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家的彩虹


□ 聂华苓

聂华苓1925年生于湖北应山县。1949年去台湾,开始发表作品。1964年赴美定居,后与丈夫安格尔共同创办爱荷华大学“国际写作计划”。已出版短篇小说集《翡翠猫》、《一朵小白花》、《台湾轶事》及长篇小说《失去的金铃子》、《桑青与桃红》、《千山外,水长流》等。

朱晶嬉说:我一进你家,就要大叫。
我说:你一进我家,就有了色彩。
她是我家的彩虹。
1971年秋天,我和Paul在家有个鸡尾酒会,欢迎国际写作计划抵达爱荷华的各国作家。Paul说有位韩裔艺术家朱晶嬉(Chunghi Choo),在爱荷华大学艺术学院教金属艺术。我们也邀请了她。
她一抹黑亮的长发,见面深深鞠躬,简直就是一位娴淑的高丽女子。但她那一身彩幻如云的长衫,既东方,也西方,也很现代。那就是朱晶嬉,也就是她的艺术。
她那个人的色彩,她艺术的色彩,丰富我家的生活,有三十几年了。
她不是平静地有条有理讲故事的那种人,对于人和事,她只有感性。她的身世,我也只是零零星星听她讲起而拼凑起来的。
她祖父非常富有,父亲那一代逐渐衰落,但仍然是殷实之家。小时上学有汽车接送,但她老远就下车步行到校,不愿同学看到她家境特殊。父亲喜爱音乐,从小就浸润在音乐中。她幼年丧母,继母对她姐弟三人很冷漠,父亲又不愿干预。她在韩国梨花女子大学读东方艺术,并修中国书法,毕业后来到美国,身无分文,父亲寄她一大笔钱,她退还给他。凭她艺术才华读完美国著名的格兰布露克艺术学院(Cranbrook A-cademy of Art),1968年来爱荷华大学艺术学院教学至今。
认识她这么久了,她每有一位男友,就带到我们家,介绍给我和Paul。她有过不少男友,可能同时和几个人交往,她笑说:荷尔蒙太多了,每次和男友有问题,就到我们家来诉苦。甚至深夜,她可能打电话来说:我要马上来和你们谈谈,但她很少听取意见,故态复萌,反反复复,碰上男人,她就迷了窍。我和Paul认为不配她的男人,她也爱得死去活来,一个风姿妁妁的女子就这样浪费了青春,她的结论是:这是命。
她很迷信,相信前生和来世。见人就问:你是什么星座?她会讲出你的性格,你的未来,宛如一个星象家。
她说:华苓,你这水瓶座,有理想,喜欢人,也喜欢孤独,创造艺术形式,我这双子座和水瓶座很投合。
你和Paul那个天秤座呢?我问。
他是座大山,爱人,爱美,帮助人,有魅力,重道义。我们也很投合。
我笑说:Paul,我不在了,你就娶朱晶嬉吧!
我们三人在一起,总是很快活的。毫无顾忌,毫无遮掩。
她跑到我们卧房,大叫:这么小的床,两个人怎么睡呀?
Paul笑说:我们不需要大床。
不行!不行!睡觉一定要舒服!走!我和你们一道去买张国王号的大床!
我们终于折衷,买了张王后号的中型床。
她仍不满足,买绸子,找裁缝,为我们做了绸床单,还帮我们铺在床上,好像往日福寿双全的人为新娘布置新房。绸子滑来溜去,我们不习惯,偷偷换回原来的布床单。二十几年了,她那白绸床单至今藏在我衣橱里。她也从来没过问。
她想造一栋自己的房子。我和Paul要给她一块地,在我家山坡上。但她在郊外另外看中了一块地,向东的山坡,对着不断变色的满谷绿叶,可看日出,可看新月,可看行云。她说尤其重要的,那地风水好。她要我和Paul去看看。我们当然叫好,于是她自己设计了一栋小巧的房子,走进去突然开阔明亮起来,进门只见一片缕花纤云白纱屏帘,隐隐约约显出另一边乳白客厅,转身进去,长长一幅丝绸蜡染云彩迎面扑来,云彩映着一片阳光灿烂的玻璃长窗,四面圆溜溜的乳白咖啡几上,几枝素兰婷婷,独立在那一丛红叶似的花钵中,橱柜三层斜叠的玻璃门,映出你三重幻影。
朱晶嬉搬进新房子,大宴宾客。Paul穿了一件宽大的白绸衬衫,我在杭州买的云纹白绸,在香港给他做了一件衬衫,他欢欢喜喜穿上,走起来带风似的飘荡荡,Paul从白纱屏外走进明亮的客厅,朱晶嬉在满屋的客人中突然大叫:Paul,你很性感!叫得他神采飞扬。
她在我家吃饭,像乡下农民弓起两腿坐着,吃到喜欢的菜,故意啧啧出声,一面说:只有在你们家,我才敢这么放肆。
她自己设计服装,质料,色彩,式样,结合成现代派的作品,这儿突出,那儿缩小,佩戴着奇形怪状的大项圈,只有她才能那么打扮,才叫人惊艳。宴会上她永远是魅力耀眼的女人。你在校园或街上,有时突然听见有人对你大叫,乍看好像是街头的无业游民,原来是朱晶嬉,她蓬着一头乱发,穿着宽大的褪色旧毛衣,褪色的旧长裤,也许是旧货店的便宜货。
分享:
 
摘自:当代 2006年第03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