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星星的孩子


□ 李月峰

  一
  
  我是丹,我是妹妹。双儿是我姐姐,我们是双胞胎。但双儿从没到过人间。可双儿的确是我姐姐,这世界上的人,只有我知道她存在。过去,现在,将来。
  我们曾经是两个人,同时蜷缩在一个子宫里,但最后从子宫中被推出来的是我。那会儿,我拼命在狭窄漆黑的通道里往前挤,我知道我命系发丝,任何障碍或阻挠就注定要我死于窒息。终于,白炽灯的灼热刺在我紧闭的眼帘上,我惨烈地诞生。而双儿在某个不明确的时间,化作了一缕气息,依附在我身上,事实上,我们同时出生。我活着,意味着我具有两个人的力量,就双儿来说,她已经超越了我,超越了所有人。
  八岁这年,我在北京火车站被一个高个子人领走。那会儿,我在熙攘的候车室的一个角落里,守着两个包裹,那人走时没动它们。他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一下子出现在我面前,对我露出白白的牙齿,他的声音听上去既不是北京口音,也不是我家乡话,他说,多俊的女娃儿啊。
  我盯着他看,但我对他的话无动于衷,我对很多人的话都无动于衷。
  他说,在等妈妈吧,妈妈去买票了吧。他蹲下来,我坐在一个包裹上,他仍然高出我一头。他穿一件灰色的夹克外衣,里面的白衬衫领子已经脏了。他有一张瘦瘦的脸形,颧骨有点儿突出。我一眨不眨地看他,我知道我有这本事,我的眼睛可以长时间地不眨动,所以,我从三岁时起,就锻炼出观察人的能力,这种能力让我看出人们表面背后隐藏着另一个形象或自我,只是,我从来不做表达或表述。
  我面前的这个人,脸上和眼睛里有让人放心的温良,他急于讨好我,又怕惊吓了我,他努力让自己的那种温良感染我。他伸出手摸了摸我的头,然后,从衣服最上面的一个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玩意儿,像小扇子样的东西,有短短的木柄,他像变魔术一样把紧扣在一起的小扇子两个折面打开,我的眼前就出现了一团漂亮的红绒花。他一摇手,团状的红绒花变成了金灿灿盛开的花朵,他摇了五次,我看到了五朵不同的花儿,我很惊奇,不知道他还能摇出多少种花儿来。
  花儿不见了,又变成了一把小扇子。他把小扇子递给我,喜欢吧,拿着。
  我盯住他的手,我确定我喜欢它,但我不动声色,我只是把目光从他的手上移到了他脸上,我很早就知道不应该要一个陌生人的东西,更不能随便吃别人给的食物。如果是一颗糖果或一只苹果,那一定要坚决拒绝。糖果里会有毒,苹果里也可能有迷糊药,吃了有毒或有迷糊药的糖果或苹果,头发要掉光,还会被狼外婆一样的人吃掉小手指。但是,这个人的手上既不是糖果也不是苹果,而是一个我从未见过的新奇玩意儿,大概它能把花园里的花朵都摇出来。
  我决定要它,我盯住那人,我的手仍然放在我的膝盖上,但我知道我的手已经准备接受这个人的礼物。我不知道这个人是谁,我从来没见过这个人,他送我东西,一定也会向我讨要他的需用。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