己一生走过的历程。现代人看白帝城,却是白帝庙内无白帝,长祠蜀汉三国人,又不能不感到历史错位而带来的悲凉心境。三峡工程建成以后,白帝城数百级台阶尽埋水中,成为漂浮在江中的一朵白莲花。哦,那是怎样美丽的令人心痛的一朵白莲花啊!
夔门天下雄。短短8公里夔峡之中,竟浓缩了两百万年人类发展史,五千年古国文明史,闪耀着中华民族历史文化的灿烂星光。而今,头顶的满月儿,已不是昨夜的那一轮了。于是,我记起云阳的张飞庙和忠县的石宝寨,在江水上涨后,或整体搬迁,或筑堤加护,依然可保张飞庙无恙,那倚靠玉印山的石宝寨则雄踞于宽阔的江面上,也许风采更胜昔日。然而,人们的主观感受与心灵感悟呢?大概需要对此类景观的文化内涵进行重新开掘,作出另一种解读与诠释吧。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白鹤梁。羊年春节正月初五,是世人最后一次有机会在自然状态下观赏白鹤梁。白鹤梁的脊背仅比长江常年最低水位高出两米,平时隐没于江水之下,每年冬春之交水位较低时才露出水面。那天去看白鹤梁的,有记者、摄影家、台湾访问团,特别是成百上千的当地居民扶老携幼走到江边,看一眼或用手抚摸一下那条石鱼。远远看去,白鹤梁像一条巨大的卧饮长江的扬子鳄,身子向东伸展,宽宽的龟背形山坡微微隆起,给人感觉栩栩如生。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