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天地美玉(外一篇)


□ 姚雪雪

  姚雪雪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江西省第三届滕王阁文学院特聘作家。作品在发表在《诗刊》《当代》《散文》《散文选刊》《美文》《青年作家》《文学报》《文艺报》《作品》《羊城晚报》等。作品多次入选长江文艺出版社、漓江出版社、广州出版社等出版的《中国当代散文排行榜》、《当代散文精品》《年度散文精选》等数十种选本。有散文集《雪花飞舞》《夏都绘影》。曾获第五届谷雨文学奖,在全国和华东地区副刊作品评比中多次获一等奖。
  
  去年的秋天和今年的秋天,我重复了一次完全相同的行程,上饶市—玉山县—冰溪镇—怀玉山—三清山。对一个地方的再次造访是需要理由的,对怀玉山和三清山的两次造访,都缘于风景之外的原因,一次是文学采风一次是散文论坛,都冠以宏大的名称:笔走玉山和南方散文论坛。两次刚到玉山县城时,我发现都在同一个饭店下车,饭店同样都挂出了鲜红的欢迎标语。除了感受东道主和上饶文友的真挚,条幅所标示的主题让人觉得行程顿时郑重起来,那些鲜明的指向性,把我内心的散淡挤出了一些位置,等待以下行程的认知能与之达成某种一致与和谐。
  怀玉山和三清山是玉山县境内的两座山。与三清山相比,作为旅游地,怀玉山的声名还显得不够,“不够”也许是还没有加上一些浮躁、做作和过于修饰的部分,对这种不够我是心怀期待的。怀玉山其名,让人顾名思义就知,玉怀山中,肯定有来历。果然志书上这样记载:因“天帝遗玉此山,山神藏焉,故名怀玉”。玉藏山中,山一定就有了不凡的精气。汽车盘山而上,一路山道险峻,直到车子开进海拔九百米高的葛岭头山关隘口,眼前豁然开朗,一片片良田、村舍、果树散落眼前。山色像玉一样葱茏碧绿,空气似玉一般清凉温润,怀玉山宽阔的胸怀,展现出一派自然天成的世外桃源。我们所在的高山平原大洋坂是怀玉山的大粮仓之一,眺望东南,海拔一千五百多米的怀玉山主峰云盖峰直插云端。
  这个季节我们成了怀玉山唯一的来访者,我们一行人入住的怀玉山庄,屋前摊晒着金色的谷子,窗前倚放着褐色的鼓风车,院子前依山而建的凉亭,藤椅静默,空无一人。淡泊、安详、不被打扰,我不像是到一处嘈杂的景区,而是回到了久远的家中,来探望惦记已久的亲人。
  穿过植物茂盛的山路,我们到了一户农家。七十年前的冬天,怀玉山的腹地被刀枪划出血痕。一九三五年一月,赣东北革命根据地领导人方志敏,被七倍于自己的敌人围困于怀玉山。为掩护战友突围,他不惧重入敌人的包围圈,在方志敏的人格信念中,他选择把死的危难留给自己。在敌人的封锁和追捕中,饥寒交迫的方志敏在老乡家中吃了最后一顿苞谷饭,这是他人生最后一个温暖的夜晚。黑暗是地狱的风景,那个夜晚还能看清楚什么?或者是前景早已明了于心。作为酬谢,方志敏把随身携带的望远镜挂在老乡家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上。三天后,一月二十九日,因叛徒出卖,方志敏在高竹山被捕。故事的脉络变得很清晰,中学语文课本中《清贫》一文再现了当时的场景。士兵在他身上搜出了一只怀表和一枝钢笔。
  在挂着望远镜的大树前我徘徊无语,望远镜放大了时间的久远处,重叠、回放、显现、清晰。眼前的怀玉山,脚下的每一条路都可能留下方志敏的脚迹,七十年的岁月,谁将把这些脚印一一覆盖和收藏。世间悲怆莫过英雄落难,方志敏从藏身的草垛中走出来,虽然极度疲惫和困顿,他依然英气逼人,他从容地说:我是方志敏。
  一九三五年一月,怀玉山深藏的一块美玉破碎了。
  怀玉山的深处,在花岗岩雕砌的清贫园和方志敏纪念馆,我与英雄对视良久。我并不擅长多用英雄这个词汇,因为这个词实在过于昂贵。而方志敏,一个近乎完美的英雄,存在于黑白照片的浮光、浓阴和暗影中,从一张旧照片所拥有的色泽中发出清辉。此时如果陈述方志敏太多的事迹好像已显多余,我从没有如此相信过视觉的可靠,只有眼前这张照片和《可爱的中国》《清贫》两幅篇章,就足以构成一个男人无所不在的全部。他身材高大、面容英武;他的衣着单薄破旧;他的嘴唇线条分明刚毅;他戴着镣铐直视镜头、直面死亡,他的眼睛明亮、隐忍、直抵人心。我的心跳来自肃穆中重重一击。面对一个杰出的身处绝境的男人,我内心生发出炽热的柔软的疼痛,我想伸出我的手指,去轻抚他熠熠生辉的面容。
  在怀玉山夜宿一日。这个秋天有些异常的温暖,昨夜和今晨的霜露被一点点热起来的太阳驱散,我背对一座山峰所俯视的一览无余的田野往前走。田里稻子收割完了,村妇正在地里用硕大的簸箕晾晒黄灿灿的南瓜干,路边柿树挂满了红彤彤的秋柿子。曾被刺穿心脏的怀玉山,惨烈的伤痕早已弥合,“在缓慢的修复中,微光闪耀、平衡,仿佛燃烧的伊甸园收回了它的损失”。等待村民攀树采摘红柿子的时候,一段文字扑面而来:“朋友,我相信,到那时欢歌将代替了悲叹,笑脸将代替了哭脸,富裕将代替了贫穷,康健将代替了疾苦,智慧将代替了愚昧,友爱将代替了仇杀,生之快乐将代替了死之悲哀,明媚的花园,将代替了凄凉的荒地!”这是方志敏充满理想主义和浪漫主义气息的文字,他所眺望的未来,就是我眼前的现在。在怀玉山的山颠,他还在眺望,望得更远。他的眼睛自始自终引导着注视着众生,让心智跳跃,使灵魂安宁。我是他眺望的那一部分。
分享:
 
摘自:海燕 2008年第03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